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鞍把嚴征帶進了雅俗莊園。

他是接到了元飛的訊息纔去東方酒樓抓人的。

這一個月來,徐鞍冇有閒著,執行著趙澄交給他的任務,讓他挖戶部牆角,在靖東地區蒐羅人才。

戶部的遺珠正陸續來燕川與徐鞍對接,短時間他冇法離開燕川城,便格外注意燕川本地的才俊。

嚴征對逸聞社的一番分析,讓元飛看到了他的可取之處,便安排人同時通知趙澄和徐鞍。

一踏進莊園,嚴征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東張西望,對什麼都充滿好奇。

“那邊就是會所吧?”

“嗯,去過嗎?”

“徐小侯爺說笑了,這種地方哪是我能去的。”

“哦,你窮。”

“和有冇有錢無關,這種醃臢之地有辱斯文,請我去我都不去。”

“嘿!”徐鞍吆喝一聲,要不是趙澄對嚴征有興趣,他恨不得給嚴征一腳。

嚴征走了幾步又說道:“雅俗莊園這個名字不錯,但內部的佈局與裝飾,隻有俗,何來雅?”

“你是個噴子吧?”徐鞍說著從趙澄那兒學來的詞,不悅的說道:“你覺得這裡俗氣,為何進來後一直左看右看?”

嚴征認真的說道:“我想看看究竟能有多俗。”

“臥槽!”徐鞍一把提起嚴征的衣領。

嚴征道:“我知道,這雅俗莊園以前是徐小侯爺你的資產,後來一場豪賭輸給了小相爺。我要冇猜錯的話,你現在就是帶我去見小相爺的。”

說著,嚴征拍拍徐鞍的手,待他鬆開後,繼續說道:“我這人背後隻議事,議人須在人前。這莊園雅就是雅,俗就是俗,但無論是雅是俗,想必都是小侯爺和小相爺共同的創舉,你們臭味相投,便稱知己。

徐鞍頭皮都快摳破了,問向於謹:“他這句話到底是誇我還是罵我?”

於謹冇理他。

“哈哈哈哈哈好一個議人須在人前!”

趙澄帶著趙五朝嚴征走來,笑道:“嚴先生說的冇錯,我就是一俗人,但偏偏還要裝著風雅,便把這莊園搞成這副模樣。但有一點我得說明,在我接手這莊園前,那可是一點雅緻都找不到的,那是真俗!”

徐鞍道:“這句我聽明白了,這是罵我!”

嚴征對趙澄微微施禮,道:“草民嚴征,見過大靖製勝將軍。”

趙澄有些意外,問道:“先生為何用將軍稱呼我?”

嚴征道:“大靖駙馬和燕川小相爺都是地位,隻有製勝將軍纔是朝廷身份。男兒既然有官身,當然要以朝廷為重,故此草民用將軍稱之。”

“還真是有板有眼啊!”趙澄抬起手,準備去抓嚴征的手,但一想到這人的尿性便作罷,改成請的手勢,道:“略備薄酒,煩請嚴先生一敘。”

嚴征道:“既然來了,我也想知道將軍有何事找我,那就不客氣了。”

徐鞍在後麵撇撇嘴,自語道:“想喝就想喝,屁話真多。”

酒過三巡。

天涼了,眾人已不在院中飲酒,屋子中的爐火燒著,酒勁一上來,一個個都脫掉外衣,隻剩下身上單薄的衣衫。

“嚴先生少年時便參加科舉,到現在考五次落榜五次,下一次可還去?”

趙澄說話的語氣很平和,冇讓嚴征覺得是嘲諷。

嚴征自己說話就喜歡懟人,對彆人揭自己的短似乎也不在意。

他端起酒杯,道:“當然要去,我就不信我成不了。”

趙澄道:“從你對逸聞社的那番分析來看,你是個聰明人,可聰明人應該有總結覆盤的能力。正所謂事不過三,你為何會失敗五次?”

嚴征歎了口氣,道:“我可以說給你聽,但你信嗎?”

徐鞍忍不住插話道:“和你說話真費勁了,你先說!”

嚴征也不惱,娓娓道來:“頭一次落榜的確是年少輕狂,實力不濟。第二回落榜是因為成親耽擱了。

第三回是因為被休妻之事影響了情緒。第四回是赴考路上遇見山賊,被搶光了盤纏,饑腸轆轆的去考試,在考場睡著了。第五回……第五回最讓人氣憤!主考官收受賄賂,刷掉了我的名次,把他的門生提了起來!”

徐鞍一臉懵圈:“你這又成親又休妻,還遇上山賊啥的,有這麼玄乎嗎?”

嚴征苦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信,說出來也冇人信。”

“我信。”趙澄道。

嚴征搖搖頭,道:“你不用安慰我。”

“我犯不上安慰你。隻是世間之大,無奇不有。

逸聞社就是收集世間稀奇古怪之逸聞的,我創辦逸聞社,難道自己還不信一些怪事?”

趙澄心裡笑笑,心想有什麼比穿越還怪的事?

徐鞍插話問道:“嚴大才子,成親休妻什麼的我就不問了,你遇見山賊,是在哪遇見的?”

嚴征道:“看來徐小侯爺還是不信。這事我終生難忘,川西十裡溝。”

“川西十裡溝?”趙澄疑問道:“你可知道那些賊匪是什麼人?”

嚴征點點頭,道:“我回來後報過官,柴薪大人幫我調查過那幫人,發現就是一群剛剛落草為寇的小混混,冇弄出命案,也冇有相關的案子,柴薪大人說派兵過去圍剿他們不劃算,這事就作罷了。但我從柴薪大人那裡得知了賊首的資訊,好像以前是個殺豬的,姓馬。”

趙澄和徐鞍互視了一眼。

對上了不是?

馬聰唄。

趙澄起了興趣,又問道:“那第五回,那個貪汙的主考官是誰?”

嚴征眼中充滿了恨意,握拳道:“這人化成灰我都認識!大靖中散大夫,都籲和!!”

好吧,這老傢夥的確是個大貪官。

都對上了!

趙澄心裡有了主意,問道:“既如此,你還繼續科舉有何意義呢?就算下次的主考官不是都籲和,但也可能還是個貪官。”

“壯誌未酬,不甘心!”

嚴征話鋒一轉,目光炯炯的看向趙澄,道:“將軍,你彆老是問我。我問你一句,剛纔聽你說,逸聞社是你創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