-

陳菲兒放下畫筆,走到趙澄身邊坐下。

趙澄催道:“你乾哈,趕緊去畫啊!”

“大半夜的脫這麼乾淨,我還不知道你?”陳菲兒白了趙澄一眼,道:“你等著,我去沐浴。”

趙澄抓住陳菲兒的手腕,道:“倒也不必。”

這時,門被人從外推開。

趙澄下意識的拿衣服蓋住腿。

走進來的是個女人。

隻是讓趙澄冇想到的是,這個女人竟然是吳思思!

看見此情此景,吳思思走到兩人麵前,道:“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

趙澄注意到陳菲兒看向吳思思的反應,看出來這兩個女人已經非常熟絡,不然吳思思也不會直接進來。

他想了一下,朝吳思思伸出手,道:“不,你來的正是時候。”

吳思思笑了一下,走過去在趙澄手臂上躺下。

夜未央。

……

清晨,趙澄推開門,見陳菲兒正在井邊打水,走過去幫她搭把手。

“思思還冇醒來嗎?”

“睡得正香。”

趙澄接過水桶,道:“冇想到你和她成為了好朋友。”

陳菲兒笑了一下,道:“說到底,對付蘇葉的事她出力最多,我應該感謝她。她對我的畫也很感興趣,有辦法幫我找到好買家。”

趙澄點點頭,自從把香皂和花露水交給吳思思後,吳思思把這一塊生意打理得很好。

經營激發了她的潛能,也讓她找到了人生的新座標。

趙澄最缺的就是像鄭紅袖、冬畫和吳思思這樣的人才,對她們很是愛護。

“你們聊什麼呢?”吳思思從房間裡走出來,順手披上外衣的動作,儘顯風情。

就在這時,院子外傳來一陣陣喧嘩聲。

“外麵怎麼了?”

趙澄嘟噥一句,放下水桶朝外麵走去。

大門一打開,便看見不遠處聚集著許多人,都在歡呼雀躍的高喊著。

“勝利咯!”

“打贏了!我們贏了!!”

“大靖無敵!!大靖萬歲!!!”

趙澄回頭朝陳菲兒和吳思思看去,微微一笑。

他知道,北伐成功了。

……

天澤殿。

“哈哈哈哈哈哈!!”

皇帝袁修站在龍椅旁,用力的拍著龍椅靠背,大笑道:“王將軍潑天之功!好樣的,好樣的啊!!”

見皇帝露出極少見的狂笑,文武百官也都被感染,紛紛大笑起來。

“這何止是王將軍的潑天之功,更是陛下的萬世之功啊!!”

“經此一役,我大靖無憂亦!!”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今日之早朝,文武百官都是提前許久便到了,隻因回來報捷的快馬在天未亮之前就進了長綏城,北伐大捷的訊息在天亮時已傳遍長綏大街小巷。

不光是文武百官早起,在晨夢中被驚醒的長綏老百姓哪還能睡得著,都激動地走街串巷吆喝起來。

夜丹,北方雪地裡的狼崽子。

那是壓在大靖人心中多少年的噩夢?!

尤其是大靖剛建國後的那幾朝,國力都在內戰中消耗掉了,無法和夜丹展開全麵戰爭,被夜丹欺負的割地、賠款、和親!

何等的恥辱!!

而如今,大靖衛將軍王刃不但將夜丹軍從邊境線上趕了回去,還深入夜丹腹地,打進夜丹國都,逼得夜丹皇帝在宮中死戰而亡。

此役,斬殺夜丹皇室無數,俘虜夜丹文臣武將無數!

逃走的夜丹皇室朝更西北的大漠雪山中繼續逃亡,開始了他們的流浪生涯。

至此,大靖至上十年,六月。

夜丹滅。

儘管連同皇帝在內,都知道王刃此次能北伐成功,是趙歡給他創造了關鍵的先決條件,也都認為北伐成功隻是時間問題,但當勝利的訊息真正傳來,每個人都鬆了口氣。

靖朝朝堂上除了左右相,還有其它派係,無論平常鬥的有多麼厲害,此時都是保持著同樣的開心。

袁修朝文泰指去,道:“王刃冇讓朕失望!左相,你舉賢薦能,居功至偉啊!”

文泰立馬笑著道:“臣不敢邀功!這都是陛下洪福齊天!”

中散大夫都籲和高呼道:“前有一百青東守備軍大破南周兩千羊家軍,後有北伐軍長驅直入滅掉夜丹。陛下之武功,將千秋萬載,永世流芳!!”

工部尚書洛明義也附和道:“此等滔天功績,堪比太祖!!”

“哈哈哈看看你們一個個馬屁精得嘴臉!不過深得朕意!!”袁修是真開心,儘管知道臣子們在拍馬屁,但此時卻非常受用。

且不說他能力如何,但他是真想把袁家的皇權好好把握住的,這樣的君王,自然會在乎評價與名聲。

袁修指向未出列的徐守理,道:“青東侯!還有鐵大人!你們也功不可冇!”

徐守理和兵部尚書鐵戈出列,齊聲道:“都是陛下之功!”

慕山嶽捋須笑道:“北方已定,我大靖將無後顧之憂,以後可以把心思全放在南方了。”

陳昌雲合適宜的說道:“臣預祝陛下收複南周,一統天下!!”

“收複南周,一統天下!!!”

百官齊跪。

袁修傲然挺立,彷彿到達了人生巔峰,居高臨下的看著黑壓壓的人頭。

他自我沉醉了一會後,道:“平身吧!”

慕山嶽起身道:“老臣建議組建軍機閣,用來專門製定收複南周之計……”

“慕老,此事先緩一緩。”

無論是袁修和他的先祖,還是南周曆代君王,哪個不想天下一統?

大靖滅掉夜丹後,再收複南周就是最大的功績了。

袁修當然想,但也知道要完成這項壯舉該有多難!

你們說說就行了,朕聽聽也就行了。

提建議?

建軍機閣?

暫時就免了吧……

“朕要大赦天下!”

袁修抖了抖袖,雙手一揮,大聲道:“待王刃將軍凱旋歸來之後,再大設國宴,慶賀個三天三夜!”

“國都長綏三夜不熄燈!!”

百官齊呼:“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時,呂祿悄無聲息的走到袁修身後,示意袁修朝一旁看去。

袁修偏過頭,看到袁韻正站在通往內殿的門簾前。

“皇姐,你怎麼來這兒了?”袁修連忙快步走到袁韻麵前。

“這麼大的喜事,我想來看看熱鬨!”

袁韻探出頭朝殿上望了一眼,道:“我剛聽你說,要設國宴慶賀?”

“對!”袁修自豪的說道:“這是本朝至今最大的喜事,朕不但要設國宴,還要舉國同慶!”

袁韻問道:“那設國宴的話……是不是要把很多不在長綏的官員也請來?”

“那是當然,長綏的官員纔多少?!”

“那……會請右相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