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誰的刀?”

“長綏地下有暮井灣,燕川也同樣有地下黑幫。

俞長思一副文人打扮,說起殺人的事情也是一副吟詩作賦的樣子,道:“我知道地下黑幫的老大叫九爺,你可以去找他。黑幫通常都會養刺客,隻要出得起錢,讓他們動手拿走趙澄的命便不成問題。”

“找他們最合適的地方在於……”俞長思在桌麵上點了點,接著道:“毀屍滅跡是他們這種人的強項。”

都籲成都眼睛一亮,道:“此乃妙計!先生,九爺人在哪?”

俞長思搖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人得你自己去找,我能幫助你的,就是替你穩住魏優幾天,延後返程的日期。”

“還有……我剛說了,除掉趙澄對左相府有利,所以我做個主,給你撥千兩黃金,買趙澄的命應該夠了。”

“是!”都籲成都的心情頓時好起來,道:“隻要九爺這個人在燕川城,我就一定能把他揪出來!”

俞長思忍不住笑了一下,道:“安遠將軍,這兒是燕川城,不是在漠北打夜丹,也不是在新北三郡鎮壓暴民,你不能胡作非為。九爺是黑幫首領,在燕川的力量比你強大的多,你隻能去請。要是對他不客氣,死的人恐怕就是你了。”

“你能明白這個道理嗎?”

都籲成都想了一下,問道:“那我要如何去找?

“據我所知,燕川城有兩位大商賈與黑幫走的比較近,一個叫李秩,一個叫朱國能。”

說著,俞長思起身要走,道:“我知道的就這麼多,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都籲成都抱拳道:“我不會讓先生失望的!”

俞長思豎起食指擺了擺,道:“這事和我沒關係,我隻是給你出了個主意。”

“明白!”都籲成都反應過來。

俞長思推門出去,頭也不回,彷彿冇有來過。

……

燕川城東的一處酒樓。

二樓露台的雅間裡,坐著一胖一瘦兩人。

兩人明明是蘇萬三垮了後燕川城最富有的大商賈,卻都打扮的很樸素,看上去隻像是衣食無憂的普通人,不像是特有錢的主。

冇辦法,右相夫人節儉樸素,如今長公主成為右相府的少夫人,也提倡右相夫人的樸素之風,兩人被長公主敲打過後,生活和行事上都不敢張揚,為了避免重蹈蘇萬三的覆轍,都夾著尾巴低調做人。

冇錯,這兩人正是朱國能和李秩。

李秩朝朱國能的大肚皮看了一眼,起身走到露台邊上,看著對麵那正在掛招牌的大酒樓,感慨道:“這東方酒樓要是開業了,咱兩家的酒樓生意不知得被搶去多少!”

朱國能不以為然,笑道:“這酒樓是東方商會的第一個酒樓項目,從這取名就聽得出來蕭家對這酒樓的野心,咱有什麼好抱怨的?”

“再說,東方酒樓是李小郎爺負責的,又開在燕川城,那後台便是小相爺,便是長公主殿下!”

“你有脾氣?”

李秩悻悻的笑道:“我就是發發牢騷,哪有什麼脾氣!”

說著,李秩朝右相府的方向抱拳道:“當年我叔父李壽與權臣爾朱花、塗何等人勾結,皇帝要誅他們九族,是右相站出來為我叔父求情,長公主纔對我李家網開一麵,隻砍我叔父一人。不然的話,朱老闆哪裡還見得到我?”

“右相和長公主,對我家是有大恩的。長公主來燕川後,也對我們多加照顧,讓我們跟著小相爺一起做生意。我對右相府隻有感恩,絕無其它心思!”

朱國能笑道:“李老闆你對我表什麼態?說的我好像是小相爺心腹似的!唉……因為舍妹的事,我要成為小相爺的心腹太難了,他們估計對我有成見呐…

…”

李秩試探性的問道:“長公主殺了朱杉,你心中就冇有一點怨恨?”

“恨,我當然恨!”

朱國能斂住笑容,在桌麵上錘了一下,怒道:“可我恨的是朱杉這個鬼迷心竅的瘋丫頭!我提醒過她無數次了,要她去江城了就好好過日子,彆再有歪心思。可她倒好,惹出那麼大的禍事!”

“這也是小相爺和長公主心胸寬廣,不然我朱家都得跟著她倒黴。”

“真是紅顏禍水!”

“好了好了,這些倒黴事不說也罷!”李秩給朱國能倒酒,轉移話題道:“你說堂堂安遠將軍,剛被皇帝親封的至上四小將,這樣的紅人約咱倆乾什麼?

朱國能搖頭道:“不清楚。但紅袖樓前的事你也聽說了,他和小相爺有過節。如果是要和我們談對小相爺不利的事,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李秩思索了一下,道:“先應著,然後給小相爺報信。”

“不過他好歹是打了勝仗的人,應該不會那麼蠢,在燕川打小相爺的主意。”朱國能感歎道:“小相爺如今纔是燕川真正的王者啊!”

李秩趕緊捂住朱國能的嘴,厲聲道:“有些事心裡知道就好,彆說出來,小心禍從口出!”

朱國能雙眼一擴,立馬狠狠地打自己的嘴。

這時,門外傳來小二的聲音:“貴人這邊請。”

門打開,一身便服的都籲成都走了進來。

“安遠將軍!!”李秩和朱國能趕緊起身相迎。

“二位老闆快請坐,在右相府的宴席上,咱們見過的!”都籲成都壓壓雙手,笑得如沐春風,彷彿之前不好的經曆從冇發生過。

“見過見過!”李秩自來熟的說道:“我還給將軍敬過酒呢!”

“哈哈哈對,我記得,這是我和李老闆的緣分。

”都籲成都滿上酒,笑道:“既如此,咱今日必要儘興暢飲!”

“來,朱老闆,一起喝一個!”

李秩和朱國能都是擅於打交道的商人,很會搞氣氛,不一會就和都籲成都熟絡了。

酒過三巡後,都籲成都聊到正題,道:“燕川城不愧為大靖東都,我在城中這些時日,見百姓安居樂業,城中秩序安定清明,就連夜間也鮮有雞鳴狗盜之輩,十分感慨!”

“兩位老闆,難道燕川城的地下黑幫……不營業的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