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澄死了嗎?”

被捆綁的太久,周諾的頭似乎抬不起來了,隻能向上斜著眼瞪著羊慶之。但哪怕是這個動作,也耗費了她太多的力氣,脖子和雙肩在明顯的顫動。

“他好得很。”

羊慶之隨手搬了把椅子在周諾麵前坐下,道:“剛纔還與我喝了幾杯。”

周諾問道:“為何不殺他?”

羊慶之有些意外,反問道:“你希望他死?”

周諾道:“在陵山的時候,他設計滅了你羊門七將,害得你大敗而歸,現在他落到了你手上,你難道不想把他大卸八塊嗎?”

“你這女人很是潑辣啊!”羊慶之翹起二郎腿,微笑道:“但你說的不錯,他現在在我手上,殺他,不殺他,都是我一句話的事。我也要考慮,究竟哪一種對我更有利。但你……”

“周諾,你在陵山殺死我多少兄弟?這次在暮橋口又射殺我多少兄弟?你和你哥哥,該如何償還我這筆血債?”

“我就實話給你說了,趙澄我可以不殺,但你…

…不殺的話,我冇法向兄弟們交代。”

周諾冷笑道:“所以你是來給我送行的?”

“你隻有一次活命的機會!”羊慶之話鋒一轉,突然站起來,道:“去做做趙澄的工作,讓他把青黴素的生意賣給我。”

羊慶之把嘴湊到周諾耳邊,輕聲道:“這樣……

你們都能活。”

周諾道:“青黴素是什麼東西,我不知道。”

羊慶之道:“你不需要知道,你隻要說服他就行了。”

“你憑什麼認為他會聽我的?”

“因為他很關心你。”

“他關心我?”周諾‘嗬嗬’笑了兩聲。

羊慶之道:“他可是為了救你,才主動提出要和我做生意的。這對他的好處其實並不多,他既要讓利給我,回去後還要承受你們靖國皇帝的壓力。”

周諾搖搖頭,道:“你死了這條心吧。”

“什麼意思?”

“拒絕。聽不懂嗎?”

“這可是你唯一活命的機會,都不願意去試一試?”

周諾抬起頭,惡狠狠的瞪了羊慶之一眼,道:“我和他無話可說!”

羊慶之愣了一下,然後長長的吐了口氣,點頭道:“行,那我就不強人所難了。你自己琢磨一個死法吧,你也算是個女英雄,我成全你。”

說著,羊慶之門後走去。

“等一下!”周諾喊道。

羊慶之回過頭,疑問道:“就想好了?”

周諾咳了兩下,又喘了幾口氣,才說道:“我給你說這些,不是因為我怕死。但我還是求你,求你給我一個機會。”

原本還硬氣的女人突然開始求人了,這讓羊慶之頓時感興趣起來。

他靠近周諾問道:“怎樣的一個機會?”

周諾道:“讓我親手殺死趙澄的機會。”

羊慶之驚道:“你要殺趙澄?”

周諾重重的點頭。

“為何?你不是來救他的嗎?”

“我救他,是不希望他死在你們手中,我要親手殺了他。”

“這是為何?”

周諾沉默。

羊慶之道:“你不讓我明白,這個機會我如何給你?”

周諾想了一下,這才咬著牙,道:“他是個負心漢!”

恍然間,羊慶之秒懂。

“好!我給你這個機會!明天你修養一日,後天我給你機會殺他!”

“謝謝。”

周諾感激道:“殺他後,我會自行了斷。”

羊慶之笑道:“你若真殺了他,就算給我軍中兄弟有個交代了,我可保你不死。”

周諾閉上眼睛,不再迴應了。

羊慶之走出房間,從看守手中接過貓,大步朝莊園外走去。

看羊慶之心情極為不錯,笮竹好奇的問道:“小都督,為何要答應她?周諾敢獨自一人闖入軍中救趙澄,趙澄肯用自己的身體護住她擋我們的刀,他們感情這般深厚,周諾怎會真的殺趙澄?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名堂!”

“我當然知道有名堂!”

羊慶之笑道:“就是因為有名堂纔好玩啊!反正要給趙澄時間考慮青黴素的事,還不如看看他們能玩出什麼名堂來。這是我羊家軍軍營,他們還能玩出花來?”

笮竹皺著眉頭,似乎覺得不妥。

羊慶之拍拍笮竹的肩,道:“你忘記我們在陵山受的屈辱了?忘記鮑將軍被周諾的毒箭給毒死了?”

“我當然冇忘!!”笮竹立即正色道。

羊慶之幽幽的說道:“我爹冇給我明確的答覆,趙澄便殺不得。殺又殺不得,放了又可惜,留在軍營裡玩玩,多羞辱羞辱他,豈不快哉?”

“周諾現在已經把話說死了,我倒要看看,她不殺趙澄,那她該如何解這個局!”

笮竹抱拳道:“屬下明白了!”

“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哈哈哈!”羊慶之使勁的擼了下貓,歡樂的向前走去。

……

燕川城。

右相府。

大堂內,趙歡和沐昭君坐在主位,廉忠義和趙洋坐在兩側,楊桃枝、何執和趙湛站在一旁,一個個都愁眉苦臉,氣氛很是凝重。

樸有喜端著碗粥走進來,對趙歡和沐昭君施了下禮,然後走到趙洋身邊喂他吃粥。

“我不吃!”

趙洋將粥打翻,眼睛看著腳尖,嘴裡嘟噥道:“我……要大哥……要,大哥!”

樸有喜被嚇了一下,但馬上將趙洋抱住,哄著道:“好,不吃,咱不吃。”

見狀,沐昭君抹了抹眼角,道:“咱二郎不傻,家裡真出了什麼事,他心裡比誰都清楚。”

趙歡仰靠著,後腦勺搭在椅背上,閉著眼睛長長歎了口氣。

沐昭君一巴掌拍在趙歡頭上,大聲道:“你倒是想想辦法啊!老大和老三都在雲荊,你光歎氣有什麼用?”

趙歡趕緊道:“老三冇被抓,他和袁彰在一塊呢!”

“咋地?”沐昭君怒了,喝道:“要兩個兒子都被抓了你才著急?你不是最喜歡老大嗎?他現在腦袋都被放在南周人刀架子上了!”

“你這婆娘!”

趙歡急的站起來,擠著眉毛道:“胡說些什麼呢?我哪有最喜歡老大,四個兒子我都喜歡,一視同仁!”

沐昭君猛地站起來,指著趙歡說道:“你罵誰婆娘?你再罵一句試試?!”

“我,我我我……”趙歡跺腳道:“我這不著急嘛,一時嘴快!”

沐昭君直接上手擰住趙歡的耳朵,怒道:“你嘴咋這麼快呢?想辦法怎麼不快呢??”

廉忠義假咳了一聲,場間所有人都彆過臉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