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袖樓。

饒是鄭紅袖見多識廣,閱人無數,此時看到三個換上了趙澄拿來的新衣服的姑娘,也不禁老臉一紅。

胸前兩塊布料。

就穿這麼點玩意,羞不羞啊?!

“老闆,你真會玩……”

“我不是來玩的!”

趙澄一副正兒八經的樣子,用手指點了點內衣圖紙,道:“你以為我讓她們穿上這個是為了情趣?錯!這個是能讓她們穿著上街的!”

聞言,不光是鄭紅袖的臉更紅了,那三個姑娘也都變了臉色。

穿這個上街?

不要吧……

鄭紅袖道:“老闆,我以為你成親了會安分一點,冇想到膽子更肥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

趙澄暴躁道:“聽我說完行不行?當然不是就穿一件這個上街,外麵還要穿衣服的!這是內衣,是穿在裡麵的!”

鄭紅袖道:“裡麵不是有肚兜嗎?”

“我設計這個就是要讓它取代肚兜!”

趙澄指向其中一個姑娘,問道:“穿上這個,有冇有覺得更挺拔了?”

“啊……”那姑娘道:“好像還真是……”

旁邊一姑娘明顯性格豪放些,伸出手捏了一下,道:“什麼好像,分明就是!你以前就那麼大點,現在都有溝了!”

另一個姑娘也笑起來,道:“就是就是!老闆,我覺得很舒服,比肚兜舒服!”

“聽聽!”趙澄朝鄭紅袖看了一眼,又拿出一件,道:“要不你也換上試試。”

鄭紅袖趕緊搖頭,道:“彆!她們說舒服那肯定舒服!!”

“你認真點,這是正事!”

趙澄指著手中的內衣,解釋道:“你們彆小看這東西,長期穿戴它,對女人的幫助大著呢!”

三個姑娘齊刷刷的望過來,看模樣很是好奇。

“其一,它能起到支援和扶托**的作用,有利於**的血液循環,對產婦來講,不僅能使乳汁量增多,而且還可避免乳汁鬱積而得乳腺炎。”

一姑娘問道:“乳腺炎是什麼?”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這個稍後再議。”

趙澄繼續介紹道:“其二,它能保護**免受擦傷和碰痛。”

姑娘們又嚶嚶笑起來,老闆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樣子真有趣!

“其三,能保護**,避免下垂。”

“其四,減輕**在運動和奔跑時的震動。”

“其五,冬天還可防止寒風鑽入肌膚而受涼。”

趙澄把內衣在小圓桌上一拍,道:“你們說,這內衣好不好?!是不是比肚兜要好?!!”

姑娘們鼓起掌來,道:“好!!!”

鄭紅袖的神色也認真起來,顯然是聽明白了,道:“老闆,如果這東西真有你說的這麼好,那的確是個好東西。”

“我不說瞎話,句句屬實!”

鄭紅袖這纔拿起內衣仔細瞧著,朝姑娘們掃了一眼,道:“可姑娘們的身子有大有小……”

趙澄連忙道:“我這個也有大小型號的,這不成問題。”

“那倒是挺好,這東西叫什麼?”

“胸罩!”

鄭紅袖老臉又一紅,喃喃道:“真是個形象的名字。”

那之前提問的姑娘問道:“為什麼不叫罩胸,更形象。”

“很好,你都學會搶答了。”趙澄撇撇嘴,道: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鄭紅袖罵道:“哪那麼多問題,聒噪!”

“哦……”

趙澄笑道:“你們先出去吧,我和鄭媽媽再聊一聊,你們身上的那件就送給你們了!”

“謝老闆!!!”姑娘們笑盈盈的走出去,她們都是鄭紅袖的心腹,在對付蘇萬三的時候就知道趙澄的身份,趙澄這才讓她們來試穿。

見趙澄把人支開,鄭紅袖知道趙澄的意圖,直截了當的說道:“老闆是想把這胸罩的設計者身份讓給我吧?”

“嗯!”

和鄭紅袖合作久了,她能猜出來趙澄不感到奇怪,道:“不光如此,還需要以紅袖樓和會所為銷售口,將胸罩推廣出去。”

鄭紅袖果斷搖頭道:“不合適。”

趙澄疑問道:“為何?”

“老闆,你設計這個的目的不是隻為了賣給樓子裡的姑娘吧?”

“當然,我希望若乾年後,每個女人都能使用它。”

“那就更不能讓我參與了。”鄭紅袖神情嚴肅的說道:“老闆彆忘記我的身份了。”

趙澄猛然驚醒!

這些天他一心製作設計,隻想著青樓和會所的女人多,就冇加思索的想到做好了就拿過來。

但卻忽略掉了一個最重要的細節。

青樓和會所的姑娘,說白了都是……妓女!

一個妓院老鴇設計的內衣,要賣給全天下的女人,你讓彆人怎麼想?

人們的潛意識就會想,老鴇設計的內衣,那是穿在妓女身上,用來取悅客人的。當然,胸罩本身就有取悅男人的功效,但絕不能是老鴇設計的。

這樣彆的正經女人哪敢穿?

就算想穿,也隻敢偷偷摸摸的穿!

這樣還怎麼大規模的銷售?

鄭紅袖一語驚醒夢中人,趙澄趕緊調整思路,點頭道:“鄭媽媽說得對啊,是我疏忽了。”

鄭紅袖道:“你要想掛在彆人身上,這事找思思最合適。”

趙澄點頭,當發現鄭紅袖不合適後,他最先想到的也是吳思思。

起初隻是因為掛在鄭紅袖身上,能馬上投入到青樓之中。

鄭紅袖繼續道:“讓思思拿著它和香皂與花露水一起銷售。香皂和花露水也是女性用戶居多,這不衝突。”

話匣子打開了,鄭紅袖的思維也敏銳起來,道:

“而且我認為這胸罩要先從上層圈子開始賣。老闆你想啊,無論是髮型還是服飾,曆來都是民間學習權貴。宮裡的那些貴人也好,上層的名流夫人也好,她們一旦換上了新的髮型和好看的衣裳,民間就會嘗試著效仿,女人圈子裡,她們纔是風向標。”

“你現在是駙馬爺,家裡不正好有個公主嗎?她可是堂堂長公主,陛下現在冇立後,長公主依然是名義上的後宮之主,是咱大靖最大的貴人。你讓她把胸罩帶進上層貴婦人圈子裡去,比在青樓和會所裡推廣的效果要好得多!”

“鄭媽媽你真是個人才!”趙澄先忍不住表揚了鄭紅袖一句,但馬上眉頭皺起來,道:“我不能讓袁韻知道我能設計出這個……”

“她會怎麼想?”

“嘿,你連這種東西都設計得出來,看來很瞭解女人啊!”

“這些年把心思都花在女人身上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