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洛木被趙澄壓得喘不過氣來,輕哼道:“小相……”

“叫我名字!”趙澄向蕭洛木猛眨眼睛。

蕭洛木眼睛瞪得大大的,點點頭。

趙澄這才鬆開手,坐起來。

“趙兄!”

“蕭兄!”

“趙兄!!”

“蕭兄!!”

兩人抱在一起,都大笑起來。

蕭洛風嘀咕道:“我弟是怎麼了,他平常不這樣啊?”

趙五道:“蕭守尉彆慌,和我家主子呆久了都會變得不正常,蕭公子這種不正常纔是正常。”

趙澄朝蕭洛風那邊看了一眼,問道:“你怎麼來了?還帶了這麼多人。”

蕭洛木鄭重的說道:“陵山有危險!我就讓我哥帶了一百守備軍來找你!”

說著,蕭洛木扶著趙澄起來,打量著他的身體,問道:“你冇事吧?”

趙澄擺擺手,道:“我倒是冇事,不過危險的確是危險,剛纔又有山賊朝我們放暗箭。”

蕭洛木眉頭一皺,連忙朝蕭洛風跑去,估計是彙報著情況。

一會後,蕭洛風走過來,問道:“被你們射殺的山賊在哪?”

趙澄領著蕭洛風一行往回走,來到那三具屍體前。

蕭洛風朝屍體看了一眼,又蹲下在他們身上聞,便道:“這些人不是山賊,是海寇。”

“海寇?”

趙澄愣了一下,他是聽過東部一些沿海的城市鬨海寇,但冇料到海寇會和山賊差不多的打扮。

趙澄問道:“海寇怎麼會來山上?”

蕭洛木解釋道:“趙兄你有所不知,這陵山脊背靠海,又在青東城和韓南城之間,經常有海寇來山上歇腳。”

“這我確實不知,但無論山賊還是海寇都有領土意識,這些海寇來陵山,難道不怕……”

說到這,趙澄突然想明白了什麼,驚道:“我知道了!那一窩山賊是被海寇給屠了!”

蕭洛木和蕭洛風麵麵相覷:“什麼被屠了?”

於是趙澄把賊巢被屠和這些女人孩子獲救的事說了一遍。

蕭洛風分析道:“我不認為山賊是被海寇做掉的。”

“趙公子說他們有領地意識,這點我認同。”

“但正因為如此,海寇一般不會招惹到山賊。要是真打起來,在這山上,他們也不是山賊的對手,怎麼可能把山賊給一窩端了?”

趙澄疑問道:“如果也不是海寇做的,難道山上還有另一波人?而且還是很厲害的人??”

“不管是山賊還是海寇,都不是好東西!靖東十三城本就有除寇之責,既然遇到了,那我就順便把他們給滅了!”

“蕭守尉好氣魄!”

“趙公子,你的人保護好這些女人孩子就行。”

趙澄點頭。

周諾道:“我不是他的人!”

趙澄連忙解釋道:“周家兄妹乃是俠客。”

蕭洛風和周川相互行禮。

“趁天冇黑,趕緊吧。”

蕭洛風的神情和說話的語氣都很嚴厲,行事也是雷霆風行,頓時邁過那三具屍體,往叢林更深處走去,每走幾步停下來檢視一下。

趙澄疑問:“他在乾嘛?”

“循跡追蹤。”楊桃枝轉身朝女人孩子走去,道:“這人有些本事,你跟著他走吧,我保護女人孩子。”

說著,給趙五使了個眼色,道:“跟緊你主子。

趙五立馬抽出刀,護在趙澄左右。

蕭洛風走在最前麵,左右幾十步外各有一個部下配合,將搜尋到的資訊傳遞給他彙總。

一個時辰後,蕭洛風突然蹲下,往後打了個隱蔽的手勢,然後迅速移到一棵大樹後,看著下麵的情況。

趙澄輕手輕腳來到蕭洛風身旁,往下眺望,看到不遠處的平地上搭著幾個簡易營帳,更多的人則在營帳外。

“厲害啊,這麼快就被你找到了!”

趙澄對蕭洛風豎起大拇指,然後把手搭在他肩上,道:“冇想到蕭洛木有個這麼厲害的哥哥!”

蕭洛風將趙澄的手扒開,皺眉道:“咱倆不熟。

趙澄愣了一下,疑問道:“從剛纔我就發現了,蕭守尉好像對我有點意見?”

“有意見談不上,純粹是不喜歡。”蕭洛風毫不客氣的說道。

趙澄舔著臉問道:“我自問冇得罪過你,能否告知緣由?”

蕭洛風朝趙澄看了一眼,壓低聲音道:“洛木擺出那麼大排場等你,還拉我一起去,我本就不同意。

“任何無意義的浪費都是有罪的,何況你還冇來。”

蕭洛風似乎不想多說,將趙澄往後推開一些,道:“馬上要真刀真槍交手了,你和洛木呆一塊去。”

趙澄微笑道:“看來蕭守尉是把我當成不學無術的紈絝了。”

“難道不是嗎?”

“蕭洛木給你說過,陵山是個三不管的地帶,山賊和猛獸橫行,凶險未知。”

說著,蕭洛風的目光落在楊桃枝身上,接著道:

“你不知天高地厚,自以為是的跑過來,不多帶點護衛也就罷了,卻還帶著個婢女。”

“連這種時候都不忘享樂,不是紈絝是什麼?”

趙澄愣了下,心想蕭洛風八成是把楊桃枝當成涼床丫頭了,也懶得解釋。

“對,你說的都對!”

趙澄往後挪去,朝下麵望了一眼,道:“打得過嗎?”

“下麵的海寇就三十多個,我這有一百守備軍,三個打一個還打不過,那就勞煩小相爺在這山上找塊地把我給埋了!”

言畢,蕭洛風舉起手,做出個手勢。

見狀,所有守備軍做出衝鋒姿態。

“殺!”

一聲令下,守備軍全部衝了下去。

周諾選擇了一個合適的位置,拉弓上箭。周川冇有阻止她,也冇有出手相助,和楊桃枝一起保護著女人孩子。

趙澄一邊觀察著下麵的戰鬥,一邊小聲對趙五道:“找機會給何執傳信,讓他派幾個府兵過來。”

趙五疑問道:“乾啥用?”

“山上的賊巢裡有些銀子,得拖回去。”

“主子,如此緊張的時候,你居然想的是銀子?

“冇什麼比銀子還能讓我緊張!”

趙澄原本還想見識一下蕭洛風的指揮能力和青東城守備軍的戰鬥力,結果守備軍一下去,那些海寇就做鳥獸散,而且反應和速度都是極快。

這讓趙澄心裡直犯嘀咕,這陵山的山賊和海寇,逃跑技術都這麼好嗎?

三十多個海寇跑了一大半,隻留下十來具屍體。

其中有六具屍體身上都插著箭,是被周諾射死的。

趙澄他們走下去後,蕭洛風對周諾行了個軍禮。

“感謝。”

周諾笑笑,冇有回話。

蕭洛木左右看看,撇撇嘴道:“這些海寇一點戰鬥力都冇有啊,太不經打了!”

蕭洛風剛要說話時,趙澄先說道:“他們不是冇戰鬥力,是不想打。”

蕭洛木點點頭,道:“也對,賊怕官兵,海寇看到咱守備軍了,還哪有勇氣拔刀?”

趙澄卻搖搖頭,沉聲道:“這些人不是海寇。”

眾人微微一愣。

蕭洛風則詫異的看向趙澄。

趙澄又道:“他們是軍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