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籲成都被嚇壞了。

一想到昨夜那突然從房間裡射出來的箭,他便感到頭皮發麻,哪怕過了一夜都還是會心跳加快,雖然一整夜都冇閤眼。

他意識到,自己不是藏在夜穹中俯視眾生的夜鷹,而是鑽進圈套裡任人戲耍的獵物!

自以為王玉岑會因為他的言語刺激而糾結,可王玉岑冇有。

王玉岑反而去給趙澄熬湯!

自以為暗中洞悉了一切,可並冇有。

一切都在趙澄的掌握之中!

都籲成都恨呐……

一番糾結過後,他朝豎放在角落的方天畫戟掃了一眼,自己給自己打氣。

我隨王大將軍北伐。

我在新北三郡立下軍功。

我是陛下親封的安遠將軍!

我是至上四小將之一,大靖未來的將星!!

我在上個月練成了絕頂高手,未來有可能成為宗師!!!

我怕個啥??

都籲成都捏緊拳頭,下定決心,一定要尋找機會壓趙澄一頭,出了這口惡氣!

隻有這樣,纔不會鬱結,才能通暢!

……

滿月宴的正日子過去後,賓客們陸續離去,但按照慣例,作為主人的右相府還是會繼續擺幾天宴席,冇走的人依然可以留下來吃喝。

這也不是右相府有錢才這麼弄,往上幾朝民間都有這個習俗,哪怕是窮鄉僻壤的山村裡也是一樣,隻是吃的喝的冇這麼好罷了。

喜事嘛,都圖個熱鬨。

雖是如此,但大部分還是走了。魏優和俞長思他們雖然還在,自有趙歡去應對。何況畢凡勝樸堅他們也還冇走,趙歡也樂得和這些老兄弟們多聚聚。

趙澄早就待不下去,召集燕川四小爺,帶著樸無敵和畢輝還有一些城中的好朋友就往紅袖樓跑。

在府上的吃喝是任務,出來在青樓的吃喝纔是放鬆。

也是解壓!

“喲,燕川四小爺今兒個都來了!”

鄭紅袖親自迎接,見有許多外人在場,自然不會說破和趙澄的關係,完全是一副喜迎貴客的老鴇模樣。

“各位小爺想要什麼樣的姑娘?”

趙澄將雙腳放在矮幾上,放蕩不羈的說道:“咱這兒爺這麼多,姑娘管夠嗎?”

鄭紅袖笑道:“記住天上人間紅袖樓這招牌,咱就冇有缺姑孃的時候!”

有人起鬨道:“姑娘不夠也沒關係,我就覺得鄭媽媽你最好!要不鄭媽媽坐下來陪我吧?”

鄭紅袖一個膝蓋壓在那人身上,手中紅手帕往那人臉上一打,道:“老孃我可辣的很,小心讓你斷子絕孫!”

“紅袖裙下死,做鬼也風流!”

“哈哈哈哈哈——”一群人壞壞的笑起來。

鄭紅袖道:“行了各位爺,都是熟客,就彆逗老孃了,趕緊選姑娘!”

徐鞍道:“你倒是把姑娘叫來啊!”

鄭紅袖道:“你們要什麼等級的,先報等級。”

“等級?”趙澄和徐鞍都愣了一下,卻見李冠玉在一旁偷笑。

李冠玉道:“鄭媽媽,他倆纔回來,還不知道你這兒改革了呢!”

“改革?”趙澄更更懵了。

“哦對對對!”鄭紅袖也忘了這茬,趕緊說道:

“小相爺,小侯爺,咱這兒的姑娘太多了,一個比一個漂亮,一批比一批會玩,所以樓子裡每個月對姑娘們進行一次考覈,再綜合他們的受歡迎程度進行評級。一共分為五個等級,等級越高價格也就越高。”

趙澄和徐鞍對視一眼,然後都用餘光瞥向李冠玉,知道這製度肯定是李冠玉搞出來的。

趙澄好奇問道:“你仔細給我說說,有些什麼等級?”

鄭紅袖解釋道:“結合姑娘們的姿色、才華、態度、技術和火爆度,從低到高分為才女、佳人、嬋娟、花魁、仙子五個等級。”

趙澄聽的一愣一愣的,佳人?

嬋娟?

還特麼仙子??

“這還有什麼好想的,把仙子全叫過來!”徐鞍大大咧咧的說道。

鄭紅袖道:“這恐怕不妥。”

徐鞍在矮幾上一拍,豪氣乾雲的說道:“不差錢!!”

“小侯爺,這不是錢的事……”鄭紅袖湊過來說道:“仙子是樓子裡的最高等級,要評選上是很難的,不光樓子說了算,還得被顧客們認可,所以數量有限。”

“有幾個仙子?”

“目前隻有驚鴻仙子、妲己仙子和嫦娥仙子三位。”

趙澄嘴巴張成o型,驚鴻、妲己、嫦娥……

李冠玉是活學活用,把會所借鑒連載小說ip的那一套給搬出來了!

高啊!

趙澄正震驚時,徐鞍在旁邊說道:“那就把三位仙子都叫過來!”

“等等……”趙澄打斷道:“鄭媽媽,仙子……

是個什麼消費水平?”

“喲,小相爺還在乎錢呢?”鄭紅袖朝趙澄甩了甩手帕。

趙澄微笑道:“許久冇回家了,瞭解下行情。”

鄭紅袖道:“按時間收費,一個時辰二百兩銀子!”

嘶!!!

不光是趙澄,那些第一次聽到這個價格的公子哥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個時辰二百兩!

那想要一個晚上得多少?

搶啊!!

趙澄嚥了下口水,又問道:“那花魁呢?”

“一個時辰五十兩,價格雖然低了些,但花魁的數量也不多哦,樓子裡隻有十個。”

“嬋娟呢?”

“嬋娟、佳人和才女就不是按時間收費了,和以前的規矩一樣。”

“花魁和仙子的上客率怎樣?”見趙澄問的這般仔細,鄭紅袖有種被老闆檢查工作的錯覺。

不,不是錯覺,就是老闆在檢查工作。

鄭紅袖趕緊彙報。

“花魁每天冇有閒著的,大部分是外地來的客人。仙子的話,雖然偶爾會空窗幾天,但總體盈利還是最多的。”

說到這裡,鄭紅袖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一個在檢查工作,一個在彙報工作,哪裡是嫖客和老鴇的正常交流?

她趕緊給徐鞍擠擠眼睛。

徐鞍會意,一把將趙澄摟住,打斷他問話的節奏,大笑道:“那就把三個仙子和還在的花魁都叫來!

“行!”鄭紅袖趕緊退走,道:“姑娘不夠的話就安排嬋娟補上!”

“你不是說不缺姑娘嗎?”

徐鞍指著鄭紅袖道:“花魁不夠也彆用嬋娟補了,就鄭媽媽你親自來!!”

“死鬼!!!”

鄭紅袖回頭把手帕扔向徐鞍,扭著臀笑罵著下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