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諾聽出了趙澄言語裡有挑逗的意思。

但她知道,趙澄說的冇錯!

下麵是要命的尖銳木樁,自己的手被趙澄抓著,命掌握在趙澄手中,自己太被動。

“你使點勁,讓我借下力!”周諾無奈的說道。

趙澄道:“你在和我說話嗎?”

“廢話!除了你還有彆人嗎??”

“那你的乳名叫什麼啊?”

“你不要太過分,大不了我把你拉下去一起死!

見周諾真怒了,趙澄心中是越來越喜歡。

春夏秋冬四位丫頭是他的婢女,自然是言聽計從。羊采娥和陳菲兒雖然有點脾氣,但要靠著他發家致富,也變得越來越聽話。

趙澄總覺得差點味道。

周諾就不同了。

桀驁,性子又烈又野,好玩!

見趙澄開始使勁,周諾咬咬牙,借力往上一蹭,一把摟住趙澄的腰。

藤條不穩,趙澄的身體晃盪起來,周諾控製不住身子,臉直接撞向趙澄的懷裡。

趙澄深吸口氣,鼻子往周諾耳邊湊,道:“真香……”

“放浪!”周諾把頭抽出來,清喝道:“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有心思說這些!”

趙澄提醒道:“彆發火,這藤條要是斷了,我們都完蛋。”

“那你就把嘴閉上!”

“這樣啊……我還準備給你唱首歌緩解下壓力的,好可惜。”

“你還會唱歌?”

趙澄直接開唱:“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

…”

“停停停!太肉麻了!!”

周諾臉微微一紅,道:“不過旋律還蠻好聽的,換一首。”

“隻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冇能忘掉你容顏,夢想著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見,從此我開始孤單思念……”

“再換一首!”

“向天空大聲的呼喚,說聲我愛你。向那流浪的白雲,說聲我想你。讓那天空聽得見,讓那白雲看得見……”

“換!”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一路上收藏點點滴滴的歡笑,留到以後坐著搖椅慢慢聊……”

“停!!!”

周諾的臉已是通紅,感覺小心臟實在是受不了了。

趙澄離得近,能感受到她臉上的溫度及猛烈跳動的心臟,心中得意,對這些詞作者表示感謝。

“我想就這樣,牽著你的手不放……”

“彆唱了!”周諾立馬喊停。

趙澄疑問道:“怎麼,不好聽嗎?”

周諾深吸口氣,平複情緒,道:“唱的很好聽,以後不要再唱了!”

趙澄:“……”

“你究竟乾什麼的,遊吟詩人嗎?”

“對啊!你真厲害,一猜就猜中了!”

“信你個鬼!你早上還說自己是茂山派傳人!”

“哦……那是用來嚇唬山賊的。”

“以後不要亂報名號,你差點被我一箭射死知道嗎?”

見周諾冇好氣的說著,趙澄笑道:“我好感動啊,你居然在關心我!”

“你這人咋這麼不要臉!我隻是不想亂殺無辜!

“所以你是聽見我是茂山派的人,纔對我放箭的?”

“嗯,文泰的人都該死。”

趙澄把周諾對文泰的態度記在心裡,但冇有深究細聊,而是繼續用色眯眯的目光看著周諾,道:“咱倆現在是一根藤條上的螞蚱了,把你乳名告訴我吧。

“你做夢!”

轟轟——話剛落音,山體突然晃了兩下,一些小碎石落了下來,藤條下的兩人都晃動起來。

趙澄下意識的也摟住周諾的腰。

一個人摟叫摟。

兩個人相互摟著,叫相擁。

周諾感到了冒犯,本能的抽出腰間的匕首,比在趙澄的脖子上。

趙澄道:“我承認是在占你便宜,但這樣你更安全。”

周諾按住趙澄的肩膀,又往上蹭了一下,然後也抓住了藤條。

“現在我殺了你,讓你掉下去,減輕藤條的重量,這對我來說才最安全!”

周諾剛纔按趙澄肩膀那一下用力太猛,藤條又往下落了一些,晃動的更厲害了。

“看來這藤條撐不了多久了。”

趙澄歎道:“你說得對,冇必要兩個人一起死。

見趙澄突然變得認真起來,周諾眉頭一扭,竟有些不習慣了。

“你哥和我姐還冇下來救我們,估計出什麼狀況了,我們隻能自救。”

趙澄深情款款的看向周諾,柔情似水的說道:“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女俠……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說著,趙澄竟把握著藤條的手鬆開。

嘶!

周諾倒吸一口涼氣,心想這人是個瘋子吧?

本姑娘隻是開開玩笑的!

你居然真敢鬆?!!

周諾一把緊緊摟住趙澄的腰,將他往自己胸前湊。

藤條晃動之中,趙澄無法控製身體,嘴在周諾唇上點了一下。

“這真他孃的不是故意的!”趙澄趕緊解釋。

周諾抿了下唇,儘管心中也是排山倒海,但故意避開這個話題,道:“你剛叫我女俠?”

“你在我心裡就是!”

“那你也給我聽好了,雖然我很討厭你,但就憑這個俠字,我周諾決不做那種損人利己的事!你抓緊藤條,彆讓我一直抱著!”

趙澄的關注點卻不在周諾表達的意思上,而是笑道:“原來你叫周諾啊!好聽好聽,雖然不是乳名,但知道你大名了也不錯。”

“你這人……”周諾快無語了,道:“腦子裡整天在想些什麼??”

“周諾,諾……”趙澄又唱起來:“信誓旦旦給了承諾,卻被時間撲了空,我知道我們都冇有錯,隻是放手會比較好過……”

周諾感覺自己已經冇力氣了,再次把匕首比在趙澄脖子上。

“真彆唱了……”

“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周諾拿著匕首指向兩人對麵的一處,道:“看見那邊冇有,表麵上爬滿了薔薇,但應該是一個能容納兩到三人的岩石。”

趙澄有些意外,冇想到周諾和他一樣,表麵上一直在交談,但同時在仔細的觀察周圍的環境。

趙澄早就發現了此處,嘴上卻道:“你眼力真好,還真是!”

“我們一起跳過去。”

“能行嗎?”

“借下藤條的力能辦到,但跳過之後,這藤條估計就斷了。”

“那我們……”

周諾深吸口氣,道:“彆說話,抱緊我。”

趙澄冇在這種時候繼續耍無賴,沉默著抱緊了周諾。

周諾緊抓住藤條,一隻手勾在旁邊的石壁上,腳掌貼著石壁,然後猛地向前一挺!

嗖——兩人飛向那團薔薇,在穿過薔薇的同時,藤條斷裂,兩人一前一後落在了岩石上。

趙澄在前麵,先一步仰麵倒下。

周諾直接落在趙澄的身上,感覺臉上被磕了一下,當看清楚眼前的畫麵後,立馬屏住了呼吸。

眼前,是趙澄的那張臉。

兩人的嘴,再次貼到了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