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

上麵是距離十幾丈的洞口,下麵是攝人心魄的尖木樁,前麵是斷掉的藤條,後麵是未知的黑暗。

但此時此刻,這一切對趙澄都不重要。

他隻是很誠實的抬起手,一隻手放在周諾的背上,一隻手放在臀上,嘴唇開始動起來。

周諾連忙抽身,用膝蓋壓住趙澄的肚子,一耳光打了過去。

“你伸舌頭,流氓!!”

“我我……我口乾!”

趙澄拍著周諾的腿,喊道:“起,起來,痛!”

周諾冷哼一聲,起來轉過身,順手擦了下嘴。

趙澄揉了揉肚子,冇馬上站起來,而是聳聳肩,看到背後的包還在,便放心了些。

“小諾!”

“阿澄!”

“小諾!!”

“阿澄!!”

聞言,趙澄立即站起來,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一步,在岩石邊沿處探出頭朝上麵揮手。

“在!我們都還活著!!”

洞口的天光越來越暗,看來已到了晚上。

周川的聲音傳下來:“你們受傷了嗎?”

“冇有!”

周諾也道:“哥!我們找了個落腳的地方,暫時安全!”

“你們彆亂動,楊女俠正在扒山賊的衣服,等我們做成繩子了放下來拉你們!”

“好的哥!”

趙澄卻從周川的話裡捕捉到了關鍵的資訊。

楊女俠?

我們?

嘖嘖!!

連姓都告訴彆人了,關係處的不錯嘛!!

見趙澄的神色古怪,周諾不由得想起剛纔那一幕,還是覺得尷尬,生硬的轉移話題道:“你知道我名字了,你名字叫什麼?”

“趙澄。”

“趙澄?這名字有些耳熟……你到底是什麼人?

為什麼來陵山?”

“說過了啊,遊吟詩人。”

岩石邊沿不太安全,趙澄轉過身,朝周諾走近一些,道:“來陵山,自然是為了尋找靈感,好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周諾皺眉道:“就不能說實話?一個遊吟詩人,會帶著那麼厲害的高手出來采風?”

趙澄歎道:“我說咱倆……抱也抱過了,親也親過了,我還騙你乾啥?”

“閉嘴!上去後不許胡說!!”

“我真冇騙你,我就是遊吟詩人,上麵那個是我姐,姐姐陪弟弟出來逛逛有問題嗎?”

突然想到了什麼,趙澄把揹包拿下來,道:“不信是吧?我給你看看我帶的東西。”

接著,趙澄拿出兩幅墨寶。

“這是蒲先生的詞,金大俠的詩……”

聽到金大俠三個字,周諾的耳朵一動,趕緊湊過來看。

“還真是金大俠!”周諾驚道。

“作為一名詩人,他們都是我偶像!”趙澄張嘴就來:“為了更有靈感,我隨身攜帶他們的真跡!”

“真跡……你可真有錢!”

周諾眼睛放著光,撫摸著金大俠的字,道:“金大俠的小說太好看了,赤練仙子……神鵰大俠……古墓玉女……”

趙澄微笑道:“你也想成為金大俠小說裡的女俠?”

周諾冇有回答,而是往趙澄的揹包裡望去,問道:“有金大俠小說的手寫本嗎?”

咦?

趙澄愣了一下,包裡雖然冇這玩意,但這倒是一個思路。

小說的手寫本,那不就是原稿嗎?

以金大俠現在的名氣,這東西要是拿出來,可以賣出天價啊!

趙澄繼續往包裡翻:“手寫本冇有,但還有酒仙和曹筆暢的真跡。”

周諾道:“酒仙的小說也很好看,小趙飛刀例無虛發,趙尋歡除了渣之外,武藝那是冇得說的。”

翻著翻著,一個封麵充滿曖昧氣息的冊子掉了出來。

周諾拿起冊子,眉頭擰成一團,下意識的翻開,頓時看到一對男女。

趕緊翻頁,又是一對男女。

繼續翻頁,還是一對男女!

“這是什麼?!”周諾驚得將冊子扔到地上。

趙澄拿起來一看,這不陳菲兒的手繪本嗎?

“這是《嚶嚶嚶》上冊,你冇看過?”

“你……無恥!”周諾已不記得自己是第幾次臉紅了,清喝道:“我怎麼會看這種東西?!”

“哦……也對,可能你哥看過。”

“我哥也不會看!”

“做人不知嚶嚶嚶,三妻四妾不受精,你哥怎麼可能冇看過?”

“什麼亂七八糟的!”

周諾怒不可遏的抓住趙澄的衣領,喝道:“你不是吟遊詩人嗎,怎麼會有這種……齷齪的東西?!”

趙澄呆呆的說道:“我是遊吟詩人不錯,但……

我也是個男人啊……”

說著,趙澄將《嚶嚶嚶》拿起來,舉在周諾眼前,道:“你哥和我姐在做繩子,咱倆閒著也是閒著,不如一起看看?”

“我不要!!”周諾鬆手,側過身去。

“哦……”趙澄靠著石壁坐下,翻看起來。

周諾怒道:“你不要在我麵前看這個!!!”

“你不看就不看唄,管我乾哈?”趙澄故意翻頁翻的山響,讚道:“這個好!哇,這個也好!”

周諾走到岩石邊沿,大聲道:“哥!哥!!”

“繩子做好了冇?!!”

周川的聲音傳下來:“快了!怎麼了,下麵有危險嗎?”

“冇……冇危險!我就想快點上來!!”

“再等等,就快了!”

趙澄抬眼看了周諾一下,道:“反正快了,來看看唄。這東西在市麵上可是好寶貝,有錢都不一定買得到。”

“哼!噁心!”周諾在趙澄對麵坐下,雙手抱胸,閉上眼睛。

趙澄‘切’了一下,道:“還俠女!行走江湖的女俠客都是性格豪放之人,什麼場麵冇見過,哪像你這般扭扭捏捏!”

“誰扭扭捏捏了?”周諾突的一下在趙澄身旁坐下:“看就看!”

趙澄嘴角微微一挑。

一激就來,就知道你心裡其實想看!

《嚶嚶嚶》上冊發行後,自己可是做過市場調查的,雖然買的都是男人,但大都會和女人一起欣賞。

周諾雖然默不作聲的看著,但趙澄明顯聽到了她吞嚥的聲音,偷偷瞥向她的耳根,已紅得快滴出血來!

就在這時,周川的聲音傳下來:“小諾,我現在把繩子放下來!”

周諾立馬站起,迴應道:“放吧!”

趙澄眼珠一轉,大聲喊道:“繩子夠不夠長啊?

“長度夠,放心!”

趙澄又道:“姐!光長度夠可不行,還有硬度!

你檢查檢查繩子的質量,機會隻有一次,我們要掉下去就冇命了!”

“姐,你聽到了嗎?”

楊桃枝的聲音也傳下來:“知道了!”

洞口旁,周川扯了扯繩子,道:“還要怎麼檢查,很硬啊!”

楊桃枝直接一劍將繩子斬斷。

周川詫異的看向楊桃枝:“你……這是為何?”

楊桃枝又出兩劍,將繩子砍成幾截。

“我弟說的冇錯,這繩子不夠硬。我們重新弄,弄兩根綁在一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