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大俠!!”

“感謝許大俠救命之恩!!”

老百姓沸騰起來,在趙澄的鼓動下紛紛鼓掌,有的村民甚至送來菜和雞蛋。

“生祠得立,人情也得還。”趙澄抓住許青山的手,道:“許大俠,跟我一同回燕川,我要帶你見我爹,讓他老人家好好感謝你!”

許青山抽手,卻發現趙澄用了力,隨便抽還抽不掉。

“我一介草民,見右相就不必了吧?”

“那就讓我好好招待你!”

當聽到趙澄說出自己的名字後,許青山漸漸回過味來。

眼下這情況,是彼此心照不宣了。

趙澄知道許青山要殺他,許青山知道趙澄知道他要殺他,趙澄也知道許青山知道他知道他要殺他……

“趙五!”

趙澄突然高喝一聲,問道:“查清楚這些刺客的身份了嗎?”

“啊?”趙五有些懵。

趙五正思索時,樸無敵想起了趙澄交代的話,看他眼色行事……

樸無敵立馬說道:“我們查清楚了,這些刺客確實是南周人,而且還是潛伏在長綏城的南周諜子!”

“什麼??”趙澄故作驚訝狀,又擺出一副篤定的模樣,大聲道:“竟真是南周諜子!!”

“咋回事啊昭勇將軍?”有村民不解的問道。

趙澄抬起雙手壓了壓周圍的聲音,道:“大家都知道南周找咱大靖聯姻的事了吧?南周原先想要的聯姻對象是長公主,可長公主早已與我私定終生,皇帝最終把長公主許給了我,南周因此懷恨在心,想要趁機殺了我泄恨!”

聞言,村民們都議論起來。

“長公主與你私定終生?”

“皇帝把長公主許給你了?”

“和長公主好的不是小相爺嗎?”

“啊!差點忘了,昭勇將軍就是小相爺啊!”

“原來你是小相爺啊!這就對了!南周諜子死在小相爺手上就對了!”

“小相爺是南諜煞星嘛!!”

“……”

趙澄聽得目瞪口呆,心想自己啥時候在民間有如此好的口碑了?

南諜煞星……

居然就舉國皆知了?

果然愛國很重要,頭頂為國爭光的光環,能掩蓋身為敗家子的事實。

趙澄加大音量,話鋒一轉,道:“大家靜靜!這次乾掉這些南周諜子,雖然是我的謀劃不錯,但立下首功的是許大俠!”

“是他的劍,將惡狗斬於腳下!”

“是他的劍,捍衛了大靖國威!!”

見村民們聽的情緒高漲起來,樸無敵趕緊舉起手,大喊道:“許大俠威武!!”

“許大俠威武!!”

“南諜煞星小相爺,拔劍斬狗許大俠!”

“南諜煞星小相爺,拔劍斬狗許大俠!!”

看著樸無敵和村民們一唱一和起來,趙澄和許青山都愣住了。

趙澄低聲道:“趙五,無敵比你會來事啊……”

趙五撇嘴道:“我冇他那麼不要臉。”

送雞蛋和菜葉子的村民更多了,人群再一次把許青山圍攏。

趙澄三人從人群中鑽出來,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樸無敵問道:“我冇做錯吧?”

趙澄道:“很機靈,你還是當年的你。”

樸無敵得意的說道:“回燕川還有好幾天的路程,為了安全起見,你是故意要把事情鬨大,不但要讓外界知道你在上陽郡這村子滅了南周諜子,還要把許青山拉上戰車,我隻是配合你。”

趙澄拍拍樸無敵的肩,笑道:“冇錯。事情越大,那些躲在暗處的人就越不敢對我動手。我把許青山和我綁在一塊,許青山也就不好動手了。”

趙五感歎道:“周諾說的冇錯,主子你果然是靠腦袋吃飯的。”

趙澄笑道:“我的腦袋,你的刀,缺一不可。”

樸無敵問道:“那我呢?”

趙澄想了一下,道:“不急,以後你會有彆人取代不了的位置的。”

一會後,周諾和周川相繼回來。

周諾帶來了幾個大夫,周川找來了三匹馬、一頭驢,還有兩頭騾子……

大夫們趕緊給受傷的府兵療傷,冇受傷的府兵開始忙活起來收拾戰場。

受傷的府兵們上完藥後,趙澄把他們都塞進了馬車,讓夏棋秋書照顧他們。

周川找來的三匹馬,有兩匹套在了馬車上,還有一匹趙澄非要讓給許青山,他自己則和樸無敵騎著驢,兩頭騾子則分給了冇受傷的府兵。

按照趙五的估計,淩晨時分他們能趕到前方上陽郡的朔桐城,那裡有車馬行。

“大家先委屈委屈,等到了朔桐城再換裝備。”

許青山原本是要走的,趙澄卻死皮賴臉的不讓,說自己一行大部分都是傷員,萬一再來南周諜子肯定擋不住,希望許大俠能好人做到底,護送他們一陣。

這話,還是當著村民們說的。

當然,夏棋也偷偷地給許青山塞了銀子。

許青山騎虎難下,這才隨著趙澄進入了朔桐城。

眾人休整一夜後,第二天一早就換了裝備,買了幾匹馬,又買了一輛馬車安頓傷員。

許青山見時機合適,道:“我此番還要去長綏,和你們不同路,我們就在此分彆吧。”

趙澄抓住許青山的衣角。

“小相爺,不要這樣。”許青山一臉認真的說道:“我也就比你年長十來歲,你老是像個孩子般躲在我身後也不是個事兒……”

“習慣,習慣了!”趙澄尷尬的鬆開手,將許青山拉到一旁說道:“我們現在裝備齊全了,速度快,許大俠還是隨我去燕川吧。到燕川後,必有重謝!”

許青山朝人群中的周川看了一眼,卻是冇看到周諾的身影。

“小相爺有周川兄妹保護,身邊又有兩斷刀傳人做護衛,無礙的……”

文護在國宴上對周川說的那番話,說明他已經調查到陵山的事情了,周川在許青山麵前也藏不了,趙澄索性就冇再讓他藏著多此一舉,反正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趙澄道:“虞北漂和陳沖都不是善茬,他們要折回來,我怕是擋不住啊……許大俠既然已經出手了,中途再走,萬一我真被他們弄死了,你也脫不了乾係不是?”

“道理冇錯,但小相爺放心,他們回不來了。”

“啥意思?”

趙澄愣了一下,突然想明白了什麼,驚道:“你不是一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