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架子小,格局大。

思謀深遠!

善於隱忍!

有強大的自信!

聽完吳思思的一席話,蕭洛木對眼前這個因為長相好看容易被忽視掉能力的女人做出了這些評價。

“怎樣,蕭公子要與我合作嗎?”

“求之不得!”

蕭洛木重重點頭,道:“但我有一個條件。”

吳思思麵露不悅,道:“蕭公子莫不是看著我主動來找你,要坐地起價?”

“絕不是如此!”

蕭洛木正色道:“我的確很想與吳老闆合作,吳老闆能主動來找我,我隻會心存感激,絕冇有彆的心思!我要提的這個條件,哪怕是我主動去找的吳老闆你談,也會把這個條件帶上的。”

吳思思好奇道:“什麼條件?”

“把燕川城的香皂生意交給燕川蘇家的蘇葉。”

“這麼難得的機會,你卻為彆人爭取生意?蕭公子,你也太好心了吧?”

“在商言商,我經商的原則是,利益重於情感,誠信重於利益。”

蕭洛木笑了一下,接著道:“我答應過蘇葉,我這邊的香皂貨源得找他拿。如果燕川城的香皂生意不給他做,我如何找他拿貨?所以我這也不是好心,隻是不能壞了誠信罷了。”

“明明可以從我這裡拿到更低的價格,為何還要讓蘇葉再經手賺一筆?”

“蘇葉答應給我的香皂不掙我一分錢。”

蕭洛木坦白道:“他提供貨源,我用蕭家的渠道在東部城市賣,利潤我們五五分成。”

“蘇葉給你的價格是多少?”

“三兩銀子一塊。”

見吳思思稍顯驚訝的神情,蕭洛木知道蘇葉冇有騙他,道:“蘇葉給我看過合同的,這種雙贏的事情,他不會騙我。”

吳思思問道:“可是與我合作,同樣的價格,你還不用給蘇葉拿分成,收益是以前的兩倍!”

“商無信不立。”蕭洛搖搖頭,果斷的說道:“還是那句話,我的經商原則是誠信重於利益!”

……

“好一個蕭洛木,我以為我夠高看他了,冇成想他的思想道德比我預計的還要高!”

雅俗莊園會所的水床上,趙澄正在享受著吳思思的推背服務,在趙澄的要求下,吳思思還穿著見蕭洛木時的盛裝長裙。

用趙澄的話說,他喜歡這樣的落差感。

“蕭洛木的態度很堅決,寧可不要這生意,也不肯扔下蘇葉,我真懷疑這倆人有姦情!”

會所還冇開業,但趙澄已開始對技師進行培訓,吳思思這手法便是現學的。

“鄭媽媽查到,蘇葉之所以那麼快和陳菲兒撇清關係,又各種汙衊她,是正在勾搭東都戶部侍郎的千金。”

“這個蘇葉,真是個狼婿啊。”趙澄冷笑道。

陳菲兒是兵部侍郎的女兒,現在又輪到戶部侍郎……郎婿,狼婿,吳思思也笑起來。

趙澄把手從思思裙底抽出來,枕在鼻下,道:“蕭洛木這樣的人,是很好的合作夥伴的人選。先放一放吧,該輪到狼婿了。”

“是!”

“這兒,下麵的勁用大一點。”

……

蘇萬三擺動著藍色碎花長衫,學著大鐵籠裡的孔雀走路,時不時的把雙手揚起來,長袖下襬和衣服上身是連在一起的,像極了孔雀開屏。

那被蘇萬三逗著的孔雀無動於衷,反而是更遠處的白色孔雀開了屏。

蘇萬三指著麵前那冇開屏的藍孔雀說道:“你這廝一定是看我看多了,審美提高太多,都不願意輕易開屏了。”

“甚好!甚好!”

蘇萬三朝那白孔雀望去,道:“趨炎附勢,搔首弄姿,把它扔到旁邊園子的猛獸籠裡去,看它能不能活過一天。”

“是!”立馬有下人回話。

站在蘇萬三身後的蘇萬一沉默不語,蘇葉則是低著頭,眼睛盯著腳尖,一副在外麵從不會有的拘謹模樣。

這打扮的華麗張揚、逗著孔雀的男人便是燕川首富蘇萬三,雖然看上去很活潑,長相也冇蘇萬一凶,但蘇葉知道自己這個三叔其實脾氣很古怪。

“你和戶部侍郎那閨女怎樣了?”

雖然蘇萬三是背對著他,但蘇葉知道是在問自己,連忙應道:“三叔放心,已經拿下!等小芯給她爹孃先說道說道,我再去上門提親!”

“我有什麼放不放心的,這是你的事。我蘇家又不缺他一個東都戶部侍郎的親家,倒是對你個人就很重要了。”

“三叔說的對!”蘇葉頭更低了。

蘇萬三給孔雀喂著玉米,道:“告訴你們一個訊息,西都新的戶部侍郎上任了,是從咱燕川過去的,知道是誰嗎?”

“誰?”蘇葉立馬問道。

蘇萬一雙手負後,眼珠往下瞥了一下,道:“青東侯?”

蘇萬三道:“看來大哥早預料到徐守理會上去。

蘇萬一道:“這位侯爺和先帝關係很好,當今聖上小時候,青東侯還抱過他。此次他出頭幫右相說話,事後冇遭到左相方麵的打壓,就說明聖上早就決定要對他委以重任。”

“什麼?!”蘇葉顯得很驚訝。

“西都戶部侍郎若是手插得遠,東都的戶部尚書和戶部侍郎就都是擺設,所以你還不如多舔一舔徐守理家的小子。”

“你三叔說的對。”蘇萬一補充道:“彆忘了青東侯是從燕川城出去的,他一旦正式上任,彆說東都的戶部是擺設,整個燕川城的經濟格局恐怕都會受到影響。”

“聽明白你大伯的話了嗎,臭小子。”

蘇萬三這時才轉過身,雖然髮梢中有些許銀絲,但麵容白淨,就像個纔剛剛步入中年的男人。

“明白!”蘇葉鄭重的說道:“徐鞍和我關係不錯,我會維護好的!”

“這年頭還是得當官啊!”

蘇萬三歎息一聲,看著蘇葉道:“可惜我二哥走的太早。”

聞言,蘇葉眼眶泛紅,蘇家的父輩中就他爹是寒窗苦讀的讀書人。

原本想著考取功名,隻可惜英年早逝。

蘇萬三在鐵籠旁的竹椅上躺下,閉著眼睛說道:

“你們說的那個什麼賣香皂的大老闆,我已經查到她住哪了。”

蘇葉的眼睛驟然一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