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無道心頭本是有些戾氣的,但是想到混沌人族的強者,他頓時心頭一動,微笑開口。

“諸位道友,不必試探什麼了,還請你們當中那位混沌人族的強者出來,我有些問題,想向您請教一下。”

聞言,那四尊身影中,一道黑色的身影疾馳而來。

離葉無道不遠的時候,他化身成一位長相儒雅的中年男子。

“混沌人族水繫世家,秦驚瀾!”秦驚瀾說道。

他體內的大道,如同水墨般,帶著極強的威壓,和萬神天仙,恐怕都不曾多讓。

那黑髮之上,更是有幾滴不起眼的小水珠。

葉無道一眼便是看出來,這幾滴水珠,恐怕是他的法兵。

“道友有禮!”葉無道微微抱拳。

秦驚瀾也跟著行禮,說道:“道友,我是被雇傭而來,多有得罪,還請見諒,有什麼話,但說無妨,若是你要去圍殺萬神天仙,給出足夠的酬勞即可。”

原來是他誤以為有什麼好處,葉無道還要雇傭他。

葉無道有些無語,他手頭也冇有足夠的好處,而這位強者,顯然就是做這一行的,見自己冇有這個意思,臉色就有些不對勁了。

“道友不是這個意思?”秦驚瀾問。

葉無道乾笑:“酬勞可以之後再給嗎?有什麼規矩嗎?我不是很懂。”

秦驚瀾對葉無道也不敢小覷,換做是其他的強者,他或許會直接一走了之。

聞言,他反倒是耐心的解釋:“雖說我來自混沌人族水繫世家,但是也是混沌人族中的風月閣強者,風月閣的強者,隻看酬金夠不夠,如果夠的話,我們就會幫忙出手。”

“萬神天仙如何雇傭你的?”葉無道又問。

秦驚瀾笑道:“他有自己的手段,至於方法,以風月閣的規矩,不能告訴你,但是我卻是風月閣的一位頂尖殺手,你認識我,自然也算認識風月閣。”

說完,他丟出一道水珠狀的黑色令牌。

接手後,葉無道感受到其中蘊含著一股規則之力,隻是這規則之力並非用於殺戮,而是用於傳訊之類的規則。

“如果我要殺萬神,要給多少錢?”葉無道點點頭。

“五十顆混沌晶元,而且還要依據情況的不同,時間也有限製。”

“萬神天仙說要花幾年的時間圍殺我,他給了您多少混沌晶元?”

“這就不容透露了,但是比我現在提出的代價,要少許多便是,而且我不會全力出手,隻能動五成的力,時間為一個月。”秦驚瀾道。

葉無道深以為是的點了點頭。

先前的戰鬥中,這位叫秦驚瀾的頂尖強者,也隻是用了神通追殺他,距離保持的也很謹慎,並不敢冒進。

秦驚瀾跟著補充道:“若是道友要出手,無論是否得手,酬金都是要收的,若是我動了全力,使用了法兵等物,酬金還要加一倍。”

不同的出手方式,也有不同的價格,葉無道點了點頭,表示讚同。

“懂了。”

秦驚瀾頷首道:“那道友需要幫忙嗎?”

“這個……暫時不必。”

“那好,若是要出手,隨時可以將神識融入令牌中,便可與我取得聯絡,若是我離得太遠,您要讓我來幫您的話,那也要收取一定的路費。”秦驚瀾道。

葉無道無語的拿著手中的令牌,哭笑不得。

“前輩,這麼講利益規矩的嗎,要不現在我們回過頭去追殺萬神天仙,我叫幾個援手,將他除掉之後,大道之力分您一半?”

秦驚瀾一本正經道:“不好意思,我隻收取混沌晶元,而且被雇傭後,也要向風月閣報備,風月閣也要收取抽成,加入風月閣,不能擅自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