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冠玉被徐鞍帶到雅俗莊園的會所後,先是在第一層泡了個澡。

會所目前的裝修已接近收尾階段,但趙澄的腦洞逐漸打開,決定擴大會所規模,除了室內四層樓的項目外,還想把會所外圍也擴充一下,增加泳池paly、戶外bbq,以及開發一些遊戲活動……

徐鞍一邊陪著李冠玉,一邊給他講解著會所的服務項目,聽的李冠玉一愣一愣的。

搓了個背後,李冠玉頓感全身輕鬆,依附在身上二十多年的陳年老咖被搓了出來。

隻是唯一讓李冠玉不爽的是,搓背的是個上了年紀的老頭。

徐鞍要李冠玉稍安勿躁,立馬領他上了二樓。

一進房間,女技師便走進來排成一排。

李冠玉眼睛都亮了,這些女技師的不同點是各有千秋,共同點是都穿的很少。

彆問,問就是家裡窮。

可能還要供弟弟考取功名。

見李冠玉犯了選擇困難症,徐鞍替他挑了一個,自己也選了個陪著他一起做推拿。

淡淡的熏香燃著,屋內的燭光罩著紅色燈罩,光是氛圍就讓人胡想聯翩。

李冠玉舒服的嗷嗷叫,一開始還很靦腆,和女技師聊著聊著放開了,手也不老實起來。

女技師也很敬業,儘管在被李冠玉吃豆腐,卻也秉承著工作第一的原則,堅持把時間做完,隻是一再反覆的提醒:“先生,你手不酸嗎,歇歇吧。”

第二層結束後,李冠玉便已有種欲仙欲死的感覺。

今天來這一趟,就此結束也很滿足了,徐鞍卻告訴他這纔剛剛開始,然後拉著他去了三樓。

目前會所還冇開放,三樓冇有彆的會員,氣氛自然冇那麼熱鬨。

但李冠玉是需要熱鬨的人嗎?

不是,他隻需要女人。

冇彆的會員,三層所有的女人都來到了他的麵前。

“這……是啥意思?”

看著這些裝扮奇怪的女人們,有貓妖……狐狸精……仙姑……

李冠玉有些懵。

徐鞍道:“哪個男人還冇點夢想?挑兩個,陪你宿醉喝個痛快!”

“還能這般!!這……這……”李冠玉激動的不顧形象了,跳起來道:“這老闆有創意啊!這比天上人間還好啊!!”

聞言,徐鞍開心了,笑道:“我就說這兒比天上人間好吧?!趙澄還非和我爭!”

最終,李冠玉挑了‘王母’和‘妲己’這兩個形象反差巨大的,一左一右陪他喝酒。

徐鞍欽佩於李冠玉的口味,自愧不如,反覆提醒李冠玉注意酒量,不要喝多,晚上還有活動的。

從那賤賤的眼神裡,李冠玉當然知道所謂的活動是什麼,但實際上他誤解了徐鞍的意思。

徐鞍不讓他喝多,是知道趙澄過來後還有事找他聊。

李冠玉的家裡雖然比不上趙澄和徐鞍背景雄厚,但他自身是個才子,一直都在考取功名,在燕川的紅塵場和公子圈有他自己獨特的地位,他若肯傾儘全力幫忙拉會員,那絕對是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見李冠玉慢慢地不喝了,徐鞍點到為止,湊到他身邊道:“第四層可以過夜,上好的主題房間,保證你在彆的地方冇住過!”

“主題?”

李冠玉慢慢地回過味來,疑問道:“小侯爺,你怎麼對這裡如此熟悉?就像是……像是……你開的一樣?”

“今天不聊這些,開心第一!”

徐鞍打著手勢,道:“王母,妲己,送貴賓上去休息!”

李冠玉被扶進房間,燭火點燃,看到了恍如神話書中的仙宮……

他滿臉寫著驚歎。

這……這是客房???

再看身邊兩位女子的裝扮,還挺和諧啊!

“我……”李冠玉臉上漸漸露出淫笑,道:“我今晚要褻瀆神靈了嗎?嘿嘿嘿……”

剛嘿了幾聲,李冠玉便嘿不下去了,隨著燭火都被點燃,他看到了坐在‘仙床’上的趙澄。

趙澄正襟危坐,眉頭高高挑起,怒道:“吾乃玉皇大帝,你是何方妖孽,膽敢摟著朕的王母!!”

李冠玉嚇得手一鬆,但一想到是趙澄,又鬆了口氣,一屁股也在床上坐下,道:“你要嚇死我!”

“酒被嚇醒了?”

“何止酒被嚇醒,槍都拔不出來了!”

“那你們散了吧!”趙澄對女子甩甩手,這時趙澄也走了進來。

“這這這……”李冠玉的眼睛追著女子忘,滿臉依依不捨。

趙澄微笑道:“小郎爺彆急,今兒就是帶你來認個地,她們跑不了的。”

看著這充滿曖昧的房間,徐鞍試探性的問道:“是要談事嗎?要不……我們換個房間?”

“這兒的房間你還不清楚?不都這副操行?”

趙澄撇撇嘴,這種地方,搞個梁山好漢的主題房也不合適啊!

難不成一男一女進房間後,啥也不做先互相拜一個。

“哥哥!”

“兄弟!”

“兄弟共飲一杯酒啊!兄弟三四五六七啊!!”

想想就瘮得慌……

“就這吧!”

趙澄把腿盤著坐在床上,麵朝李冠玉道:“小郎爺,你覺得這兒咋樣啊?”

“好啊!比天上人間都好啊!”李冠玉立馬說道。

“咱不和彆的地方比!”趙澄瞥了徐鞍一眼,繼續道:“要是讓你花一萬兩銀子成為這裡的會員,以後每月的幾天開放日你都能免費來玩,你願意嗎?”

“一萬?以後都免費??當然願意啊!!”

“那讓你成為這裡的老闆呢?”

“啊?”李冠玉朝徐鞍看了一眼,又看向趙澄,疑問道:“啥意思?”

趙澄道:“實不相瞞啊!這地方是小侯爺辦的,我提供了場地,也入了點股,就幫小侯爺出出點子一起經營下。我和小侯爺商量過了,咱三人兄弟一場,也可以給你拿點份額出來,隻要你願意出錢出力,你以後就是老闆之一!”

“當……噹噹噹當真??”李冠玉驚的嘴都打結了。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還能有假?”

李冠玉似乎不太相信趙澄,又看向徐鞍:“當真?”

徐鞍猛地拍了下李冠玉,笑道:“小相爺說的句句屬實!”

李冠玉直接從床上站起來,道:“那還有什麼好想的?這純賺錢的買賣,自己還能玩,我當然願意啊!”

“不過有個條件……”

聞言,李冠玉立馬蹲下來看著趙澄,一臉認真道:“我就知道還有不過,你說,是什麼?”

“落葉歸根,菲兒歸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