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的道理我懂,但他是我弟弟,也是你弟弟啊!”

“苗尚就是被你寵壞的!”

齊柏年一屁股坐下,氣沖沖的說道:“你給他數數,這些年他乾了多少壞事?欺男霸女,貪墨受賄,我要處罰他,能把他一直關到死!”

“可你不也變相處罰他了嗎?”苗韶華爭辯道:

“從你當上郡守後,他跟了你多久了,這麼些年也才混到一個隊主,不都是你在壓著他?”

齊柏年道:“我那是護著他!以他囂張跋扈的個性,給他官當大了,還不得把天給我捅破?!”

“你彆和我說這些,你就說到底幫不幫?”

“幫不了。”

“齊柏年,你個忘恩負義的王八蛋!”

苗韶華猛地將茶杯摔在地上,怒道:“你一個窮苦兮兮的孤兒,一個落魄書生,要不是我不顧家裡反對嫁給了你,讓你能得到我苗家的扶持,你能有今天?”

啪!

齊柏年猛地在桌麵上一拍,喝道:“苗韶華!我是孤兒不錯,但我是吃江城百家飯長大的,是江城的老百姓一口一口養活的我,不是你苗家!當年我的確是落魄書生,但我是靠自己的能力與才學考取了功名,我的官位是朝廷給的,不是你苗家!我承認你是幫過我不少,但和苗家沒關係,苗家和陸家塗家一樣,都隻想從我身上吸血!”

“養我的是江城百姓,敬我愛我的也是江城百姓,不是苗家,更不是苗尚!”

苗韶華怔怔的看著齊柏年,被懟的說不出話來,‘嘩’的一下趴在床邊放聲大哭起來。

哭了一會後,齊柏年於心不忍,走過去將手放在苗韶華背上,柔聲道:“韶華,從你當初不顧家裡反對跟著我,到我們現在走到這一步,二十多年了,我們不容易啊……”

“這些年隻要不是重大違法和太過難堪的事,我都會容忍苗尚和你孃家,為了報答你,我也冇納過妾,我自認是對得起你的。”

見苗韶華的哭聲小了些,齊柏年輕輕地揉著她的背,寬慰道:“苗尚的一輩子重要,我們的也重要…

…不能為了他,毀了我們自己啊……”

“這一次真是他走到頭了,屠村的事情暴露,還被趙澄和徐鞍碰了個正著,這兩位小爺一個背後是右相,一個背後是青東侯,這是我和你苗家得罪得起的?”

“關鍵是苗尚有錯在先,你仔細想一想吧,這事真的冇辦法了。”

齊柏年歎息一聲,朝屋外走去。

苗韶華抬頭問道:“你要怎麼處罰他?”

齊柏年道:“依法辦事。”

苗韶華又問道:“能活嗎?”

齊柏年頓了一下,不再回答,走了出去。

翌日清晨,郡守府外便貼出告示,證實了苗尚屠戮江德村一事屬實,並將苗尚連同所有參與者斬首示眾,於午時斬立決。

速度之快,讓趙澄都驚到了。

午時,法場周圍已圍滿了百姓,對苗尚的這種惡行,百姓們非常憤怒,這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恐慌。

大家雖然住在城中,但試想有一天出城辦事或探親,突然就被人給殺了割了腦袋,死之前還以為遇到的是海寇,結果冇想到殺死自己的是靖**人。

又慌張,又憋屈。

苗尚該死!

不能忍!

齊柏年親自監斬,趙澄注意到,江城百姓雖然對苗尚恨之入骨,但看向齊柏年的目光卻充滿敬仰,甚至有些人的目光中還帶著狂熱,彷彿根本不在意齊柏年和苗尚的親戚關係。

反而,齊柏年這種大義滅親的行為,讓百姓們更為激動。

斬首前,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聊了起來。

“齊大人真是好樣的,這辦案速度也冇誰了!”

“關鍵殺的是他親小舅子啊……齊大人家中冇妾室,這下把小舅子一砍,他夫人還不得和他鬨翻?”

“你們這些小毛孩懂個什麼?”一老者頗為自豪的說道:“小齊子是在江城吃百家飯長大的,他十歲那年,在我家還吃了十來天呢,我們這些老傢夥是看著他長大的,他品行端正,對江城百姓更是心懷感激。苗尚做出此等惡事,小齊子若是不殺他,那就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小齊子了。”

“老劉說的這個我認同。”又一個老者接話道:

“小齊子是把我們江城百姓當親人的,他當上江揚郡守後,做的都是些福澤百姓的好事,陸家塗家也拿他冇辦法。”

“我們江城百姓這幾十年算很幸福的了,以前有馬郡丞,現在有齊郡守,孩子們你們生在了一個好時代啊……”

“好個啥,還不是有村子被屠的事情發生嗎?隻是冇有落到我們頭上而已!”

“那是因為齊大人不知道,現在他知道了,不馬上解決了?”

“齊大人儘心儘力為百姓做事,還有人質疑他,真是太不懂事了!”

聽著這些傳入耳中的議論,趙澄和徐鞍等人對視一眼。

看來劉達說的冇錯,齊柏年在江城的口碑太好了,甚至在百姓的心中已被神化。

午時已到,在江城百姓期待的目光中,苗尚一眾全被處斬。

人頭落了一地,宛如他們在江德村屠戮時的場景。

趙澄故意帶著櫻櫻來到法場,讓她親眼看到這些仇人被懲罰。

他要讓櫻櫻知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茫茫眾生自有公道,善有福報惡有嚴懲,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事情結束,齊柏年在百姓們的歡呼聲之中要離開時,趙澄走過去大聲道:“齊大人,我還有一事要與你說!”

齊柏年看向趙澄,冇有言語。

趙澄道:“這苗尚被我們抓住時曾說過,說他不是第一個乾出這種事的人,還說江揚郡海寇猖獗,除了江城,江揚郡其它地方也有這種屠戮村民,用無辜平民頭顱替代海寇的事情發生。殺一個苗尚,恐怕不足以震懾住整個江揚郡,還希望齊大人重視此事,還江揚郡一個朗朗乾坤!”

嘩!

聞言,人群中的歡呼聲戛然而止,響起更為熱烈的議論聲。

齊柏年眼睛眯起,和善的麵容露出一絲淩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