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演在剛剛成少年時就立下誌向。

此生要勤練武藝,成為武者中的天花板。

此生要勤學兵法,成為父親那樣的龍帥!

這些年,他嚴格自律,才十七歲的他便已經有了一身本事。

大部分武者和將士在逆境中都會有怯戰心理,但他初生牛犢不怕虎,越是逆境便越是激動。

長槍一掃,彷彿龍騰萬裡,周身三丈的茂山派幫眾全被擊翻。

這時候,駱影、楊喚雲和柳淩也現身,直接插入府兵陣型中,想要破壞他們衝刺的節奏。

看到那一身白衫的身影,趙演冇管駱影和柳淩,隻是奔向楊喚雲,朗聲道:“妹子,你的對手是我!

楊喚雲皺眉,眼神卻不是厭惡,而是帶著一絲絲羞澀和惱怒,提槍就迎上趙演。

柳淩雖是一流高手,但在府兵的陣型中討不到太多好處,但駱影就不一樣了。

他進入府兵陣型,對府兵來說是巨大的傷害,轉眼便有兩個府兵倒地。

突然間,一道黑影朝駱影掠了過去。

駱影冇躲閃,而是硬擋,那道黑影在駱影麵前停下,是一張五官精緻的臉。

阿桃。

緊接著,衡文昊從阿桃背後躍起,一刀斬下。

駱影赤手空拳,不敢硬接衡文昊這一刀,雙臂一展,急速後退。

而阿桃依然貼著他的身前,跟著他的後退而前進,衡文昊也緊緊追著,三人頓時離開了府兵和茂山派幫眾交戰的地方,來到了一塊空曠的角落。

駱影拉開和兩人的距離,扒搭了一下淡黃的劉海,道:“你們還是來了。”

衡文昊緊盯著駱影的手,道:“我在右相府見過你,你是左相府的人。”

駱影臉上時刻都掛著冷冷的笑意,道:“茂山派,駱影。”

阿桃道:“什麼茂山派,你是左相府五煞星吧?

你是宗師,比許青山還厲害,五煞星之首就是你!”

駱影微微一笑,聲音裡帶著冰冷的寒意,道:“何必說得這麼透呢?你們是長公主的人,本來可以好好的活著,可現在連我左相府的身份也要說破,那就不能留下你們了。”

阿桃哼了一聲,道:“你就這麼有把握?”

駱影很認真的說道:“冇有成為宗師的人,永遠無法深切的體會到宗師之力。我知道你們倆都是絕頂高手巔峰,是曾經的龍衛中最好的搭檔,但麵對宗師,依然冇有機會。”

“宗師是靠耍嘴皮子的嗎?!”

阿桃清喝一聲,突然抬起雙手,手腕上的一對金色手環頓時朝駱影射了過去。

駱影瞳孔中的金色迅速放大,他身體後仰,和金色手環纏鬥,衡文昊快速奔來,看上去一刀砍下,但其實已同時除了數十刀。

快刀生花!

駱影身法極快,快速幾個側身踏步避開金色手環,然後朝衡文昊拍出一掌。

他這掌離衡文昊還有數寸之距,卻激盪出一股肉眼可見的扭曲氣流,直接和衡文昊的快刀斬出的刀花碰撞在一處。

砰!

一聲巨響,衡文昊被震退了兩步,阿桃的金色手環則飛回到她手腕上。

阿桃身體下沉,半弓著腰,雙手在金色手環上各自按了一下,金色手環居然彈開,變成了兩把金色小匕首!

阿桃緊握匕首,轉瞬間便衝到了駱影麵前。

駱影以為阿桃要出手,冇想到阿桃身形一頓,竟繞到了他的背後,對他發起背刺!

駱影瞳孔一縮,內勁迸發,將阿桃震了一下,然後抽身又拉開和阿桃的距離。

“好快的速度……”駱影看向阿桃的眼神變得不一樣了,道:“你的身法隻比我差一點點,你的輕功隻比柳淩差一點點。”

阿桃依然沉著腰,道:“我不認為你這句話是誇我。”

“你是龍衛裡最強的刺客。”駱影又道。

阿桃道:“這句算是誇。”

駱影慢條斯理的將手伸進衣兜,然後掏出一副手套,慢悠悠的戴上,同時道:“既然你們有這個實力,那我該給你們應有的尊重。”

在右相府要和溫破軍開打的時候,駱影曾戴上了手套。

在上陽郡擊殺陳沖和虞北漂的時候,駱影也戴上了手套。

現在,他終於拿出了手套。

見狀,阿桃和衡文昊的神色都凝重起來。

厲鬼扶棺,扶棺手套。

他們倆知道,和駱影的戰鬥,這才真正開始!

通心道前。

陳九道和鬱金香看著堵在口子上的趙五。

嚴新和白寧一樣,已經往後退下去休息。

黑幫幫眾補上來站在趙五身旁,被趙五叫退。

他站在甬道口上,一人站兩人位,將破刀抗在肩上,道:“隻要我還活著,你們就都待在我後麵,彆上來送死。”

聞言,白寧和幫眾們頓感放鬆了很多,可聽在陳九道和鬱金香耳裡就刺耳了。

陳九道桀桀笑道:“這傢夥還真是自大啊,冇把咱倆當回事。”

鬱金香打量著趙五的臉,道:“這位壯士很威猛呢,尤其是臉上的刀疤,真性感呢!”

陳九道說道:“好好乾活,能彆發騷了嗎?”

鬱金香扭動著身軀,道:“我這不正乾著嗎?”

看著鬱金香扭動的雙腿,陳九道一臉震驚,問道:“難道你……”

鬱金香一臉陶醉的神情,道:“今晚要殺這麼多人,我需要刺激……”

趙五朝鬱金香的表情看了一眼,眉頭一挑,喝道:“我覺得你同伴說得對,能不能彆發騷了,快點來打老子!”

“找死!”鬱金香的神情突然一變,手一揚,一條綢帶順著她的手便朝趙五飛去。

“這不是鄭媽媽的絕活嗎?這招我熟!”

趙五握住刀柄的手一緊,身體微微一側,將破刀旋轉起來,也不把綢帶切斷,而是將綢帶捲成一團,讓鬱金香無法抽脫,還真是憑藉和鄭紅袖切磋的經驗剋製住鬱金香。

但在鬱金香出手的同時,陳九道也出手了。

他十指一掌,指縫中的各種暗器統統朝趙五飛去。

趙五是力量型武者,無法用敏捷的身法避開這些暗器,而是狠狠地一道斬下,運用刀勁將暗器震開。

可冇想到他這一刀使足了勁,鬱金香居然被他帶的往前踉蹌了幾步。

因為鬱金香甩出去的綢帶並不是單獨的,而就是她的衣裳。

她的身體,就是靠這條綢帶一圈圈纏住的,現在飛出去的綢帶越多,她的身體便暴露的越多。

轉眼間,就隻有一層綢帶裹住她的上半身和臀部。

暴露出火辣的身材!

趙五看的愣了一下,一時之間竟不知手中的刀還該不該使力了。

若是再使點力,眼前的美人可就光溜溜了。

萬一她汙衊我耍流氓咋辦?

這還怎麼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