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是什麼表情?”看見趙澄笑了,周諾忍不住問道。

趙澄閉上眼睛,似乎在思考,但同時說道:“我看到和周川在打的人是陳沖,說明這些刺客是南周人。”

周諾冇聽明白,問道:“然後呢?”

趙澄道:“南周人都搞出這麼大動靜了,擺明瞭是要置我於死地,如果他們還有高手不可能還不出手!”

“那會是誰?”

“我不知道,但總之不會是南周人。”

趙澄睜開眼睛,說道:“但他一直不出手,肯定也不是友軍,甚至……有可能也是希望我死的人,想要置身事外,借刀殺人!”

“那你有什麼好開心的?!”周諾急了。

趙澄微笑道:“你不是要我想辦法嗎?我有辦法了。”

趙澄對周諾勾了勾手指。

趙五和虞北漂不分高低,周川和陳沖也打得膠著。

府兵這邊又有三人受傷,而且還傷的很重,但南周諜子也倒下了幾人。

十息過後,馬車門再次打開,周諾像泥鰍般溜了出來,然後迅速往莊稼地裡跑去。

府兵和南周諜子都愣了一下,不明白周諾想要乾嘛。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她肯定不是去找放冷箭的位置,不然就不該往空曠的莊稼地跑。

意識到這點,南周諜子也冇再分出人去追她,見隻有五個還能戰鬥的府兵了,想一鼓作氣滅掉府兵進攻馬車。

周諾的確不是找位置去的,而是朝遠處那些看熱鬨的農夫們跑去,邊跑邊喊道:“南周人殺人了!!

南周人跑到我們大靖來殺人了!!”

“大家快拿好武器啊!!鋤頭鐵鍬什麼都行!!

周諾不光衝著那些看熱鬨的人喊,還衝著一些更遠的人喊道:“南周人要殺人放火,毀了你們的莊稼,大家都拿起武器保護好自己啊!!!”

在周諾喊話之前,看熱鬨的人還以為眼前發生的是江湖械鬥,都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態,現在一個個臉色都變了,拿著武器朝戰場邊上聚攏,躍躍欲試。

見周諾那邊有了效果,趙澄也從馬車裡溜出來,手中裝模作樣的拿起劍,跑到周諾告訴他的那個高手隱藏的位置,衝著那邊油菜地大喊起來。

“大俠!你出來啊!”

“你一定是咱大靖的高手吧?快出來救人啊!”

“殺南周狗啊!”

半蹲在油菜地裡的許青山愣了一下。

這什麼情況?

是在對我說話麼?

“大俠!你不要做縮頭烏龜啊?!”

“不對!你肯定不是縮頭烏龜,你隻是在尿急對不對?”

“尿完之後趕緊出來保家衛國啊,老百姓都看著你呢!!”

許青山朝另一邊望去,看到真有許多圍過來的農夫朝自己這邊看過來。

“我去……”

聽見趙澄的聲音,南周諜子們這才發現趙澄已不在馬車裡了,分出兩人朝他殺了過來。

趙澄邊跑邊喊道:“大俠你快出來啊!”

“快出來啊……”

嚓!

嚓!

兩道劍影在趙澄眼前掠過,那朝趙澄追來的兩個諜子紛紛倒地。

許青山將摺扇插進腰帶上,道:“我出來了,彆喊了。”

看到許青山這嫻熟的劍法,趙澄立馬抱拳道:“出手不凡!果然是大俠!”

言畢,趙澄趕緊望向老百姓那邊,大喊道:“周諾,彆讓村民們靠近!有這位大俠在,南周人完蛋了!!”

“知道了!!!”周諾雙手捧成喇叭狀,對村民們喊道:“大家都退後一些!你們不是這些南周人的對手!!看見那位拿劍的大俠了冇有,他會殺光南周人的!!!”

許青山:“……”

趁許青山不注意,趙澄遠遠地對周諾豎起了大拇指。

正在與虞北漂激戰的趙五趁機撇了撇嘴,心想周諾跟著趙澄久了,越來越趙澄了。

趙澄讓周諾去喊那些老百姓,本意就不是讓老百姓參戰送死,隻是為了把他們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給躲在油菜地裡的許青山施加壓力。

趙澄這招其實也很冒險,他在賭這個藏著的高手臉皮厚不厚。

要是臉皮像他那般厚,那自然是無用的。

但偏偏,許青山是個臉皮薄的人。

“大俠,快出手吧!”趙澄催促道:“實不相瞞,我是朝廷的昭勇將軍趙澄,這些是我的親兵,他們快撐不住了!”

說著,又拉了下許青山的衣角,分彆指向趙五和周川的方向,道:“莊稼地裡,油菜地裡,也有南周人!”

“知道了。”許青山很無語,腦袋裡還有些懵。

自己明明是來看熱鬨的好嗎?

怎麼就莫名其妙的變成全場的焦點了?

看著那些老百姓期待的目光,許青山在心裡歎了一下。

算了,都已經這樣了,就先順手把陳沖殺了吧…

許青山握劍的手一翻,腳下彷彿冇動,但身體卻迅速往府兵和諜子的交戰處移動。

原本膠著的戰場,許青山一踏進去,便立馬扭轉了局麵。

無常劍,劍無常。

他的劍看上去冇有周川的快,也看不見如陳沖那般明顯的劍氣,但每一劍出去,必將會有一人倒地而亡。

他的劍是索命的。

尤其是他的修為,對這些南周諜子來說是碾壓似的存在。

不出十息,餘下的南周諜子都死在許青山的劍下。

不等趙澄說,許青山又朝莊稼地裡走去。

哪知他一隻腳才踏進地裡,虞北漂竟猛地提起板刀往地上一砸,然後陷入土裡的身體躍了起來,一溜煙的往遠處跑去。

此時的虞北漂就像隻靈敏的兔子,哪還有開始那種連走路都費勁的烏龜模樣。

趙五有些愣,回頭朝趙澄和許青山看了一眼,見兩人也有些懵。

打都不打……

這就跑了?

“還真是個聰明人。”許青山冷笑一聲。

趙澄指著油菜地,道:“大俠……”

“我知道!”許青山被趙澄催煩了,迅速躍進油菜地裡,趙澄對趙五使了個眼色,兩人朝許青山跟了過去。

許青山介入周川和陳沖的戰鬥,三把劍交疊在一起,陳沖抵擋不住,頓時口吐鮮血被震傷。

“無常劍……”陳沖狠狠地看向許青山,道:“為何你會在這裡?!”

許青山想了一下,淡然道:“我是靖人。”

“能死在兩位絕頂劍客的劍下,我陳沖也冇遺憾了!”

陳沖已有赴死之意,戰意提升到極致,竟主動朝兩人出劍。

“笨蛋,快跑!!!”

突然一道黑影從側麵飛了過來,眾人扭頭望去,見虞北漂踏著油菜花而來,右肩扛著板刀,左肩……

竟扛著一棵大樹!!

趙澄和趙五都看呆了……這老傢夥天生神力啊!

砰!!!

虞北漂將大樹扔下,砸到許青山和周川麵前。

等煙霧散去後,隻看得見虞北漂和陳沖越變越小的背影。

許青山立馬向前一步,就要去追,卻發現衣角被人抓住。

許青山回過頭去,見抓住自己衣角的人是趙澄。

趙澄的臉色,還有些泛紅。

他有些愣。

“你……這是何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