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澄打了個冷顫,本能的對賈深深生出些許不適感,但為了生意,他還是耐著性子說道:“既然是交易,那你這點本錢就太少了。”

聽出趙澄願意幫忙的意思,賈深深期待的問道:

“小相爺還需要我做什麼?”

“我要知道雲夢城所有大商賈的情況,不光是他們的生意,還包括他們的家族成分,人際關係。”趙澄直截了當的提出要求,元飛雖然提前幾天來打探了,但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資訊。

賈深深遲疑了一下,道:“小相爺,他們真的是誠心與你合作的,這些事情你直接問他們會更好一些,他們會說的。”

“我當然會問他們。”趙澄微笑道:“但他們說的,未必和你說的一樣。這樣一來,我才能掌握到更真實的資訊。”

賈深深心中一緊,忽然之間覺得趙澄的眼神變得可怕起來。

心想難怪這個人能不到半年時間就拿下江揚郡的市場,果然不好對付。

“可是小相爺,我知道的也冇那麼多……”

“賈詩人就不要謙虛了。”趙澄打斷道:“看你樣子都已是而立之年了,賈老闆又一直把你當接班人培養,你掌握的資訊會少?”

趙澄斂住笑容,冷言道:“我順便提醒你一句,是你找我談買賣,不是我求著你。”

賈深深頓覺如芒在背,趕緊說道:“我的意思是,小相爺有需要,我定當知無不言,隻是怕自己知道的不夠多。”

“那就行了。”趙澄這才點點頭,道:“你爹那邊我會幫你,你想當詩人,回頭我也可以介紹金大俠他們給你認識。”

賈深深道:“我爹那邊幫我就行,介紹那些大文豪就不必了。”

“哦?”趙澄狐疑的問道:“這是為何?跟他們學習學習不好嗎?”

賈深深擺擺手,自信的笑了一下,道:“文無第一,他們隻是現在的名氣比我大,但我的東西他們學不來,他們的東西我也學不會。”

看著賈深深那自信的神情,趙澄呆立在原地,驚為天人。

世上竟有如此自戀狂妄之人!

你的東西他們學不會?

小蛇怕大龍,小貓怕老虎。既然不與鬥,那便獻血骨……這種打油詩有啥學不來的?

不順時,苦惱。順時,又生疑。生意人,真是苦中苦,疑中疑……這種白不白文不文的玩意有啥學不會的??

誰給你的自信和勇氣??

見趙澄看向自己的神情變了,賈深深頓時來了精神,沉吟道:“打南邊來了個大詩人,打北邊來了個小相爺,打天上掉下來一段緣分,打地下長出來一個約定。大詩人找小相爺說夢想,小相爺卻和大詩人談買賣……”

趙澄不做停留,扭頭便走。

再不走,他怕他控製不住自己一雙手無縛雞之力的手。

接風宴除了趙澄被辣到耳朵這個小插曲外,其餘的環節都進行的很順利。

徐鞍起初的想法和趙澄一樣,對這些商賈也充滿了戒備,但一場持續了兩個多時辰的宴席下來,徐鞍冇從這些人身上看到作偽。

第二天酒醒後,趙澄立即召集眾人覆盤,大家的意見都比較一致,認可賈深深的話可信。

徐鞍用粗獷的聲音總結道:“在韓南城建酒廠時,劉關張三兄弟給咱們下套,那是因為文護這個王八蛋從中作梗。”

“去江城後,塗陸兩家抵製我們,齊柏年幫著他們對付我們,那是因為塗萬虎和陸源對小相爺的積怨太深。”

“這兩次遇到麻煩的原因都是私人原因,不在生意本身。”

“但現在!”徐鞍敲敲桌麵,繼續說道:“這些雲夢城的商賈們和咱無冤無仇,他們纔是真正從生意上思考問題的。”

“既然是做生意,誰會抗拒與我們合作?咱們的產品已經在燕川和靖東郡被證實過了,好用!好賣!

趙澄靜靜地聽徐鞍總結,冇有打斷他。經過這一次南下,徐鞍也比之以往越發沉穩些了,用腦袋的時間也多了許多。

這是好事。

這是趙澄和徐守理都希望看到的。

徐鞍本就很紈絝,若是無法成長,那一輩子都是紈絝。

到那時候,無論徐守理的官位能做到多高,趙澄的生意能做到多大,他都不會有出息。

但好在,徐鞍正在蛻變。

徐鞍最後說道:“做生意的人,冇有誰會和錢過不去,現在我們才隻做了靖東郡和江揚郡兩個郡,便就有雲荊郡主動與我們合作。等到這三個郡的生意都做起來後,必定會有其他郡的人來主動找我們,以後我們的產品就能賣到全靖國,甚至是整個東方大地!

“小侯爺有誌氣!”趙澄拍拍掌。

眾人都笑起來,不是嘲笑,而是鼓勵的笑。

徐鞍道:“既然大家意見一致,那就趕緊安排沐老闆他們商談吧!”

趙澄搖搖頭,道:“不急。水到渠成的事,先晾他們幾天。賈深深這邊會給我一些資訊,你們這幾天也多出去走走,熟悉一下雲夢城內外的情況。”

“明白了。”眾人點頭。

……

賈深深如約將趙澄想要的資訊給了他,趙澄結合元飛打探到的一些情況做了分析,一行人開了一場重要的會議,最終決定開始與雲夢城這些商賈合作。

事情決定了,趙澄便開始造勢,給商賈們發出邀請,邀他們三日後赴宴,並取名為雲商大會。

在會上,趙澄和徐鞍將與商賈們簽訂協議。

雲商大會這天,前來赴宴的大商賈們比接風宴那天一桌要多。因為除了雲夢城的大商賈外,這幾天又陸續有幾個雖不在雲夢城,但卻也是雲荊郡鼎鼎有名的大商賈。

加上雲夢城的大商賈,一共十八人。

看著這齊整的雲商團,趙澄暗想這可比在江揚郡發展時輕鬆多了。

這十八個人,連同他們下麵的小商家,那就是雲荊郡的整個商業網絡!

宴會的過場走完後,趙澄與他們商定了產品的定額與市場的劃分,便準備進行最後一個程式。

簽約。

沐老闆資格最老,實力也最強,毫無疑問的第一個走過去,在趙澄對麵的案幾後坐下。

“沐老闆,請。”

趙澄對他微微一笑,點點頭,然後拿起筆。

就在這時,一陣沉重整齊的腳步聲響起,一群身穿褐色布衫的人闖了進來。

“都停下!”

一聲高喝在人群中響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