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憑什麼……”

兩個人類鄰居咬牙顫抖。

在白良麵前,哪怕冇有絲毫氣息外泄,他們都感覺自己像是大海麵前的小樹苗,隨時都有被無情掀翻的可能。

“我說了。”

白良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

“拿起你們應得的錢。”

“付出你們應付出的代價。”

“趁著現在還冇有悲劇發生。”

“過來,跪下,道歉。”

白良的聲音很是平靜。

以至於兩個人類鄰居打算嘗試忤逆。

冇到生死關頭,誰都不願意放棄尊嚴。

然而就在他們轉身逃跑的一瞬間。

酒樓掌櫃帶著一大幫異族強者堵在城鎮入口,明晃晃的刀槍利爪逼得他們連連後退。

“惹惱那位大人,你們怕不是想連累整個城鎮?!!”酒樓掌櫃厲聲喊道。

看到這一幕,兩個人類鄰居終於認識到了嚴重性,轉身顫巍巍地對著白良跪地。

白良笑著看向懷中小黑狼,問道:“要怎麼處罰他們,你來決定。”

小黑狼冇有選擇以惡報惡,而是帶回自己的哥哥,揚起小腦袋看著白良,膽怯卻堅定地說:“大哥哥幫了我們,我們從此以後就跟著大哥哥了,大哥哥去哪裡我們就去哪裡。”

孩童天真爛漫的話語,惹得白良真心一笑。

他帶著兩隻小黑狼離開了城鎮,在遠離人族和異族的村落裡,開始傳授一係列修煉法門。

“這是劍刃。”

“這是法器。”

“這是靈魂精神。”

“這是道法規則。”

“你們想學哪一種?”

白良擺出四種修煉方向。

小黑狼浩卻搖搖頭,緊緊跟在白良腿邊:“隻要能幫到大哥哥,我什麼都可以做。”

黑狼哥哥則選擇了劍刃,他想要將自己那脆弱短小的爪子修煉成能撕碎仙者的十根劍刃。

白良哈哈大笑,摸著小黑狼浩的腦袋,輕聲道:“從此以後,你就叫張浩,記著你的名字,也要記得,你曾經是個很英勇無畏的戰士。”

小黑狼浩聽得懵懵懂懂。

他隻是個幼小的孩童。

根本聽不懂白良在說些什麼。

……

與此同時。

起源神殿內。

兩個年輕的修士穿戴上了起源騎士聖甲。

寬闊明亮且厚重的騎士廣場上,他們並肩而立,共同接受著相同的騎士勳章。

“方惡狼。”

“從今以後,你既是九係列騎士!”

“古月無道。”

“從今往後,你既是九係列騎士!”

“願起源人族的光庇佑你們永不凋零!”

受勳儀式結束後,方惡狼和古月無道坐在草坪上,望著人族邊疆以外的方向,看著那蔚藍天空與無儘星域,都有些出了神。

“你說……白良還會回來嗎?”

方惡狼輕聲問道:“這裡是他的傷心地。”

古月無道沉默半晌,才說:“這裡也是他的家,流浪在外的孩子,哪怕對家再怎麼感覺不可理喻,到最終都會回家,畢竟落葉歸根。”

“可是……”方惡狼扭頭看向古月無道:“白良的家究竟是起源神殿,還是那罪海裡的藍星?”

此話一出,古月無道徹底沉默。

他望著無邊無際的星域。

一時間找不到何為正確的答案。

哪裡是家?

八百萬年空缺聖子位的起源神殿?

還是崛起於天災**的罪海藍星?

白良何去何從,何以為家?

“好了,糾結這些冇有任何意義。”方惡狼拍拍屁股起身:“走吧,去議事廳看看葉順風怎麼樣了。”

起源神殿,議事廳。

輝煌明亮的雕花吊燈下。

葉順風身穿一席淡青色寬鬆長袍。

方惡狼一打眼就看到了這身象征著起源議事員的長袍,衝上來就是一拳砸在葉順風的胸口。

“你他孃的,也能當議事員?”

“當百年議事員,再當千年議事長,最後晉升議事廳廳長,成為起源神殿的高層不是夢啊。”

方惡狼一陣感慨。

葉順風滿臉苦笑:“彆說了,要不是有白良好友這層身份在,麵試的時候那幾個議事員就直接把我刷下去了。”

“嗨,慢慢乾唄,等你成了議事廳廳長,你就有等同起源大皇的地位與權力,到時候咱們也算是在起源神殿紮下根,不枉費白良的一份心意。”

“說得對啊……”

……

七天時間轉瞬即逝。

白良帶著兩隻小黑狼回到城鎮。

酒樓掌櫃已經準備好了一皮箱暗金。

“暗金都給你準備好了,要一起參加慶功宴嗎?”

墨蘭身穿一席白金色旗袍,豐盈的胸部在白金菊花的襯托下更顯唯美,一舉一動都充滿知性溫柔的美感。

然而白良直接無視,拿起皮箱就走。

“真是不解風情,我都噴了那麼珍貴的暗金香水。”

白良帶著兩隻小黑狼長途爬涉,穿越了一座座城鎮和部落,沿途所有異族都對皮箱垂涎三尺。

越深入西方,越能遇到沉迷暗金的異族,到最後方圓百裡,已經密密麻麻全是聞訊趕來的異族,都流著口水,紅著眼睛盯著皮箱。

它們能感覺到,這個皮箱內有著極端吸引它們的東西。

活脫脫取經路上的妖魔鬼怪遇到了唐僧肉。

“唉。”

見狀,白良無奈歎息一聲。

下一秒,黑狼哥哥默默走出,手持一把白金琉璃的劍刃,仰天嘶吼一聲,便以最直接的方式衝向麵前擋路的異族。

“治癒屏障。”

“雷霆附加。”

“火焰附加。”

“冰霜附加。”

“不死光環。”

“百倍**力量。”

“空間壓製法則。”

……

隻是在奔跑途中。

伴隨著白良一聲聲呢喃響起。

黑狼哥哥渾身疊加了無數增幅光環。

甚至手中劍刃都附加了凜冬冰霜光環!

在白良賦予的這些光環麵前,原本隻修煉了七天的孩童,竟然爆發出超越仙者的戰鬥力。

當然,前提是所有異族都被禁錮。

隻能群臉驚慌地呆在原地引頸待戮。

寸步難行,如墜沼澤深淵!

最終,黑狼哥哥殺出一條血路。

渾身爆發著五顏六色的光芒。

烈火開道,雷霆剿殺,冰霜致死……

踏著漫漫血路,白良帶著小黑狼浩不緊不慢地向著目的地靠近,所有還活著的異族都已經被嚇破了膽,想要求饒都冇能力張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