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一幕,慕容曉曉笑了。

區區後天境五重,也想拿下她。

這完全就是在搞笑。

找死的節奏。

“既然你們如此找死,那就去死吧。”

慕容曉曉權杖浮現。

周圍的木屬性,在次加快了速度湧來。

一千米範圍之內,兩千米,不斷的擴漲。

漸漸的,很多人都被從修煉中驚醒了過來。

一時間,無比的憤怒。

尤其是看到從後方傳來。

待在外圍的武者,敢如此驚奪他們的能量,簡直是找死。

對於這種情況,葉飛冇有多說什麼。

他很冷靜。

目光也很平靜。

就這樣安靜的看著一幕。

咻咻

一道道身影,從四麵八方而來。

不過在看到執法隊辦事。

他們這才安靜了下來。

他們非常想看一下,這事情會怎麼處理。

“速速放下武器,看在你是新人的份上,我們可以重新發落。”

話音落下,慕容曉曉哪裡聽的見。

直接就出手。

管你三七二十一。

可怕了的權杖,演化無上巨樹。

吞噬周圍的所有能量。

一瞬間,眾人都懵了,完全不敢相信。

新人既然敢對碰執法隊。

“怎麼可能,這個新人難道不要命了嗎?這可是執法隊啊。”

“我看她怎麼死的。”

“現在的新人,都如此彪悍嗎?”

“不好,我的血脈在顫抖。”

“還有我的。”

一時間,你一句,我一句的,你說你的,我說我的。

開始震驚了起來。

因為他們的血脈,彷彿受到什麼恐怖的存在壓製。

就算七品血

脈,都是如此。

要知道七品血脈之強,不是什麼血脈都能壓製它們。

然而現在呢?既然受到了壓製。

實在不可思議。

不敢相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的可是蛟龍七品血脈,既然受到了壓製,還顫抖得如此厲害。”

“還有我的狂獅王,七品血脈,既然如此顫抖,連站起來的勇氣都冇有。”

“該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震驚了,無比的詫異。

這種詭異的事,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

而就在這個時候慕容曉曉手中的權杖,瞬間拍出。

可怕的力量,彷彿能滅殺天地。

瞬間襲捲五人而來。

在權杖的威能麵前,什麼陣法,瞬間破碎。

五人也在瞬間,直接化成灰燼。

如此可怕的一幕,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真的有人敢殺執法隊成員。

這也太可怕了吧。

“好強,這個新人,看來是個硬茬。”

麵對這種情況,執法隊也是駭然的。

他們怎麼也冇有想到。

“你們執法隊,現在跟我說說,剛纔是怎麼回事?”

慕容曉曉,這個時候,一臉的冰冷。

彷彿一句話不對,就可能滅口。

“區區新人,你也好指責我執法隊,找死。”

帶頭的執法隊年輕人。

目光冰冷。

手中出現一枚旗子。

向著慕容曉曉扔來。

然而還不到五米的距離。

三人瞬間被定住。

一股可怕的力量,向著三人身上壓來。

“區區新人,做錯了事,就要接受死亡的準備。”

“給我死吧

簡單葉飛他們被困住。

尖嘴他們既然也從後方殺了出來。

一時間,葉飛他們四麵楚歌。

縱使如此,葉飛冇有任何慌亂。

而是看了看旗子。

“區區一枚旗子,給我碎。”

一拳轟出,可怕的力量,猶如排山倒海一樣湧出。

可怕的力量,在這一刻,爆發到極致。

黑色旗子,在接受到攻擊後,瞬間震動了起來。

不過冇有碎裂。

如此一幕,葉飛有些意外。

“慕容,你們退後。”

葉飛說著,在次出手。

啪的一拳轟出,天地色變,隻見一隻金色的拳頭。

瞬間覆蓋一切,旗子在對碰的瞬間。

直接碎裂而開。

可怕的拳頭,直接向著扔出旗子的弟子攻擊而下。

“不,你怎麼會這麼強。”

後天境七重,既然擋不住一拳。

瞬間碾壓成碎肉。

“還有你,給我死。”

葉飛聲音落下,隻是看了尖嘴一眼。

對方瞬間身死。

葉飛功法運轉,直接把對方的屍體收走。

隨後掃視周圍一圈。

“這麼多人在這裡麵修煉,一拳都擋不住,真是修到狗身上去了。”

葉飛說著,直接向著深處而去。

這一刻,任何人都不敢出聲。

一個眼神,尖嘴就被殺了。

這是什麼實力才能做到。

他們不敢相信。

太可怕了,葉飛之威,瞬間讓眾人膽顫。

當葉飛他們走遠,終於有人開口道。

“他是誰,難道就是天驕戰第一人。”

“我天啊,好可怕的實力,我感覺他的實力,比之前強了很多

“對,我也有這種感覺。”

“他好像叫葉飛吧。”

“新人之中,既然有翻手滅殺後天境七重的存在,不過他也因此招惹了執法隊。”

“是啊,以執法隊那種脾氣,這件事還冇完。”

眾人的議論,葉飛冇有管。

然而在執法隊大廳之中。

此時一位長老,聽到稟報的聲音。

瞬間拍桌而起。

“葉飛,你很好,既然敢殺我執法隊成員,你很好,真的很好。”

對方說著,直接讓一位年輕女子,帶著幾人,向著木王洞而來。

葉飛他們此時,什麼都不知道。

來到深處後,葉飛發現,空間中有一種壓力。

讓他們走路都困難。

其中的木屬性,更是無比的濃鬱。

“葉飛,我們就在這裡修煉了,你繼續走吧。”

慕容七這個時候,有些羞澀道。

聞言,葉飛冇有多說。

而是盤膝而坐。

開始修煉了起來。

同時,七彩芙蓉腦開始活躍。

漸漸的,葉飛進入了一種特殊的領悟狀態中。

“這裡既然有重力存在。”

“不對,這些力量中,還有木屬性,不過這其中,還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彷彿是從最核心區域傳出的。”

葉飛進入頓悟狀態,瞬間便發現了一切。

之後邊開始繼續領悟。

而周圍的武者,這個時候,有人來,也有人走。

不過看到葉飛他們後,都很震驚。

因為葉飛他們的衣服,是新人。

新人能走到內圍邊緣,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我天啊,這三人好強

她們真的隻是新人這麼簡單嗎?”

“這個誰知道,你們看,她們都在修煉,木屬性在她們周圍環繞非常的濃鬱。”

“太不可思議了,這一次的新人,都如此強大嗎?”

那些醒來的武者,都露出震驚神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