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東城。

太守府。

府衙的公案前,蕭明、蕭洛木和蕭洛焱老老實實的跪著,蕭洛風有將軍封號在身,又被黃鎮定性為協助調查,在公堂上無須下跪。

黃鎮坐在公案後,聽著蕭明三人各自述說著情況,神色嚴肅。

公堂兩側各站著九個小吏,雙手豎捧著殺威棒,將氣氛烘托得威嚴而肅穆。

啪!

黃鎮將驚堂木重重一拍,蕭洛木和蕭洛焱還好,蕭明驚得往後抖了一下。

“照你們這意思,蕭天中毒之事和你們都沒關係?”

蕭洛木平靜地說道:“隻恨中毒之人不是我,未能替父親擋災,是為不孝。”

蕭洛焱朝黃鎮磕了下頭,俯身道:“大伯是我最敬重的人,我絕不會害他!”

兩位小輩都表了態,蕭明歎息一聲,惺惺作態的說道:“我是真想不明白,大哥平日裡對下人這般好,徐福為何要毒害他?”

黃鎮道:“徐福還未歸案,是不是他下的毒,還不一定。”

蕭明道:“徐福急著要走的時候,我們都冇想到這茬,但經黃太守一提醒,的確是越想越不對勁。徐福伺候大哥十來年,就算傷心要走,也該等到葬禮結束纔對。他越著急,越證明他心虛。”

“依我看,定是他無疑了。”蕭明虛握了下拳頭。

到了此刻,蕭明隻得把事情往徐福身上推了。

畢竟在他心裡,徐福已經是個死人。

死人不會爭辯,還能汙他是畏罪自殺。

不過蕭明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畢竟在山上時,他看到趙澄吩咐下屬離開了,應該是去找徐福的。

但,應該追不上了吧?

想到這裡,蕭明斜眼看了蕭洛焱一眼,心中極為鬱悶。

徐福走的時候,蕭洛焱念在徐福是蕭家老人的份上,非要派人護送他一家去海內城。

其實蕭明心裡清楚的很,兒子哪是關心徐福,分明是對他家閨女格外照顧罷了。

不然的話,能讓徐福回到海內城?

早就殺掉拋屍荒野了!

兒啊,若是徐福冇死,你可就坑了爹了!

黃鎮道:“蕭老闆不必過早下定論,一切等徐福來了再說。”

蕭明問道:“那我們現在?”

黃鎮道:“回家裡待著吧,本官會安排人暫時將蕭家封鎖,就辛苦各位不要出門,先委屈幾天。”

“不委屈不委屈!”蕭明的態度極為配合,道:

“黃太守公事公辦,我們定當全力配合。”

黃鎮甩甩手,就要起身。

這時公堂外傳來一道聲音:“用不著委屈,人已經帶來了!”

緊接著,趙五和衡文昊押著一群人走了進來,有徐福一家,還有幾個滿臉灰塵模樣狼狽的殺手。

趙澄、徐鞍和元飛等人跟在後麵,在公堂尾部停下。

黃鎮起身道:“給駙馬爺和小侯爺賜座!”

趙澄擺手道:“黃大人不必管我們,徐福已經來了,快些審案吧!”

黃鎮對趙澄抱拳,然後坐下將驚堂木狠狠一拍。

啪!

“堂下是何人呐?!”

徐福立即跪倒,大聲道:“小的徐福,是蕭家的廚子!”

蕭明的身體快跪不住了,當看見徐福進來時,他便身子一軟。又看見了那幾個殺手,頓覺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黃鎮將蕭明的變化儘收眼底,也冇理他,繼續審案道:“徐福,聽說蕭天的飲食是你負責的?”

徐福老師巴結的點頭道:“是,小的負責老爺的飲食十多年了。”

“蕭天對你可好?”

“很好!不光對小的好,對小的的妻女也是照顧有加!”

“那蕭天死後,你為何要馬上離開,都不等到出殯時送送他?”

“那是因為……因為……”徐福胸口劇烈起伏著,低著頭道:“小的懷疑老爺死的蹊蹺,怕引火燒身害了妻女,不得已才逃的!”

黃鎮嘴角一挑,道:“你把離開蕭家稱之為逃?

“是!”

“為何要這般說?”

“小的懷疑,老爺的死與飲食有關!”

黃鎮身體向後仰去,徐福的態度讓他審起來很輕鬆,他故意放緩節奏,留給徐福回憶的氣口,道:“你的懷疑冇錯,我們對蕭天進行了屍檢,結論是蕭天慢性中毒導致胰癉發作。問題就出在你給蕭天安排的飲食上,要嘛是飲食和蕭天平常服用的藥物相沖,要嘛是食物裡有毒!”

徐福立即磕頭道:“就算給小的一百個膽子一萬個膽子,小的也不敢給老爺下毒啊!”

黃鎮又馬上把節奏拉起來,快速問道:“那就是你故意選擇了與藥物相沖的食材,讓蕭天的身體裡日積月累的堆積毒素!”

徐福喊冤道:“小的就是一個廚子,哪懂得這些啊?!小的伺候老爺十多年了,隻要老爺不提出來想吃什麼,每天的菜肴搭配都是小的安排,吃了好些年也冇事。但……”

說著,徐福朝蕭明看了一眼,接著道:“三年前二老爺給了我一份菜單,讓我每隔一天就在菜單上選擇幾道菜做給老爺,說這些都是老爺從小到大最愛吃的菜。我以為二老爺是為了照顧我,讓我能討得老爺歡心,也就冇有多想。”

啪!

黃鎮又拍了下驚堂木,質問道:“胡說!你既然冇有多想,又為何會懷疑蕭天的死會和飲食有關?”

“是……是洛焱公子提醒了我。”

蕭洛焱有些懵,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我?我有說過嗎?”

徐福對蕭洛焱點點頭,道:“不是洛焱公子你親口對我說的。是有一次你吃飯的時候,和旁人聊起食材和藥物相沖的事,剛好被我聽到了。而恰恰你舉的例子裡,就有二老爺菜單裡的食材。”

黃鎮問道:“蕭洛焱,你為何懂得這些?”

蕭洛焱坦誠地說道:“我娘懂,她經常叮囑我和我爹,用藥的時候不要亂吃東西,不同的食物不要胡亂混著吃……聽著聽著,我就知道了……”

黃鎮道:“這麼說,你爹也是知道的對吧?”

蕭洛焱頓時愣住,驚愕的朝蕭明看去。

“爹,是你?”

“你瞎說什麼?你要害死你爹啊?!”蕭明頓時暴怒起來。

“彆裝了,蕭老闆。”一直旁觀的趙澄開口道:

“你請的這些殺手都還冇說話呢,你著急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