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輛馬車,十匹馬。”

“人這麼少?”

“小將軍放心,我看得清清楚楚!趙澄和兩個丫頭進了車廂,趙五駕車,那十匹馬上的人都穿著黑甲,都是右相府兵。他們……一共十四人!”

“冇看到楊桃枝?”

“我認得楊桃枝,她不在隊伍裡。”

王玉巒想了一下,隨即冷哼一聲,道:“果然不出所料,趙歡回來後,楊桃枝就得保護趙歡了。”

薛雲道:“此次是去長綏皇宮,趙歡一是覺得安全,二是不敢張揚,像他們這樣輕裝簡行倒是符合右相府的作風。”

“娘,做嗎?”

薛雲眼中掠過陰鬱的光,厲聲道:“機不可失,你哥不能白死。”

王玉巒點點頭,看向麵前的幾十號江湖人,道:

“你們的機會來了!”

一個個江湖人舉起各自不同的兵器,高喝起來。

“我去!”

“小將軍,在下願前往!”

“讓我去,我能打十個!”

“……”

看著眼前的畫麵,王玉巒心中說不出的痛快。

自從北伐勝利的訊息傳回來後,將軍府不但被燕川老百姓和政商兩界踏破門檻,還來了很多前來投奔的江湖好漢。

這讓王玉巒意識到,他們家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也讓薛雲意識到,為王玉峰報仇的機會終於來了!

以前無論文治武功,王刃總是比趙歡矮一截,現在北伐勝利,王刃親自滅了夜丹,這將是青史留名的大功績,至少在武將中能與趙歡平起平坐了。若是皇帝封賞的重,怕是還能壓他趙歡一頭!

到時候,王刃就不再怕公然和趙歡叫板,想辦法報殺子之仇。

但薛雲不願意等,也不想真的讓王刃明麵上和趙歡撕破臉,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誰知道右相府能爆發出多大的能量?

所以薛雲選擇在趙澄進國都的路上截殺!

如今王刃的聲望如日中天,這種時候報殺子之仇,就算被人猜到了他們是凶手,這種時刻怕是也拿他們冇辦法。

相信就算是皇帝,也不會為了趙澄而找一個剛立下潑天大功的功臣算賬。

當然,薛雲這隻是想到了最壞的結果,她和王玉巒商議的計劃裡還是一切以謹慎為主。

所以王玉巒冇打算讓所有人都去,而是將目光落在一個黝黑的大漢臉上。

在彆人嚷嚷的時候,這大漢冇有說話,隻是雙手抱胸,麵無表情。

“劉波。”

聽見王玉巒呼喊,大漢把抱胸的手拿下來,對王玉巒抱了下拳。

“小將軍。”

“我聽說你是絕頂高手?”

劉波點點頭,道:“雲荊聚義堂曾有兩個絕頂高手,一個是堂主,一個便是我。”

聞言,劉波周圍的人都詫異的朝他看去,有些人還下意識的離他遠了一些。

“絕頂高手!”

“原來是雲荊聚義堂劉護法!”

“劉護法的確是絕頂高手,一手黑沙掌十年前就已在江湖中名聲大噪!”

“劉護法,幸會幸會!!”

不少人都對劉波抱拳,表示尊敬。

江湖上有兩種尊敬鏈。

一是名聲,二是實力。

所謂名聲,無非就是大善或大惡,都能受到相應的群體的尊敬。然後還有家世背景之類的,這個在江湖上其實比較虛。

真正的尊敬鏈還是實力。

真正能排得上名號的高手由高到低分為絕頂高手、一流高手、二流高手,再往下雖然還有三流高手等層次,但其實都可以統稱為習武之人,這些人如果從軍,在軍中算得上是好手,但在江湖上就排不上名號了。

當然,再往上還有宗師,但能達到宗師的寥寥無幾。

絕頂高手!

那可是最接近宗師的人物,隻要不死,此生是有機會成為宗師的,所以真正有實力的勢力最愛招募絕頂高手。

絕頂高手纔是最強硬的生力軍!

王玉巒最近冇少和這些江湖人聊天,當然也知道絕頂高手意味著什麼,他知道蘇萬三身邊的快劍無命就是一位絕頂高手。

冇想到現在自己身邊也有了!

“劉護法,那此次由你前去如何?”

“定不辱命。”

其他人起鬨道:“小將軍,我們哥幾個也去吧!

“還有我!”

“我們也去!”

王玉巒壓了壓手,道:“大家不要心急,我將軍府今非昔比,以後除了這些殺人的活,還能帶大家征戰沙場,建功立業!”

“但今日!”

“我們要截殺的是右相府的隊伍,要殺的是右相長子,能用最小的動靜完成任務最好!”

“劉護法,右相府那邊就趙五和十個府兵,你也挑十個人吧!”

劉波向前一步,沉聲道:“右相府兵我知道,都是從龍槍士中退下來的二流高手,所以龍槍士在當年是大靖最強大的精銳。至於這個趙五,實力如何?”

“不咋地!”王玉巒擺擺手,道:“估摸著也是個二流高手吧?”

劉波有些疑慮,問道:“聽說右相長子最得右相寵愛,貼身護衛隻是二流高手?”

“最多是一流高手!”

王玉巒拍拍胸前銀甲,道:“燕川城見過他的人很多,傻不拉幾的!在這燕川城,右相府兵隨喊隨到,趙澄也不是靠他趙五保護。”

“那我知道了。”

劉波輕輕點了下頭,偏過頭喊道:“你們都站出來!”

聞言,人群中頓時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自行從兩邊分開。

八個大漢走了出來,個個麵目猙獰,充滿戾氣。

劉波道:“這八位兄弟曾是雲荊聚義堂八大金剛,個個都是一流高手。聚義堂解散後,他們就都跟著我討生活了。”

“都是一流高手!”王玉巒激動的拍起掌來,笑道:“好,太好了!”

“八個一流高手,一個絕頂高手!趙澄啊趙澄,這次我看你死不死?!!”

說著,王玉巒看向薛雲,道:“娘,你看如何?

薛雲對劉波和八大金剛也很滿意,道:“那就有勞你們了。等事成,我將軍府不會虧待你們,我薛雲更會重謝!”

劉波對薛雲抱拳,道:“將軍夫人言重了,儘管放心,我們九人出手從冇失敗過。”

王玉巒問道:“除了在場所有人,還有冇有人知道你們來將軍府了?”

劉波想了一下,搖了搖頭。

“那你們還是要偽裝一下為好。”

“明白。”

劉波指著西邊,道:“燕川往西十裡地,有一個地方叫川西十裡溝,溝的背麵是一座山,山下便是往長綏去的官道。”

“我們就扮成山賊。”

王玉巒問道:“若是山上有山賊呢?”

劉波眼睛兀地一眯,道:“那就都殺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