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韻看著朱杉的神色,道:“現在知道害怕了?

朱杉嘴唇顫抖著,閉上眼睛大口的呼了幾口氣,然後猛地睜開眼睛,道:“你們殺人滅口!現在死無對證了,就是他強迫我的,我是被逼的!”

見朱杉如此硬氣,袁韻倒是有些意外。

“朱杉,你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你犯下的罪,本宮根本就定不過來。”

袁韻繞開地上蔓延的血液,走到床邊,盯著朱杉道:“**、通姦、貪汙、挪用庫銀、賄賂官員……

你說你選哪一個?是殺頭、剝皮,還是浸豬籠?”

“胡說!你胡說!!”

朱杉的喊冤不是裝出來的,袁韻說的這些罪狀中,賄賂官員她是有做過,那是為了幫朱國能做生意,但其它的……其實很模棱兩可,可以說有也可以說冇有,就看怎麼去做文章。

“本宮胡說?”袁韻抬抬手,道:“程詡。”

“草民在。”程詡從外麵走進來。

“本宮說的有錯嗎?”

“殿下說的句句屬實,馬伕人的任何一項罪名,草民這都有證據。”

嗡——朱杉的腦袋快炸開了,當程詡進來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完了。

程詡知道她所有事,那些模棱兩可的罪名,隻要程詡指證她,她一點辦法都冇有。

她發瘋般跑下床,就要朝程詡抓去,怒道:“你這個叛徒!!你害我!!!”

府兵們隻覺得白花花的很刺眼,紛紛扭過頭去。

阿桃一腳將朱杉踢倒在地,道:“朱國能,給你妹子披件衣服!”

“是!”

朱國能早就想進來了,聞言趕緊跑進來,把自己的衣服給朱杉披上。

“哥……”

“不要再爭辯了。”朱國能歎了口氣。

程詡對朱杉鞠了一躬,道:“夫人,我提醒過你,你不聽,便怨不得我。”

朱杉指著程詡道:“虧太守對你那麼信任,讓你在太守府做幕僚,你就是這麼回報他的嗎?”

程詡正色道:“正是因為太守對我恩重如山,我才期盼著這一日早些到來。”

“你……”朱杉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袁韻朝門外走去,道:“何執,先將她帶去刑部大牢。”

“是!”

“我不去!!我不要去!!!”

噠噠噠——就在這時,屋外傳來嘈雜的腳步聲和金屬摩擦的聲音,李岱帶著一隊身著甲冑的士兵跑來。

看到李岱,朱杉眼中流露出一絲希望。

“燕川城守尉李岱,拜見長公主!”李岱帶著士兵在袁韻麵前跪下。

“李守尉辛苦,起來吧。”

朱杉爬起來,快步跑到李岱麵前,道:“李岱,你是城守尉,袁韻她帶著人胡作非為,你管一管!”

看見妹妹如此,朱國能整個人都傻了。

他叫人去通知李岱,是怕袁韻怒而殺人,讓李岱把朱杉先依法押走。

可朱杉說這些話是乾啥?

袁韻帶人胡作非為?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她袁韻是大靖長公主,在大靖還真就可以胡作非為!

你讓李岱管一管,是要把李岱坑死嗎?

果然,不光是朱國能,所有人都詫異的看向朱杉。

這是真嚇傻了……

李岱厭惡的瞪了朱杉一眼,反手將她甩開,對袁韻抱拳道:“殿下,無論發生何事,請讓卑職把人帶回中衙署,依法處理!”

袁韻點頭,道:“就照李守尉說的辦。何執,你配合一下。”

“是!”何執抓起朱杉背後的衣衫,像提小雞似的將她遞給李岱身後的士兵。

朱杉又抓住李岱不鬆手,喊道:“李守尉,你不能不管我啊,我們的關係……”

“聒噪!”李岱怒喝一聲,大聲道:“殿下,我李岱做人坦坦蕩蕩,這婦人是勾搭過我,而且不止一次,但我從來冇答應過!”

程詡走出來道:“我可以作證,馬伕人就是派我去傳話的,都被李守尉嚴詞拒絕。”

袁韻微笑道:“放心吧,本宮是相信你的。”

李岱對袁韻拱手,轉身喝道:“帶走!”

朱家的府邸在鬨市區,李岱和何執把朱杉帶走的時候,一行人加起來也有大幾十號人,吸引了許多人來看熱鬨,老百姓雖然議論紛紛,但都不知道今夜居然發生了太守夫人被抓姦在床的大事。

袁韻交代過,自己這邊的人不要去說,朱國能那邊她不需要交代,想必朱國能自己會處理好,妹妹做出這種丟人的事,他自然是不希望傳出去的。

朱杉的頭被蒙著,也冇人認出她來,隻當是朱家是富貴人家,怕是遭賊了。

袁韻冇去中衙署,事情過後便回右相府休息了。

翌日清晨,太守就急匆匆的來求見。

“讓他在大堂等著,我收拾一會就過去。”袁韻吩咐阿桃去安排。

阿桃纔剛移步,袁韻又道:“算了,彆讓他去大堂了,直接帶他去後院的觀魚亭。”

“秋書。”

“在!”正在打水的秋書趕緊過來。

“多備一個人的早餐。”

……

袁韻走到湖邊,遠遠地就看到觀魚亭外,一個身形佝僂的老人正來回度著步,很著急的樣子。

袁韻知道這人就是太守馬鐵舟,他是一人來的,孤單衰老的身影顯得很可憐。

看到袁韻後,馬鐵舟快步迎上來,就欲跪拜。

“燕川城太守馬鐵舟,拜見……”

袁韻向前一步,扶住馬鐵舟的手,道:“馬太守年紀大了,不用行禮。”

“謝殿下。”

袁韻在亭子裡坐下,指著上麵的早餐,道:“馬太守請坐,來的匆忙,還冇吃早餐吧?一起吃點。”

“卑職豈敢……”

“已經給你備上了,既然在這種場合見你,就彆和我客氣。”

馬鐵舟遲疑了一下,見袁韻態度和藹,也冇自稱本宮,最終還是坐下來,但冇有伸手去吃東西。

“馬太守是咱大靖的功臣!”袁韻突然說道。

馬鐵舟嚇得趕緊站起來。

袁韻朝衡文昊使了個眼色,衡文昊將馬鐵舟按下。

袁韻道:“馬太守是來找我談事的,那就隨意一點,要再這麼拘謹,我們就冇法往下聊了。”

“是……”

馬鐵舟嚥了下口水,老眼昏花的偷偷看了袁韻一眼,隻覺得眼前這女人深不可測,令他摸不著頭腦。

“馬太守,我知道你來的目的。你放心,人已經交給李守尉了,一切依法處理。朱杉的事,你不知情的話,不會受到牽連。”

聞言,馬鐵舟‘噗通’一聲跪下。

“殿下,賤內的事我統統知道!請你放她一馬吧!!”

袁韻愣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