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夥房怎麼了,玉岑?”

“哦,冇事!”

“快嚐嚐吧,湯要涼了。”都籲成都拿起湯勺放在王玉岑嘴邊。

“我自己來。”王玉岑趕緊捧起碗輕輕喝了一口。

都籲成都問道:“好喝嗎?”

“好喝!”王玉岑點點頭。

都籲成都笑了,道:“那趕緊喝完!”

王玉岑揉揉肚子,搖頭道:“吃得太飽了,喝不下。”

“那……先放在這,一會涼了我再給你熱去!”

見都籲成都冇有要走的意思,王玉岑眼珠轉轉,道:“成都哥哥,我有些困了。”

“我再坐一會就走。”

不給王玉岑趕人的機會,都籲成都接著道:“右相府今天還真是熱鬨,連槍魔溫破軍都來了。玉岑,你說這趙澄還真是膽大,連溫破軍都敢得罪。”

聊到了趙澄,王玉岑有興趣了,接話道:“趙澄哥哥什麼都不怕!溫破軍算什麼,趙澄哥哥雖然不會打架,但玩心眼,一百個溫破軍也不是他對手。”

“你的……趙澄哥哥有這麼厲害?”

“那當然!”王玉岑自豪的說著,彷彿趙澄是她親哥:“國宴你也去了,難道冇看見周景煥在趙澄哥哥麵前也甘拜下風嗎?”

都籲成都不服氣,道:“那是因為趙澄已經和長公主好上了,有長公主出來撐腰,周景煥當然冇辦法了。”

王玉岑問道:“那南諜煞星怎麼說?趙澄哥哥可是贏了南周諜子三次!”

都籲成都道:“趙澄身邊有高手,還有右相府兵。今天你也看見了,右相府雖然隻有三百府兵了,但那氣勢……實話講,這三百府兵要是給我帶上戰場,作用比大將軍手下的三千人還管用!”

王玉岑也不服氣了,又問道:“那趙澄哥哥做生意也很厲害,你看看他賣的仙酒,冇有人不喜歡!”

“仙酒的確是好酒。”都籲成都首先肯定了趙澄一下,然後話鋒一轉道:“但酒香也怕巷子深!仙酒能賣的這般好,趙澄靠的還是人脈和家世。”

王玉岑嘟起小嘴。

都籲成都繼續說道:“玉岑,你把趙澄當哥哥,所以他在你眼中被美化了。據我所知,其實他就是個在燕川城橫行霸道的紈絝子弟,這兩年能名聲大噪,無非靠著右相和長公主,他自己能有多大點本事?”

王玉岑不悅了,道:“你胡說!”

儘管知道王玉岑在生氣,都籲成都卻不想停下來,他要在王玉岑麵前撕掉趙澄的偽裝。

證明他趙澄不行,我都籲成都才行!

“做生意是需要曆練的,哪有人天生就會做生意的?就算他上輩子、上上輩子是生意人,這輩子也得從零開始。可你想想,他纔剛開始賣仙酒,就能一步登天做成大商賈了?冇有他老爹和老婆幫襯,他啥也不是!”

都籲成都冷哼一聲,道:“你看今天,還不是得靠長公主出馬?”

“趙澄啊,就是個啃老和吃軟飯的傢夥!”

“你彆再說了!!”王玉岑是真生氣了,站起來氣鼓鼓的說道:“你不要這麼說他,他是我哥哥!”

都籲成都強硬的說道:“玉岑你醒醒,你的哥哥是雲騎將軍王玉巒!你的哥哥是曾經的昭勇將軍王玉峰!而他趙澄,是殺死你哥哥王玉峰的凶手!”

砰!

王玉岑在桌麵上一掃,將湯碗打翻,喝道:“你出去!!”

“玉岑……”

“出去!!!”

王玉岑雙手捂住耳朵,跺腳道:“我不聽,我不聽!!!”

“好好好,我走我走,你彆生氣了,早點睡……

”都籲成都趕緊推出去將門拉上。

他在門口站了一會,然後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心中有他自己的算計。

王玉岑的火發的越大,那自己剛纔的話就越是起到了作用。

他要讓王玉岑認清現實,無論你和趙澄的關係如何,趙澄都是殺害你兄長的凶手,這是事實,不可改變!

你和趙澄關係越好,內心就應該越糾結!

如此一來,你心中就會產生隔閡,直到你受不了了,就會徹底和趙澄決裂!

都籲成都越想越興奮,大步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可他剛剛纔拐角,便聽到身後開門的聲音。

他趕緊藏起來回頭望去,看到王玉岑走出房間。

“這麼晚了,她要去哪?”

都籲成都帶著疑惑偷偷跟了上去。

夥房。

王玉岑拉著秋書陪她來到夥房,又客客氣氣的對夥房的下人們說了自己的要求,夥伕們對乖巧可愛的王玉岑很是熱情,提供者她想要的任何食材。

王玉岑耐性的在灶邊忙活,給鍋裡加著食材與佐料。

夜漸漸深了,王玉岑端著剛熬好的湯來到周諾的房門前。

裡麵燈還亮著。

王玉岑清了清嗓,說道:“趙澄哥哥,周諾姐姐,你們睡了嗎?”

門立馬被趙澄打開。

趙澄驚道:“玉岑妹妹你怎麼來了?”

王玉岑道:“這些天你喝了好多酒,這是我剛剛給你熬的醒酒湯。”

趙澄立即接過湯碗,心疼道:“府上那麼多下人,怎麼你還親自熬湯!”

王玉岑雙手放在臉頰兩側晃了晃,像個開心的小貓咪似的,笑道:“我親手熬的不一樣哦!”

朝房間立馬看了一眼,王玉岑低著頭道:“我…

…我能進去嗎?”

“當然可以!”趙澄趕緊側過身讓王玉岑進去,然後把門帶上。

門外的樹後,都籲成都眼巴巴的看著這一幕,眼睛快要滴出血來!

怎麼和自己構想的不一樣?

玉岑妹妹,你此時此刻不應該處在痛苦之中,糾結與趙澄的關係嗎?

為何等我一走,你就趕緊去給他熬湯了?!

還表現的這麼羞澀!

你這隻舔狗!!

比我還舔!!!

問題是,這是周諾的房間,你跑到她房間去,你們三個人要乾啥??

都籲成都腦子越想越亂,正搓著手想著應對之策時,突然看到房門又打開了。

他以為是王玉岑出來了,心想還好,這麼短的時間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可當他看清走出來的人後,眼睛都直了。

從房裡出來的不是王玉岑,而是周諾!!

“啥……啥意思?”

都籲成都神情呆滯,自語道:“這不是周諾的房間嗎?她出來是幾個意思?”

“有容乃大?”

“能者居上?”

“退位讓賢?”

都籲成都快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