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會的第一步是鞏固靖東郡的市場。這鞏固二字,我琢磨小相爺的心思,無非就是讓我在商會與蕭家之間斡旋,讓一切以蕭家的意思為主轉變為蕭家以商會的意思為主,對嗎?”

“蕭主席果真聰明!”

聽趙澄稱呼自己為蕭主席,不怎麼在乎虛名的蕭洛木也頗有一些得意,挺起胸,接著道:“在這一點上,我有九成把握,因為我爹是全力支援我的。餘下的一成,需要的是時間,畢竟蕭家有很多自己的生意,不可能按照商會的意思來。”

趙澄立即說道:“商會不乾涉蕭家自己的生意,至少暫時不乾涉。但凡是商會與蕭家合作的產品,必須按照商會的意思來。其實說白了,就是按照你蕭主席的意思來。我相信蕭主席大權在手,會更知道未來該怎麼佈局,那麼現階段該如何製定蕭家的銷售計劃,這事就隻有蕭主席能做了。”

蕭洛木點點頭,道:“這是我要去做的事,那小相爺這邊,我建議你要親自去一趟靖東郡,置辦一些實業。”

“我們想到一塊去了!”

趙澄打了個響指,笑道:“這正是第一步最關鍵的部分。我想好了,我會在靖東郡選址建造酒廠與倉庫。與此同時,鄭媽媽也要跟上,在青東城建立紅袖樓分樓。”

鄭紅袖點點頭,對於她的安排,事先與趙澄已反覆聊過。

“還有會所。”趙澄看向李冠玉,道:“青東城也要有會所分所。小郎爺,青東城的青樓與會所,前期就靠你了。”

聽到自己終於有實質性的安排了,李冠玉激動萬分,立即道:“我一定做好!”

趙澄語氣嚴厲了些,道:“鄭媽媽,小郎爺,你們平時要多注重核心管理人才的培養。現在還隻有燕川城和青東城,往後的江揚郡和雲荊郡,甚至長綏城我們都要建立分部的,青樓和會所開的越遠,我們的訊息就越靈通,到時候冇人用就頭疼了。”

鄭紅袖點點頭,道:“我記下了,老闆。”

蕭洛木問道:“小相爺,酒廠和倉庫的位置選好了嗎?”

趙澄搖搖頭。

徐鞍道:“就在青東城唄,我收了杜來華那麼多地,剛好給你種糧食釀酒。”

趙澄依然搖頭,道:“青東城太紮眼,地理位置也不合適。”

蕭洛木疑問道:“小相爺是想離南邊近一點,方便南下?”

“正是!”第一次見蕭洛木的時候,趙澄對他的評價就是聰明,現在真是越看他越喜歡。

蕭洛木道:“我推薦韓南城。”

趙澄問道:“韓南城除了位置靠江揚郡,還有其它好處嗎?”

蕭洛木微笑道:“韓南城在陵山南邊,靠近山麓,能滿足你想要的隱蔽的特點。其二,我蕭家在靖東十三城都有大量的土地,而韓南城是蕭家土地占有最多的。雖然韓南城有幾個豪強家族,我蕭家不是主場,但我們從中斡旋一下,應該問題不大。”

趙澄眼睛不由一亮,道:“那就韓南城了!我先去一趟青東城,和你的父輩叔伯以及青東官員通個氣,然後就直奔韓南城。”

“徐鞍,你在青東城的土地商會也要用,全部種植糧食!”

徐鞍拍拍胸脯,道:“冇問題,我隨你一同去靖東郡!”

“好,現在最重要的一個問題來了……”在眾人興致勃勃的時候,蕭洛木起身,緩緩說道。

所有人都看向他。

蕭洛木卻盯著趙澄,道:“小相爺私底下這麼多生意,有人知道這個不知道那個,有人知道那個卻不知道這個,無非就是小相爺刻意隱瞞。我與小相爺雖然隻相識半年,但淺知當今朝局後,也明白小相爺顧慮的是什麼。”

“可如今商會在發展初期,要發展起來離不開小相爺的親力親為。”

“小相爺現在又有駙馬身份,此去靖東郡,往後還要南下,勢必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聞言,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熟悉趙澄的人都知道,右相府和宮裡那緊張的關係,以及皇帝對右相的猜忌。

趙澄之所以低調,不就是想讓皇帝以為他是個廢物嗎?

現在搞出這麼大動靜,怕是會被懷疑。

蕭洛木問道:“小相爺有想好……拿什麼出來當幌子嗎?”

頓了一下,蕭洛木加重語氣說道:“這個小相爺必須做出決斷,我們在外麵才知道如何替你周璿。”

趙澄深吸口氣,對蕭洛木的觀感好到快要爆棚。

選他當主席真冇選錯!

其實這個問題也是困擾趙澄的問題,隻是蕭洛木不說出來,他也冇意識到如此急切。

的確,這件事必須在會上就統一口徑。

趙澄沉默不語,緩緩地閉上眼睛。

青黴素自然不行,等這種東西賣火了,那可是能決定千萬人生死的利器,足以影響到國本,讓皇帝知道這玩意掌握在他手上,他死不死?

胸罩……已經給吳思思了,就不考慮了,他一個大男人跑到天南地北賣胸罩……說出去也不好聽……

香皂和花露水,一直以來都是董記商行在做,幾年前宮裡還派人來找過幕後老闆,陡然間說是自己的生意,以袁修的疑心病,立馬就會覺得趙歡父子城府太深,留著不安全!

連載小說,畫冊……這種東西和需要推廣的產品不同,不是個好藉口。

想來想去,隻有仙酒了。

趙澄在腦海裡合計著,所有人都安靜下來,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不然打擾他。

一會後,趙澄睜開眼睛,道:“我此去韓南城,是建造酒廠的!”

蕭洛木立馬問道:“為何要建造酒廠?”

趙澄知道蕭洛木和他玩起了演習,道:“我要賣仙酒!”

“仙酒?”蕭洛木疑問道:“仙酒是你的?”

“大家都知道我和金大俠這些文人的關係不錯,酒仙和我更是相交莫逆。這廝寫完《小趙飛刀》後閒來無事,居然玩起了釀酒,而且一出手就是仙酒這樣的人間極品!真是天才的人乾啥都天才啊……”

趙澄演了起來,聲情並茂的說道:“不過他也有缺陷,就是寫書寫久了,不太擅於交際,這麼好的酒他不拿出去賣,而是隻釀給自己喝!”

“嘿!”

趙澄在桌麵上一拍,把眾人嚇了一跳。

“我一聽就不能忍了!這麼好的東西,怎能讓他一人獨享?”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啊!!”

“這不我剛好成親了嗎,娶的又是長公主,以後還要養孩子,缺錢啊,壓力大啊!”

“我就跟酒仙說,老酒啊,做人不能自私啊,你釀的這仙酒就和你的小說一樣,是要分享給大家,給大家帶來快樂的。酒仙一聽不樂意了,說你小子也勸我賣酒?我不缺錢,懶得去賣!”

“我說你不缺錢我缺啊,你懶我不懶啊!”

“仙酒配方拿來,我給你賣!!”

趙澄越說越激動,幾乎爬到桌上去了,雙手一拍,道:“於是,我和酒仙就一拍即合了!!!”

“……”

所有人都聽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