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見駱影輕而易舉的殺了虞北漂和陳沖,已躍到樹上的柳淩不隻是目瞪口呆,更是嚇得發抖起來。

這兩人雖然輕功不如她,但都是絕頂高手。

而駱影殺他們如殺雞!

第一次見識到宗師的力量,柳淩的心情久久不能平複,不由想到當初駱影招攬她的時候,還好冇有反抗,不然現在早就涼透了。

駱影站在陳沖的屍體前,脫掉手套在陳沖的衣服上擦了擦,道:“這個功勞本來是許先生和你的,但許先生讓他們跑過來了,冇辦法……”

柳淩趕緊從樹上躍下來,道:“屬下寸功未立,不敢邀功!”

“你還是有功勞的。”駱影把手套放進衣兜裡,對柳淩微微一笑,道:“若不是你先探到陳沖已離開了周景煥,我們還得白走很多路。”

柳淩嚥了下口水,不知為何,駱影明明對她笑的很溫柔,但她就是害怕。

她寧願駱影是個麵無表情的人。

“走吧。”駱影朝油菜地的方向走去。

柳淩問道:“是回去覆命嗎?”

“既然文大人想要趙澄的命,那我們就順便做一做。”

“現在人太多,不好動手了。”

“不急,先跟著,有機會再動手也不遲。”

“是……”

柳淩打了個冷顫,快步跟上駱影。

……

許青山被村民們圍住,在接受村民們拜謝的時候,趙澄回到馬車旁檢查戰場。

他複了下盤,感覺到這次的遇襲比想象中還要危險。

趙澄這支隊伍明麵上的力量就一個護衛十個府兵,南周能猜到周川兄妹藏在暗處,但絕對猜不到趙五的真實戰鬥力。

但南周卻派出了陳沖和虞北漂兩個絕頂高手,還有大概三十個和府兵實力相當的好手。

這是必殺的安排。

若不是許青山躲在暗處,若不是趙澄想到把許青山引出來的辦法,還真是凶多吉少。

趙澄首先檢視府兵們的傷勢,有三個重傷,四個輕傷,還有三人並無大礙。

但這三個重傷的很危險,不及時救治恐怕撐不過去。

“小諾,這裡村民這麼多,村子裡肯定有大夫,快去請他們的大夫來!全都請來!”

言畢,趙澄又朝周川看去,道:“周兄,我們的馬都死了,你去村子裡找幾匹馬來。”

周川走過來道:“這樣的村子,不像有賣馬的。

“我知道。”趙澄點頭道:“所以才讓你去找。

多花點錢找村民收,冇馬有驢有騾子都行,我們不能在路上耽擱。”

周川回頭看了一眼被村民圍著的許青山一眼,道:“這個人是無常劍許青山,左相府的人。”

趙澄臉色一沉,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周川道:“知道他身份了,你還敢讓我離開你?

“就因為他是左相府的人,他纔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對我動手。放心吧,快去快回。”

“等著,不要亂跑。”

安排妥當後,趙澄翻看著刺客們的身體,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道:“趙五,和你交手的那個人,知道他身份嗎?”

趙五道:“南周虞家人。”

“南周人。陳沖也是南周人,果然……”趙澄朝腳下的屍體掃了一眼,道:“這些人全是南周人。”

趙五狐疑道:“南周使團冇這麼多人,周景煥把這些人藏在長綏城外的?”

“這些人一直在長綏城內。”

趙澄眼睛一亮,搖搖頭道:“他們是潛伏在國都的南周諜子。”

趙五驚道:“又是南周諜子?!”

“能把周諾和府兵逼到這個份上,他們都是訓練有素且經驗豐富的戰士,是南周諜子就不奇怪了。”

趙澄拉開一件刺客的衣物,道:“你看他們的內衣製式,都是大靖樣式的。如果他們是跟著周景煥一起來的,就殺個人而已,那隻需要將外衣換成大靖樣式的,稍微偽裝一下就行了,內衣不用換。隻有長期在長綏城生活,纔會裡裡外外都和靖人一樣。”

聞言,趙五也翻看了幾個刺客的衣物,道:“還真是!你看這人穿的褻褲,和樸無敵一個款式!”

樸無敵正朝這邊走來,努嘴道:“你怎麼知道我穿啥樣的褻褲?你偷窺我?”

趙五指了指樸無敵身下。

樸無敵低頭望去,見自己外褲右邊已被劃破出一道大口子,露出裡麵的褻褲。

他趕緊把那口子繫好,道:“這刺客還蠻有品位的……”

“主子,這麼說的話,你又滅了一窩南周諜子?

還是國都的南周諜子!”趙五的思考點和趙澄不同,趙澄在想的是這次刺客的源頭和接下來的安排,趙五想的則是趙澄和南周諜子杠上了。

鐵打的趙澄流水的南周諜子……

“那人叫許青山,你打得過嗎?”趙澄朝許青山指去。

趙五拔出刀,朝許青山走去。

趙澄問道:“你乾哈?”

“去試試。”

“試你大爺啊!”

趙澄把趙五拉回來,道:“許青山是左相府的人,估計就是來找機會殺我的。我們不能讓他走。”

“他在暗處對我們不利,當然,他和我們在一起我們也不是絕對安全,得想點辦法……”

趙澄交替的看了趙五和樸無敵一眼,道:“你們機靈點,看我眼色行事。”

“是……”

“哈哈哈哈哈感謝這位大俠出手相助!咱大靖國有大俠你如此武藝高強又俠肝義膽的英雄,真乃大靖百姓之福啊!”趙澄打著哈哈鑽進人群中,對許青山深深一拜,道:“敢問大俠尊姓大名,我要在這裡給大俠建一座生祠!”

許青山擺擺手,紅著臉道:“這就不必了吧?隻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趙澄正色道:“對你來說隻是一件小事,但對我和這些村民來說就是天大的事!試想一下,若是讓他們殺了我和我的親兵,冇人抵抗他們,他們就會屠戮村莊,殺人放火,無惡不作……”

許青山撇撇嘴,心想南周人隻想要你的命好嗎?

“真到了那一步,將會是多少人家破人亡?大俠此舉,無異於救民於水火!”

趙澄再次一拜,道:“請告知我們你的大名吧!

許青山為難道:“真的冇必要……”

趙澄催促道:“大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就告訴我們你是無常劍許青山吧!!”

許青山:“???”

許青山整個人不好了……

你知道你問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