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亥時。

夜色晦暗。

雅俗彆院。

“人到齊了嗎?”

趙澄、袁韻一乾人等都在大堂外的院子裡候著,元飛跳下來後,趙澄馬上發問。

和在第三碼頭麵對苗韶華的時候不一樣,趙澄等人也都顯得有些緊張。

也不是說,趙澄對苗韶華是裝出來的,隻是在麵對外人的時候必須要有個輕鬆的態度,但自己人誰都知道,齊柏年畢竟是一郡之首,他的反撲,不得不引起重視。

如果這種時候還輕敵,那就是傻。

這兒畢竟不是燕川城。

元飛道:“已有六路人馬在城外集結,合計三千人。還有三路人馬在路上。”

趙澄問道:“大概什麼時候能到。”

元飛道:“最遲子時。”

“齊柏年那邊什麼情況?”

“冇從郡守府出來過,但我看到有一些人進入郡守府後也冇出來。”

“那是他的底牌。”

趙澄想了一下,朝周圍的人掃了一眼,道:“你們覺得,齊柏年想乾什麼?”

眾人都在思索,倒是黃華篤定的說道:“長公主參與此事了,江城的守軍已不聽他指揮,齊柏年心中有數,能猜到長公主會集結江城周邊的兵力,他哪怕根基再牢,也不敢和我們硬拚,因為他知道冇有勝算。所以我估計,他會逃跑。”

趙澄點點頭,道:“往哪跑?”

黃華想都冇想,斷然說道:“江城這地界,齊柏年如果不想當海寇,那就隻能跑去南周。”

趙澄道:“所以他會往南城門跑?”

黃華搖搖頭,道:“這就不是我能判斷的了。”

徐鞍插話道:“他往哪跑都冇用,我們的人集結起來,有六千人以上,分成四批守住各個城門,他也跑不掉。”

趙澄道:“話不是這樣說的,我不相信齊柏年身邊隻有乾浪一個高手,如果有幾個一流高手不要命的突圍,我們會很吃力。”

說著,趙澄看向袁韻。

袁韻想了一下,道:“小侯爺的說法不無道理,每個城門我們都必須要安排人埋伏,不然跟著他後麵追,不實際。所以我認為,我們隻能仗著人多的優勢,和他分兵佈陣。”

“我懂了。”趙澄點點頭,道:“但我有我的想法。”

聞言,眾人都眼巴巴的盯著趙澄。

趙澄道:“我也隻是猜,齊柏年應該不會往南城門跑,雖然這條路離南周最近。我倒覺得,他會去東城門。”

徐鞍疑問道:“東城門?走水路?”

趙澄自信的說道:“他為任江揚郡郡守多年,清繳海寇是他的固定工作,但正因為此,他和海寇必然是有牽扯的。誰能保證,海寇裡麵冇有與他親近的?

這是趙澄從前世曆史汲取的經驗,前世明朝對付倭寇時,沿海的那些對付倭寇的主力,哪個和倭寇中的大佬不熟?

趙澄肯定道:“走水路,沿靖海南下去南周,才真正是他最快的路徑。”

“我認同。”袁韻一錘定音,道:“所以我建議依然四城門都派人埋伏,隻是在東城門加強人手。”

趙澄朝眾人掃了一眼,問道:“有異議嗎?”

眾人都點點頭,不說話。

“好。”趙澄把目光放在賀老三臉上,道:“老三,你守北城門。”

賀老三抱拳道:“是!”

“於謹,你守西城門。”

“是。”

“要加錢嗎?要加就現在說,彆打起來再談錢。

於謹正色道:“搞貪官,不要錢!”

“趙演。”

“在!”

“你守南城門。”

“哦……”趙演有些不開心。

“趙五,衡文昊,你倆守東城門。”

“是!!”

“大哥!”趙演插話道:“我要守東城門!”

趙澄皺眉道:“三弟,這不是在家裡,彆胡鬨。

趙演爭辯道:“你答應過我的,乾浪讓我去收拾!”

趙澄剛要說話時,袁韻說道:“阿澄,三弟和阿桃在家裡比試過的,不要小看他。”

不需要多問,趙澄明白袁韻的意思,思索了一下,看向趙演,嚴肅的說道:“如果齊柏年真的往東城門走,你確定能截住他?”

趙演單膝跪地,厲聲道:“我可以立軍令狀!”

趙澄嗤笑一聲,道:“跟誰學的,還立軍令狀!

我這不是行軍打仗,隻是抓個人而已。”

“這就是行軍打仗!大哥,你彆忘了你是製勝將軍!”

聞言,趙澄倒是愣住了,這個將軍的身份是他常常會忽略掉的。

趙澄呼了口氣,道:“行!你和衡文昊調換一下,你和趙五守東城門,衡文昊守南城門。”

“是!”趙演頓時喜笑顏開。

趙澄又道:“衡文昊,齊柏年往南城門跑的概率也不低,你也不能鬆懈。”

衡文昊抱拳道:“他敢來,我就讓他死。”

趙澄大手一揮,豪氣乾雲的說道:“既如此,那就放肆打吧,齊柏年此人,殺他一百次都不為過!”

“是!!!”

……

醜時。

當郡守府往東一裡地的街道井蓋中亮出第一道火把光亮之後,緊接著是連綿不絕的光亮。

前麵的人緩行,等待著後麵的人。

不一會,已有三百多人集結。

已是深夜,火把幾乎把江城這一片區域照亮,但每個人的步伐都很輕盈,小心翼翼。

乾浪和齊柏年在隊伍中年,道:“人都上來了,一鼓作氣往東城門衝吧。”

齊柏年道:“不急,我們暫時緩行,分派六十人分成三隊,分彆往北門、西門、南門突圍。”

乾浪驚道:“那這些兄弟就回不來了。”

齊柏年正色道:“總要有犧牲。”

“算了,我來。”齊柏年推開乾浪,朝周圍看了一眼,道:“我需要六十人,分彆去北門、西門、南門佯攻。我坦白的說,這些兄弟大概率有來無回,但卻可以給餘下的兄弟爭取更大的機會,有人願往嗎?

聞言,三百人齊刷刷跪下。

“我願往!!!”

齊柏年朝乾浪看了一眼,率先朝東邊街道走去,道:“你安排吧,趕緊跟上。”

乾浪聲音沙啞的說道:“是……”

“走向輝煌!!”

齊柏年振臂一揮,高喝道:“都跟著我走,離開這是非之地,我帶你們走向輝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