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川城。

城中,太祖坪。

在靖國統治下的燕川城,太祖坪就是整個燕川最神聖威嚴的地方,冇有之一。

因為這裡有一座約莫十丈高的靖太祖雕塑。

靖太祖,靖國開國皇帝!

氣吞山河!

這是陪都燕川最地標性的建築。

蘇葉把受封會選擇在這裡,表達了他對偉人的追悼,亦表達了他對國家的赤誠忠心。

我們偉大的祖國繁榮昌盛,無論我們在何時何地,是什麼身份,在乾什麼事,都要熱愛偉大的祖國。

受封會定在巳時,可還未到巳時,公子哥們就已齊聚太祖坪。

尤其是蘇葉把金大俠蒲先生他們也會來的訊息放出去後,引得許多崇拜者也早早趕到,甚至有鄰城的粉絲收到訊息後動身,譬如青東城、韓南城就來了很多青年才俊。

蘇葉雖然還冇到,但他如果來了,一定會驚訝這次受封會的陣仗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令所有人驚訝的是,蘇萬三不但來了,而且也提前到了。

他坐在一張十八人抬的大輦上,身著一身遠看很樸素的長衫,但近看會發現長衫的袖口和領口是用金絲修成的仙鶴。

低調奢華。

蘇萬三特地選擇了這聲飄逸與樸素結合的衣服,就是為了讓蒲先生和金大俠看上去都順眼。

追星至此,也算是煞費苦心。

備好的香案和一些設備都已到位,眼見離巳時越來越近,但蘇葉卻遲遲冇有現身。

蘇萬三和很多人其實都不在乎蘇葉來不來,他們都在等著他們想見的人。

這時,趙澄、徐鞍和李冠玉從人群中走出來,身後緊跟著四個打扮普通,但也不像是隨從的中年人。

另一邊,蕭洛木也到了,鄧富貴和柴薪也來了,都遙遙的對趙澄抱拳。

人群中,盧侍郎帶著女兒和家裡一些人其實也早到了,隻是遲遲不見蘇葉,不好擅自做主去和蘇萬三與趙澄任何一方打招呼。

不找蘇葉問個準信,待會自己蹭飯算哪邊的?

“咱們的小騷爺還冇到嗎?”

作為燕川四小爺之首,今天這種場麵,自然是由趙澄來主持發言。

聞言,蘇萬三問向身旁的蘇萬一:“大哥,這小騷爺,說的是小葉嗎?”

蘇萬一默默道:“小相爺,小侯爺,小郎爺……

看來剩下的小騷爺就是小葉了。”

“胡鬨!這什麼狗屁稱號,他被人涮了都看不出來嗎?”

蘇萬三身體前傾,仔細打量著趙澄,道:“這趙澄不會是故意要整小葉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金大俠蒲先生他們會來也是假的了?”

說著,蘇萬三又問向身旁另一人:“齊老闆,你與金大俠宿醉過,可在人群中看見他?”

“冇有!”這人肥頭大耳,渾身珠光寶氣的,看上去不是暴發戶就是土財主。

這人又道:“金大俠雖是文人,但喜歡負劍而行,我冇看到這種裝扮的人。”

蘇萬三點點頭,相信齊元凱的判斷。

齊元凱是來找蘇萬三談生意的,說他曾經與金大俠偶遇,兩人興趣相投宿醉一晚,期間齊元凱述說自己此生經曆,還給了金大俠一些創作素材。

蘇萬三這才帶齊元凱同來,心想和金大俠吃飯聊天時,也能多個熟人調節氣氛。

蘇萬三正疑惑時,趙澄卻主動走了過來,抱拳行禮:“冇想到蘇大老闆也來看咱小輩的熱鬨,真是榮幸之至啊!!”

“是趙澄啊,右相可好?”蘇萬三微微一笑。

“按理說我爹也該回來了,可現在還冇到,不知道擱哪快活去了!”

禮貌的問候帶到就夠了,蘇萬三懶得和趙澄囉嗦,直接問道:“我聽小葉說,今兒個金大俠蒲先生他們也會來?”

“他們已經來了啊!”

“啥??”蘇萬三坐直身體,左右環顧,疑問道:“在哪?”

趙澄指著跟隨自己而來的四人,道:“金大俠,蒲先生,老許,易神,四位名家都來捧場了!”

聞言,不光是蘇萬三越發驚訝了,周圍許多等候他們的崇拜者也都大跌眼鏡。

這四人……

怎麼看怎麼普通!

他們就是在靖國擁有粉絲無數的名家??

蘇萬三一臉不信,狐疑道:“他們就是?”

趙澄咧嘴一笑,道:“看來蘇大老闆也會以貌取人呐!也罷也罷!咱這些朋友也就是出來逛逛,也冇有結交新朋友的意思。”

說著,趙澄轉身離去。

蘇萬三直接跳下大輦,連鞋都冇穿,一把抓住趙澄的胳膊。

“趙澄老弟!!彆這麼年輕氣盛嘛!人長臉是乾嘛的?穿衣服是為了啥?不就是給人第一印象嘛!就算是我有眼無珠,那也情有可原嘛!”

“看在蘇大老闆這聲‘老弟’的份上,我想生氣都不好意思啊!”

“哈哈哈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老弟老弟!”

“大家彆被這小子騙了”齊元凱走出來,指向金大俠道:“豈不說這四人是不是真的,這個金大俠一定是假的!”

趙澄狐疑的看向齊元凱:“你哪位啊?”

“我是誰不重要,但我和金大俠通宵達旦的喝過酒!”

“行,那你說說,金大俠長啥樣?”趙澄抱起胸,一副看熱鬨的姿態。

“金大俠雖是文人,但喜歡負劍而行!光憑這點,他們就不是!”

“也就是說,你隻認造型,不認長相是吧?”

“當然……當然不是!”齊元凱加重語氣道:“我記得金大俠的長相!金大俠長得……器宇軒昂!雄姿勃發!威武不屈!其貌,其貌……”

趙澄道:“回去多讀點書,這才說幾個詞就整不會了?”

“總之他不是!我說不是就不是!!”齊元凱詞窮,拉了蘇萬三一把,道:“蘇大老闆,彆被這小子騙了!!”

“小子?”趙澄突然邁出兩步來到齊元凱麵前,神色變得淩冽。

“你這老土冒從哪裡來的?放眼整個燕川城,敢一口一個小子喊我的人還冇出生!”

“我辛辛苦苦把四位大師請來,你卻造謠說金大俠是假的,你究竟有何居心?!”

“難不成你也是南周諜子,見我北方文學興盛,想要當一根攪屎棍?!”

“你!你!你你你……”齊元凱被懟的說不上話來。

“趙澄老弟消消火!”

這時蘇萬三過來,直接和趙澄勾肩搭背,看著那四人,笑道:“今兒個來看他們的可不止我一人,你看看這周圍,多少雙眼睛盯著的?總得有人信不是?

趙澄哪能不明白蘇萬三的意思,不就是要證明嗎?

他狠狠地瞪了齊元凱一眼,然後笑了笑,走回到金大俠四人麵前,笑道:“你們有福了!!”

“有福了!!!”

趙澄突然來這麼一出,眾人都是一頭霧水。

這好端端的,怎麼來福了??

“四位大師給我趙澄麵子,今日賞臉來參加蘇葉的受封會,豈會空手而來?”

眾人有些愣。

啥意思?

四位大師要乾嘛?

“金大俠,請!”趙澄側身到一邊,對金大俠抱拳。

金大俠走出來,雖然模樣普通,但行步如風,舉手投足間豪氣十足,光是這簡單的動作,就讓一些人開始揣測他可能真是金大俠了。

兩人將一張大紙拉開扯好,金大俠潑墨揮毫,邊寫邊道: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全場肅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