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景煥盯著趙澄身上的傷,癡癡的說道:“對自己下手這麼狠,你特麼神經病啊!”

慕山嶽還是不太相信,伸出手去摸了摸趙澄上身,疑問道:“天下武功那麼多,為何偏偏要練這種變……古怪的?”

趙澄正色道:“我趙澄不練武則已,一旦決定要練,那就要獨一無二!畢竟這種武功練的人極少,假以時日,我未必不能成為七傷拳大師!”

“有誌氣是好的……”慕山嶽想了一下,問道:

“既然不是周景煥所為,那你是真心讚同這次聯姻?

趙澄將衣服撿起來穿上,道:“對啊慕老,咱有一說一,大靖和南周聯姻,對目前的大靖來說利大於弊。”

慕山嶽露出失望的神色,搖著頭朝袁修走去,道:“陛下,您看……”

慕山嶽冇說下去,因為他看到袁修的身體在抖。

除了身體在抖之外,袁修還抿著唇,眼珠往上翻,臉上的神色很是難受。

慕山嶽突然意識到,陛下這種抖不是害怕的抖,也不是生病的抖,而是在……

憋笑的抖!!

慕山嶽混了一輩子官場,突然搞不明白了。

明明是皇帝你捨不得親姐姐嫁到國外去,現在周景煥在逼你,趙澄在附和,陛下你應該生氣啊,應該大發雷霆啊,你抖個什麼抖??

有什麼事這麼好笑?!

慕山嶽哪裡知道,當趙澄脫掉上衣說自己在練七傷拳的時候,袁修就已經憋不住了。

若是在禦書房,他此時的笑聲怕是已要掀開屋頂,可奈何現在人多,他敞開了笑自己倒是痛快了,但怕被人誤解成其它的意思。

可這個難受啊……

腸子都快憋青了!

魏優明白其中緣由,便知道皇帝此時的難受,趕緊說道:“陛下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袁修連忙點頭。

魏優立即機靈地說道:“陛下肚子痛,要出恭!

聞言,所有出列的人都退了下去,統統垂下腦袋,彷彿即將發生天大的事一樣。

在一副集體‘默哀’的氣氛下,魏優和呂祿攙扶著袁修往永壽宮走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待袁修進入永壽宮後,離得近的區域似乎隱隱的聽見了笑聲。

趙五道:“皇帝拉屎拉的好開心啊!”

趙澄:“……”

大概是故意為了迴避聯姻之事,袁修這次出恭的時間很長,待他歸來時已是下午,已有一小半人都喝的暈乎乎了,場間的氣氛又達到了昨日那般。

袁修冇給周景煥說話的機會,來後便先開口道:

“這兩日諸位讓朕大開眼界了!”

“先有周諾的兩百步一箭穿銅心,後有周川和陳沖一劍破觀星台,今日又見識到了趙澄的七傷拳,連朕都動了想要習武的心思了!”

陳昌雲立即拍馬屁道:“陛下若是習武,定是宗師之資!”

袁修在龍椅上坐下,擺擺手道:“哪有那麼多天賦異稟,朕雖然不習武,但也知道習武的成就高低還得看是否勤奮刻苦。”

“朕對這個江湖很嚮往,也很看重習武之人。故此,朕昨晚想了一宿,決定國宴之後便開辦武舉!”

說著,袁修朝周川兄妹看去,又朝陳沖看了一眼,道:“靖國武舉不限製國籍,凡是有心為大靖效力者,隻要有真本事,朕就能許他高官厚祿!”

聞言,所有人都驚了一下。

尤其是文官們的臉色沉了下來。

武舉!

和科舉一樣,麵向民間開放式的選拔人才,於國的確是好事。但這樣一來,朝中的文武格局將發生變化。

文官們都在猜測,袁修此舉,是要開始提升武官的地位了。

每個人的身份不同,對武舉的態度也都不同。

在周景煥眼裡,這無疑是一個不好的信號。大靖剛北伐勝利,袁修這是嚐到了戰爭的甜頭,想要大力發展軍事。

現在大靖北方已無憂,還大力發展軍事是為了乾嘛?

可不就是衝著南周來的嗎?

這樣的話,聯姻之事怕是八成要黃。

武舉在文官和周景煥眼裡是這樣,但在昨晚招攬周川兄妹的人眼裡又是另一層意思了。

永壽宮是皇帝的主場,遍地都是宮裡的人,對皇帝而言幾乎無死角。

皇帝肯定知道他們昨晚的動作。

但他們並不擔心,因為就算他們招攬了周川兄妹,明麵上也是讓他們兄妹為國效力,皇帝也不好說什麼。

但他們似乎忽略了一個問題,都想招攬周川兄妹,難道皇帝不想?

既然都是為朝廷效力,那留在你們身邊還不如留在朕的身邊!

但現在武舉一出,各路高手想要青雲直上的,那就規規矩矩來參加武舉就行了。

這時候再有權貴去肆意招攬他們,那就是影響國策。

文護和文泰對視了一眼,心想皇帝走了步狠棋啊!

昨天文護還對周川說過,周川想要尋找勢力依附,場間冇有誰比茂山派更硬更有前途。

可現在呢?

通過武舉就能青雲直上,皇帝用他的方式告訴天下高手,朕纔是最粗的那根大腿!

趙澄也不禁點點頭,道:“善用國策,陛下這招厲害。”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即偏過頭,遙遙的與周川對視一眼,輕輕點頭。

下一刻,果然不出趙澄所料,袁修看向周川,道:“大靖之武舉,周大俠切莫讓朕失望。”

周川出列道:“草民會參加的。”

袁修點頭道:“你與令妹於國有功,直接跳過初試!”

“是!”

見狀,那些懷著招攬周川兄妹心思的人都暗自歎氣,這下是徹底冇希望了。

武舉之事宣佈過後,周景煥又跳了出來,大聲道:“靖帝,我代表南周向大靖聯……”

“行行行!!朕知道了!!!”

袁修打斷周景煥,脾氣也變好了許多,似乎是倦了,耐心的說道:“和親王,都知道朕隻有長公主一個親姐姐,朕捨不得她也是正常的。但平心而論,兩國和平,百姓安居樂業,比姐弟割捨之痛重要得多…

…”

周景煥驚喜道:“靖帝這是答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