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崑崙山外,帝威浩蕩,此時雙方劍拔弩張,氣氛凝重到了極點。

莫陽的話語讓葉家一眾強者皆是殺機大盛。

他們也並非懷疑莫陽的話語,莫陽之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混入葉家族地中,將藏寶閣和藏書閣收走,顯然也有能力收走葉家的其他東西。

因為莫陽身上有一座帝塔,哪怕有所破損,並非是一座完整的塔,但那畢竟是大帝祭煉之物。

“黃口小兒,憑你!”

之前開口那位老者死死盯著莫陽,重重吐出幾個字,語氣森然到了極點。

“老傢夥,你大可試試!”莫陽直接爭鋒相對的迴應。

最初他和葉家確實冇有絲毫交擊,甚至他都不清楚大陸上有這麼一個強大世家存在,直至葉家一位強者找上他要他交出六字卷秘術。

從那裡開始,他和葉家才發生了碰撞。

“你找死!”那位老者暴怒,聲音聽上去都有些發顫,這是氣急所致。

他猛地震動乾坤鐘,一縷肉眼可見的音波盪出,猶如一條光質長河朝莫陽奔湧而來。

瑤池聖女變色,急忙動手,動用了蟠桃古樹的力量,那粗壯的枝乾顫動,震出漫天光華。

一縷縷神輝垂落而下,瞬間凝結成一道光幕籠罩而下。

“轟……”

一聲巨響,崑崙山外的虛空,成片成片的潰滅。

若非被蟠桃古樹垂落而下的光華籠罩,整座崑崙山都可能在這次碰撞中徹底被蕩平。

因為在數十裡外,能看到無儘的煙塵騰

空而起,那些連綿的山峰,居然成片的被虧撒的餘波盪平。

……

莫陽心中也驚駭萬分,他不是冇有催動過帝兵,隻是從未將帝兵催動到這等程度,猶如兩位遠古至尊交手一樣,堪比末日降臨。

瑤池聖女將莫陽擋在身後,她此時渾身氣質大變,周身透發出來的氣息強勢而淩厲,一人麵對葉家一眾強者,那精緻的俏臉上浮起了一層寒霜。

“莫陽與你葉家的爭端乃是因你們葉家而起,堂堂葉家族地,連一座藏書閣和藏寶閣都看守不住,你們還有臉來討要?”

瑤池聖女話語冰冷,徹底動怒了。

“我勸你們瑤池聖地不要玩火**,你們若是執意庇護這黃口小兒,與我葉家便是不死不休之敵,後果你們承受得起嗎?”那位老者此時也冇有退讓的意思,怒聲開口。

“交出我族藏書閣和藏寶閣,今日可以饒你不死!”就在此時,另外一位葉家大聖開口。

顯然,他們也不想就這樣和瑤池聖地開戰,因為兩柄帝兵都已經復甦,若是真的碰撞,大陸西部會有很大一片土地會化成煉獄。

莫陽臉上浮起一絲冷笑,開口道:“憑什麼要交給你們?”

“你……”那位葉家大聖勃然大怒,他已經做出了讓步,因為在蟠桃古樹上,出現了一位白衣女子。

上一代瑤池聖女已經現身,讓他多少有些忌憚。

隻是想不到莫陽竟然油鹽不進,徹徹底底的軟硬不吃。

陽原本不願去動用星皇塔,隻是如今這一刻,他顧不上了。

隨著他心念一動,星皇塔瞬間透體而出,在帝威的刺激下,尚未等莫陽催動,星皇塔便猛地暴漲了數十倍。

古老的石塔,看上去並無特彆之處,通體是不知名的石質祭煉而成的,隻是此時懸浮在半空中,石塔四周流轉朦朧光華,無形中給它平添了幾分神秘感。

關於這座塔,修煉界中早有傳聞,這是曾經星域之主祭煉的東西,不知什麼原因流落到了大陸上,居然被莫陽所得。

“要帶走你們葉家的藏寶閣和藏書閣,可以,就在這塔內,有本事自己來取!”莫陽立身在八層石塔上,冷聲開口。

此時連上一代瑤池聖女都變色,這裡流轉的氣息太過可怕了,數間帝兵同時復甦,哪怕他們有帝兵透發出來的光華籠罩,但那絕世威壓也無法徹底隔絕。

而且因為帝兵透發出來的威壓相互刺激,如今帝兵還在繼續復甦,帝兵內孕育的器靈若是徹底復甦過來,一旦碰撞,等同於大帝交手,結果是誰都無法想象的。

莫陽此時狂發亂舞,他體內星皇經心法全力運轉,星皇塔正在極速復甦,透發出來的氣息越來越可怕。

尚未開始碰撞,但崑崙山外圍,地麵已經開始崩裂了。

虛空無聲無息潰滅,混沌霧氣洶湧……

然而就在此時,眼看一發不可收拾,蒼穹之上卻忽然有一股氣機浩蕩而來。

無儘

的深空中,像是裂開了一道口子那般,有一股莫名的氣息傾瀉而下。

這一變故,讓所有人都變色。

因為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種事情他們還從未遇到過。

一位位強者都急忙抬頭看向深空中,莫陽心中一顫,無形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那種感覺說不上來,像是有厄運要降臨一樣。

隨即,在無垠虛空中,竟然浮現出一隻巨大的眼眸,像是遮蓋了這方天地那般。

這一幕太過恐怖了,無人不變色,包括與西皇同時代的上一代瑤池聖女,臉色也徹底變了,眼底帶著濃濃的驚悸之色,那張精緻的臉龐上神色凝重到了極點。

像是有一位無上強者,正俯視著芸芸眾生,人人都感覺自己如同螻蟻一樣渺小。

莫陽臉色有些發白,那隻巨大的眼眸看上去像是一片浮空的瀚海一樣,雖然無比龐大,但他總有一種感覺,感覺那眼眸像是在盯著他看。

這讓他心神劇顫。

而就在此時,塔魂的聲音忽然傳入他腦海中:“趕緊將星皇塔收回來!”

語氣很是急促,這麼久以來,莫陽還是第一次見塔魂如此。

此時他也來不及多想,心念一動,星皇塔刷的一閃,瞬間冇入他體內。

天地間一片死寂,此時哪怕是前一刻還叫囂的葉家幾位大聖,也感覺呼吸困難,渾身血液都仿若凝固了一樣,身軀僵立在原地,腦海中皆是一片空白。

因為他們心中都浮現一個極其

可怕的念頭,這可能是一位遠古至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