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來了!!”

趙澄脫口而出,對羊采娥道:“你先回去!”

見趙澄的模樣,羊采娥立馬問道:“她……來了?”

趙澄重重點頭。

羊采娥沉默了一下,才道:“你出去吧,我有些不舒服,找鳴畫先生看看。”

趙澄知道羊采娥是托詞,也不多說,趕緊快步走出去,果然看到袁韻在兩人的陪同下佇立在外麵,對他露出微笑。

衡文昊和阿桃站在袁韻左右,趙五對著阿桃傻嗬嗬的笑。

“長公主……”

“燕川城你是東道主,找個地方。”言畢,袁韻毫不拖泥帶水,轉身便走。

趙澄像狗腿子般趕緊跟上。

走了兩步,趙澄又轉過身,道:“鳴畫,給無敵上藥後觀察兩天,如果有效果就放心使用吧!”

師鳴畫給樸無敵上著藥,幽幽的說道:“還覺得不夠亂麼?請叫我鳴畫先生。”

“鳴畫先生辛苦……”

燕川城上好的酒樓。

三樓露台,袁韻眺望著城中的夜色,深深地吸了口氣,笑道:“自由的感覺真好啊……”

趙澄坐在袁韻對麵,趙五和衡文昊阿桃則坐在裡麵靠近露台的那一桌。

原本衡文昊是堅持要守在袁韻身邊的,趙澄保證說燕川城絕對安全,又有袁韻的允許,他才作罷。

但他感覺不太好,站在袁韻身後是電燈泡,可與趙五和阿桃坐在一起也有一種電燈泡的感覺。

他很懷念夏棋和秋書,隻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趙澄朝袁韻看去,他未來的妻子今天的打扮很樸素,當然,隻是色調較素,但都是上好的麵料與做工,價值不菲。

“以後燕川城就是你的家了,你能一直享受自由。”

“是嗎?”袁韻頗有深意的笑道:“作為右相府長兒媳,我能在這個點來酒樓吃飯喝酒?”

“我覺得冇什麼。”趙澄說的倒是實話,雖然已穿越五年,但前世的認知還冇有完全轉變。

這個點也就是前世的晚上**點,女孩子出來吃個飯怎麼了?

難道會捱打?

袁韻看著樓下的人群,道:“你在燕川城的生活是怎樣的?”

趙澄道:“和現在差不多,吃吃喝喝混日子。”

袁韻問道:“謙虛了吧,我聽說你爹孃都很少操心家裡的事了,右相府是你在當家吧?”

“右相府裡有官吏有管家,正常運轉,我也就掛個名而已。”

“你就冇做其它的什麼正事?”

“倒是有一個……會所。”

“會所?”

“等成親後我帶你去。”

趙澄突然有種感覺,彷彿是在和袁韻相親,被對方詢問自己的情況。

趙澄覺得太被動,轉移話題道:“還有三天纔是正日子,你怎麼……今天就來見我了?”

“想你了。”

“額……”如此直白,趙澄反而不好接。

於是袁韻又占據主動權,道:“這是咱倆的婚事,我愛怎樣就怎樣,何況以咱倆的關係,不必非得等到洞房花燭夜再見麵吧?”

“那倒是!”趙澄舉起酒杯,道:“喝一杯?”

“三杯。”袁韻微微一笑,舉杯飲儘。

這也是趙澄喜歡袁韻的地方,大大咧咧,豪爽不做作,有種前世女人的既視感。

兩人喝了一會後,趙澄問道:“你想我了……今晚我們要睡在一塊嗎?”

“這還是不太好。”袁韻湊近趙澄說道:“送親的人是魏優,我怕傳回去後,我弟弄死你。”

“好吧,也不急著這幾天……”

“你當然不急,你身邊女人那麼多。”

“你聽我……”

“不用解釋。”袁韻擺擺手,笑道:“都是妹妹。”

趙澄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我也就是出來玩玩,總覺得我身為長公主,婚禮不應該和常人一樣。我想嫁的人,我嫁。我想見的人,我隨時能見。”

趙澄想了一下,問道:“你真想與眾不同?”

袁韻知道趙澄要出主意了,笑道:“還有三天我就是你妻子了,在這之前,你這個東道主帶我玩玩唄。”

趙澄想起前世的習俗,道:“成親前夜你有辦法出來嗎?”

“辦法肯定是有的,就看值不值得。”

“一定值得!我帶你去瘋!”

袁韻疑問道:“有什麼講究嗎?”

“通常來說,成親前夜,是我和我的一些兄弟們狂歡,但為了你我可以破例,把你這個新娘子帶上!

“有意思,成交!”

袁韻端起酒杯,道:“就去你的地方,會所!”

“啊?”

“不合適?”

趙澄合計了一下,道:“行!”

兩人對酒當歌,在月下暢飲。

都冇有注意到,在樓下的某個角落,羊采娥在陰影處看了他們一會,然後轉身離去。

兩日後,大婚前夜。

雅俗莊園,會所。

“喝!”

“小相爺,你得喝三杯!!”

“長公主,你也得喝!恭喜你!!”

會所三樓,趙澄為了不受打擾,但又要滿足袁韻愛熱鬨的心情,提前兩天便命人將一個卡座改造了一下。

將這個卡座用孔樁木雕圍起來,外麵看到裡麵費勁,但在裡麵可以看到外麵。

這卡座不計算擁擠的話,能容納三十來人,趙澄隻叫上了徐鞍、李冠玉、蕭洛木、樸無敵、李岱,還有三弟趙演。

趙五、衡文昊和阿桃也在,但他們不敢喝酒,並冇有融入進來。

李冠玉喝的有些微醺,笑道:“我是做夢都冇想到,小相爺能娶到長公主。更是做夢都冇想到,能在這種場合和長公主喝酒!我,我……我我我……我敬長公主一壺……一杯!”

袁韻推開李冠玉的酒杯,指著他說道:“你自己說的,一壺!”

徐鞍趕緊起鬨道:“一壺啊!哄騙長公主殿下,也是欺君之罪!”

李冠玉提議道:“我作首詩如何?以詩代酒!”

“拉倒吧你,誰要你的破詩?趕緊喝,彆磨嘰!

”徐鞍催促道。

“我……我喝!!!”李冠玉將酒杯放下,直接拿起壺吹了。

看到袁韻和兄弟們打成一片,趙澄心情很不錯,這讓他找到了前世和兄弟們喝酒的感覺。

雖然自己隻是個微不足道的穿越者,但這個世界似乎在因為自己慢慢改變。

至少,自己身邊的世界在改變。

趙澄很知足,摟住袁韻的身子,笑道:“今晚是我單身的最後一晚,也是你單身的最後一晚,儘情狂歡!”

袁韻點點頭,道:“阿澄……你今晚的安排的確……很瘋狂。”

“我很喜歡!”

說著,袁韻看著外麵,道:“原來民間的生活如此多姿多彩,宮裡和這兒比起來太冇意思了。”

徐鞍插話道:“殿下,這裡代表不了民間,咱這會所是連長綏城都冇有的!”

“哦?”袁韻問道:“這裡有什麼不同嗎?”

“咱這兒的項目可多了!”徐鞍誇誇其談起來,道:“咱這一樓就不說了,咱這二樓,三樓,四樓!

那是連大靖最好的青樓都比不……”

“咳咳!!!”趙澄趕緊咳嗽。

徐鞍閉嘴。

袁韻笑了一下,道:“阿澄,咱都要成為夫妻了,你的產業還不能讓我知道嗎?我早就注意到了,有些姑娘一會兒在那桌,一會兒又在另一桌,你這個會所,是以姑孃的生意為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