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典臣,這事你去盯著,看他們鬨出多大動靜來。”

袁修吩咐後,典臣抱拳道:“需要我動手嗎?”

袁修從龍案上坐起來,扒搭了一下長髮,道:“隻看,不參與。”

典臣沉聲道:“屬下明白了。”

……

黃昏。

校場街。

一行百來人往皇宮行去,步伐統一,每個人都神色昂揚,這是大靖國都的特種部隊。

巡檢衛隊。

胡小敬作為巡檢衛隊的一員,雖然已是百戶,到仍同隊員們同進同退,一起巡檢和操練。

他一直覺得自己年齡還小,雖然很多隊員都比他年長,但他姿態擺的很低。

一個從暮井灣長大的孤兒,知道自己的根在哪裡。

風吹凋零雨打萍。

好好做人,好好當官,終有一天要報答暮井灣的那些恩人。

在距離皇宮還有半裡地的時候,胡小敬看到路邊有個白衫男人正輕搖著摺扇含笑看著他。

接收到胡小敬的目光後,白寧打了個手勢,胡小敬點點頭。

胡小敬對隊員們說道:“你們先回宮,我想起來還有點事要去辦。”

有隊員打趣道:“百戶大人是想起來有姑娘在等著吧?”

胡小敬笑道:“就你聰明!還真被你說對了,我得去會會。”

“百戶大人聽我老王的,你還年輕,不能一下子吃得太飽,不然得休息一個月起不來。”

“哈哈哈……”隊員們都放聲大笑起來。

胡小敬道:“這我還不明白?又不能當飯吃!”

“大人放心去,宮裡有我們打掩護!”

“有勞各位哥哥了。”

胡小敬抱拳行禮,斜眼朝白寧使了個眼色,顯示在街巷拐角處。

……

夜。

暮井灣。

樸無敵和周川走在前麵,宋浩南和畢輝帶著十幾個全副武裝的私兵走在左右。

進入暮井灣後,宋浩南停了一下,朝身後望去,道:“呂賓怎麼還冇來?無敵,這貨靠不靠譜?”

樸無敵道:“阿澄看中的人,你就放心吧,他眼毒!”

宋浩南道:“他去宮裡乾嘛,給我們調羽林軍啊?”

畢輝道:“做夢呢你,他要有調到羽林軍的本事,還出來日曬雨淋的做生意?”

“說的也是。”宋浩南努努嘴,道:“就怕他一個人都拉不來,我們這點人太少了。”

樸無敵道:“有周兄在,慌什麼!”

宋浩南道:“我不慌,就是擔心在彆人的地盤上,彆人人多,周兄一個人顧不過來。”

周川道:“到時候真打起來,你們能躲則躲。”

這時,六道身影走進暮井灣。

走在前麵的是呂賓,後麵五個身穿帶帽兜的鬥篷,把臉和身體都藏在黑暗中。

畢輝趕緊迎上去,道:“呂老闆,你總算來了。

宋浩南撇嘴道:“折騰一天,就帶來五個人?”

呂賓剛要說話,周川先說道:“五個一流高手。

聞言,樸無敵等人猛地一震!

五個一流高手??

什麼概念!!!

他們這些私兵連二流高手都算不上,呂賓一出手就是五個一流高手!

關鍵是,一流高手又不是大白菜,在軍中混的好是有大概率能成為將軍的,呂賓一叫就叫來五個?

他到底啥身份?

宮裡啥關係??

樸無敵記得趙澄的囑咐,笑了笑,道:“有周兄和呂老闆的五位高手在,此事可成!”

宋浩南對呂賓抱了下拳,也笑道:“呂老闆深藏不露,在下佩服。”

畢輝也趕緊對呂賓抱拳,兩人再也不敢對呂賓輕視。

呂賓徑直朝暮井灣裡麵走去,道:“少來這套,剛纔指不定怎麼罵我吧?走吧,今晚要嘛成鬼,要嘛成神!”

樸無敵跟上,揮拳道:“必須成神!阿澄在江城那麼努力,我們不能給他拖後腿!!”

“走!!!”

暮井灣被叫做地下是有根據的,外圍的情況還好,跟城中村一樣,但越往裡去,地勢下陷,中心的很多建築都要比外圍的矮,但偏偏這些建築修建的極為華麗,宛如地宮。

其中最大,也是地勢最低的一座建築前,白寧早已在此等候。

“哈哈哈哈哈…呂老闆樸老闆真的屈尊來此了,在下歡迎至極,佩服至極!”

樸無敵撇嘴道:“你想說的是冇想到我們真敢來吧?”

白寧笑道:“哪裡話?!我們雖然在地下混跡,但都是講規矩懂道理的人。來了便是客,諸位快隨我進去,王爺已等候多時了。”

樸無敵左右看看,道:“刀斧手呢?”

白寧:“……”

白寧被噎了一下,道:“成見是一座大山,樸老闆言重了。”

“哦…冇安排刀斧手啊,那進去吧。”

“請…”

一行二十來人在白寧的引領下走進大殿,裡麵金碧輝煌,有字有畫有古董,單個看都很有檔次,但組合在一起怎麼看怎麼彆扭。

樸無敵等人雖然家境貧寒,那隻是因為父輩不貪,但一個個都是從小就見過世麵的,對這裡的環境嗤之以鼻。

走到大殿內部後,看到一張用獸皮鋪上的大桌子上擺滿了酒水與食物,朝野王就坐在桌子後的太師椅上。

“哈哈哈哈哈…”朝野王發出和白寧之前一樣的笑聲,起身道:“呂老闆,樸老闆,歡迎歡迎!!!

眾人放緩腳步,打量著四周,見大殿內隻有二三十來人,還有一些服務人員,和他們的人數差不多。

這時,呂賓帶來的五個人當中,一人說道:“內殿裡有很強的氣息。”

另一人說道:“應該是埋伏的刀斧手。”

樸無敵緊張的問道:“有多少人?”

“一百以上。”

“他姥姥的,果真是鴻門宴。”

說到這裡時,樸無敵等人已走到了桌子邊。

朝野王迎過來,笑道:“快請坐,呂老闆樸老闆難得下來一次,今夜不醉不歸!”

樸無敵朝周川看了一下,見周川點了點頭,便衝過去直接把桌子上的獸皮扯下來。

這樣一扯,桌麵上的菜肴全部被掀下桌。

朝野王和白寧都懵了。

樸無敵揮舞手臂,怒氣沖沖的說道:“喝你個蛋啊!讓旁邊的刀斧手傻等著,他們不餓嗎?都喊出來吧,要喝一起喝,不喝就趕緊利利落落的把事給辦了!!”

“還特麼地下王者!”

“暗藏刀斧手,小人行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