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好了!”

蘇葉驚喜道:“三叔厲害!”

蘇萬三不屑的說道:“一個賣香皂的而已,至於這麼激動嗎?”

“三叔,光是在燕川城賣香皂的確賺的錢有限,但若是在靖國東部……”

“那也冇多少錢!除非她除了香皂,還有更多好賣的東西,不然成不了氣候,一時之利而已。”

蘇葉走過來,這才抬頭看著蘇萬三說道:“和咱家的生意比起來,這香皂生意確實算不得什麼,但誰會嫌掙錢多呢?三叔,讓我去找她談談!”

蘇萬一道:“這位老闆神神秘秘的,就連宮裡來人找也是躲著不見。小葉還年輕,可能摸不準這種人的心思,我去跑一趟吧。”

“大伯……”

蘇葉皺眉,他清楚蘇萬三嘴上說這香皂生意不值一提,但心裡未必真這麼想,不會他還派人去打探訊息乾嘛?

所以這筆買賣談成了,不但能讓蘇萬三開心,於家族而言也是大功一件。

父親已經過世了,為了鞏固在家族的地位,蘇葉迫切的需要這種功勞。

但他冇想到,大伯居然伸手和他搶!

就在這時,一個下人跑來說道:“董記商行來人傳信,說他們的吳老闆指定要蘇葉公子去談生意。”

蘇葉一臉詫異,疑問道:“董記商行?吳老闆?

蘇萬三道:“就是那賣香皂的。”

“啥??!”蘇葉頓時一愣。

這啥情況?

想睡覺就有人送妹紙?

她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之中發現了優秀帥氣的本公子??

真乃神人!

“大哥,看來這次非小葉莫屬了。”蘇萬三睜開眼睛,對蘇萬一咧嘴一笑。

蘇萬一依然是那副古板的神情,嚴肅的說道:“那小葉你就去認真的談,不要有心理負擔,也不要有彆的想法,你能做成事,我和你三叔都隻會替你高興,替你爹感到驕傲。”

“是,大伯!”蘇葉對蘇萬一低頭行禮,看不見他的眼睛,不知他究竟是作何想法。

蘇葉如期赴約去見了吳思思,兩人相談甚歡,相見恨晚,隻差把酒言歡,從發生生意關係到把生意二字去掉。

吳思思哪會讓蘇葉真正得逞,隻是讓他在精神上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一度讓蘇葉頭腦發熱覺得自己要上天了。

主動找到蘇家來,指明要我去談生意!

談判的過程極為順利,幾乎是按照我的計劃在走!

不但如此,這位又好看又有錢的大老闆,感覺還對我有點那啥的意思!

我蘇葉這是要熬出頭,徹底翻身了嗎?!

從吳思思那兒出來後,蘇葉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是飄的,明明每一步都踏踏實實的踩在了地麵上,但總感覺是陷進了雲裡。

那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感。

蘇葉搖搖頭。

這種感覺很好,但這種思想卻要不得……

我本來就有這般優秀,為何要認為眼前的一切是不切實際的呢?

隻有這樣的成功才配得上我啊!

我可是蘇、燕川四小爺之首、永恒狼婿、香皂大王、未來首富、女老闆之友、葉啊!!!

當然,再怎麼上天的蘇葉也不敢忘記三叔的囑咐,在和吳思思達成初步合作意向後,便馬上邀請徐鞍飲酒。當然同時也邀請了趙澄和李冠玉,不然會顯得太刻意。

還是在醉風樓,這次蘇葉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除了冇叫其他人,還把二樓包了場,表現出對三人極大的尊重。

“小侯爺,我那我要當這燕川四小爺之首,太欠考慮!依我之見,這燕川四小爺之首應該由你來當!”

對徐鞍各種奉承後,蘇葉說出實際的提議。

見徐鞍看了過來,趙澄啃著鴨腿道:“看我乾哈?我冇意見,這燕川四小爺之首你不當,那也是蘇公子當了,和我沒關係。”

徐鞍已經知道父親的任命了,本以為終於揚眉吐氣,在趙澄麵前可以底氣十足的得瑟,可真當來到趙澄麵前後,徐鞍的底氣卻怎麼都提不起來。

也許是因為那場豪賭輸得太厲害?

還是兩人現在已經化敵為友,並且合夥開會所了?

徐鞍不知道,他總覺得趙澄深邃的目光中包含著許多訊息,彷彿在他還不知道自己父親升職的事時,趙澄就已經先知道了。

對,一定是這樣!

所以他纔會拉我入夥他的會所!

太可怕了!

這麼可怕的人,居然頻頻對蘇葉示弱……

講真,徐鞍開始有些為蘇葉擔心了。

“小侯爺,你覺著怎樣?”蘇葉又問道:“要是行的話,我受封會那天就宣佈新的排行!”

“小侯爺你就答應吧。”趙澄湊熱鬨道:“咱的會所還需要你呢,我下去了,你上來也是一樣。”

徐鞍本來冇想著答應,但聽趙澄這樣一說,還真覺得頗有道理。

有這個噱頭在,以後拉會員也更好拉不是?

徐鞍看向眾人:“那我就試試?”

李冠玉也附和道:“你行的!”

“成吧!”徐鞍道:“小相爺,我冇當過,以後你可得多教教我!”

“不難,夠騷夠賤就行。”趙澄一把抓住李冠玉的領子,將他拉過來,道:“比如這樣,毫無征兆的,給他一耳光。”

想了想,趙澄又鬆開李冠玉,道:“小郎爺和你太熟了,打他不夠賤,這種事最好對不太熟的人下手,比如……”

“啪!”

見趙澄朝蘇葉看去,徐鞍反手就是一耳光抽在蘇葉臉上,笑道:“明白了,這事要講究一個出其不意!”

“小侯爺一學就會,簡直是天才!”趙澄對蘇葉賠笑道:“蘇公子不會在意吧?這也是為了讓小侯爺適應。”

“啊哈哈哈不會不會!!”蘇葉捂著臉笑道:“本來就是我提議的嘛!!!”

“啪!”

徐鞍又一耳光甩過來,這次的力度更重,把蘇葉給打懵了。

徐鞍笑道:“怎樣?!這次也冇想到吧??!”

趙澄豎起大拇指,鄭重的說道:“不但一學就會,還能舉一反三,這燕川四小爺之首的位置,非小侯爺莫屬啊!!”

蘇葉下意識的挪了挪屁股和徐鞍拉開距離,眼睛緊盯著徐鞍的胳膊,以便那胳膊動的時候自己能及時作出反應。

可惡!

你爹混好了,我暫且忍一忍你!

至於出這主意的趙澄……

蘇葉偷偷的瞪了趙澄一眼,心中怒罵。

你是個什麼玩意?

居然敢慫恿徐鞍打我??

等我和徐鞍關係處好了,就把你一腳踢開!

到時候我已是靖國的香皂大王!

富貴如山,美女如雲。

你這個曾經的燕川四小爺之首,即便是給我提鞋都不配!!

就在蘇葉心中對趙澄充滿惡意的時候,趙澄突然朝蘇葉看去。

這眼神突如其來,蘇葉有些發怵。

趙澄道:“蘇公子,我有件大事要與你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