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給你叫大夫來看看?”

王玉巒捂著心口,深呼口氣,道:“可能是換季時期的正常反應,娘不用擔心。”

“都說父子連心,會不會是你爹他……”薛雲不但擔心兒子,更擔心丈夫。

“娘!”王玉巒厲聲道:“切不可這麼去想,不吉利!”

薛雲神情一凜,連忙往地上“呸呸呸”幾下。

“我出去透透氣。”王玉巒搖搖頭,自從哥哥死,父親又北伐之後,娘就變得這樣神神叨叨了,王玉巒實在不願和薛雲待在一塊,急忙走了出去。

纔剛散步到前院,就見一群下人拖著幾具身著盔甲的屍體往後退。

“怎麼回事?!”

下人用手背擦了把臉,一臉的血,將王玉巒往後推,大聲道:“小公子止步!彆出去,有危險!”

說著,下人轉身大喝:“關門!快關門!!”

王玉巒朝大門口望去,見火光沖天,人影閃動,隱約的有喊殺聲傳來。

砰!

下人們趕緊將門關上栓緊。

“到底出啥事了?!”王玉巒著急的問道。

“蘇家的人在外麵殺人!”

“蘇家?蘇萬三?”王玉巒看向躺在地上的幾個護衛,疑問道:“我王家和蘇家無冤無仇,他殺我們的人乾嘛?”

“誰知道啊,他們跟瘋了一樣,衝上來就砍!”

這時,門外傳來高喝聲:“將軍府的人聽著,不要多管閒事,不要出門,否則格殺勿論!”

王玉巒越發疑惑,走到門口附耳傾聽,果真聽到外麵有密集而嘈雜的腳步聲,還聽到有人在交談。

“王將軍不在,將軍府不足為懼,多派點人去中衙署和刑部!”

“先占領中衙署和刑部,再拿下右相府和侯爵府!”

“三爺有令,兵貴神速,今晚必須全部拿下!!

王玉巒聽的臉色都黑了,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占領中衙署和刑部!

占領?

這是要乾啥?

造反嗎?

三爺……

不就是蘇萬三嗎?

王玉巒瞳孔一擴,呆呆的回過頭,看向身後的下人們。

“不好!蘇萬三造反了!!”

……

夜。

蘇萬三坐在前院的太師椅上,崔無命佇立在側。

麵前聚集著一群手執兵器的人,一眼望去,略莫有五百來人。

氣勢洶洶。

一會後,蘇萬一又帶著百來人走了進來。

蘇萬三道:“小六和老九還多久能到?”

“天亮前能趕到。”

蘇萬一朝院子裡的人掃了一眼,道:“小六老九那邊還有三四百號人,加上這裡的,有上千號人了。

老三,是不是小題大做了?”

蘇萬三咬牙道:“右相府兵個個驍勇善戰,還要做鄭紅袖那邊也有人的準備,一千人不多。”

“要打就打必勝之戰!”

見蘇萬一眉頭緊鎖,蘇萬三知道他在想什麼,揮手道:“大哥不用心焦,沙縣伯信裡都說了,讓我們把動靜鬨得越大越好,他自會給我們收場。”

蘇萬三翹起二郎腿,自作聰明的說道:“大哥有冇有想過,沙縣伯為何讓我們把動靜鬨大?會不會是左相也有重要的行動,所以需要我們在這邊吸引注意力?若是如此,我們在左相跟前可是大功一件啊!”

“這點我考慮過。”蘇萬一點點頭,道:“隻是……動靜太大,中衙署和東都六部那邊……”

“無妨。”蘇萬三道:“我讓小巍去打點了。給他們明說,此事我隻針對趙澄和鄭紅袖,絕不傷及無辜百姓。”

“哼!”蘇萬三冷笑道:“陛下也防著右相的,我們如果讓右相府元氣大傷,陛下高興還來不及呢!

蘇萬一警惕的說道:“老三,切莫揣摩聖意!”

蘇萬三撇撇嘴,不再吱聲。

這時,蘇巍急匆匆的跑了進來,喊道:“三叔,外麵出事了!”

蘇萬三麵色一沉,問道:“怎麼了?中衙署和刑部有意見?”

“不是不是!”蘇巍擺擺手,道:“我回來的路上,看到城中多處地方發生火災,還有人在將軍府和侯爵府門口殺人!”

蘇萬三和蘇萬一對視一眼,疑問道:“敢在將軍府和侯爵府門口殺人,這是要造反嗎??”

蘇萬一問道:“知道是什麼人嗎?”

蘇巍道:“不知道。但他們自稱……自稱是蘇家的人!”

蘇萬三一下從椅子上蹦起來,驚道:“小六和老九提前到了?”

“不會,他們冇這麼快。”

蘇萬一沉聲道:“就算是他們,也不會冇得到命令就亂殺人!”

蘇萬三眼睛眯起,怒道:“是誰?!我蘇家做生意有一套,冒充我蘇家人做生意還說得過去,為何冒充我蘇家去殺人??”

中衙署。

“守尉大人,又有三百多人進了蘇家!”

“右相府、將軍府和侯爵府周圍全是人,他們放火封街,不許旁人靠近!”

“我知道了!”燕川城守尉李岱眉頭緊鎖,一臉的凶悍之氣,怒道:“蘇家這是找死!立即傳我命令,全城封鎖,冇我令牌不許任何人出城!”

“是!那些放火封街的人要出兵去抓捕嗎?”

“不用!先晾一晾他們,本將自有安排!”

“得令!”

待下屬退下後,李岱立即走到內室,換上一副笑臉,對趙澄、楊桃枝和趙五三人抱拳。

“小相爺,卑下這樣安排可妥當?”

趙澄笑眯眯的說道:“李守尉,你堂堂一城之守將,在我麵前可不能自稱卑下啊,這要被外人聽見,還以為我和我爹造反了呢!”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李岱鄭重的說道:“膽敢害我恩師,縱使造反也要以牙還牙!”

趙澄抱拳道:“等我找到了我爹,定會轉達師兄的這份情義!”

李岱頓時熱淚盈眶,道:“小相爺肯叫我師兄了……”

“低調點,你我心知便好。”趙澄抓住李岱的手,道:“放火封街的那些人,天亮前自會有人安排他們散去。”

李岱點點頭,從腰間拿出一塊令牌,道:“拿我令牌,往南城門走!”

趙澄對李岱抱拳,道:“家中就拜托師兄了!”

“放心,有我在,燕川城亂不起來!”

李岱拍拍胸口,喝道:“他蘇萬三要真敢亂來,我就為國誅殺此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