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凡把附近的破爛木頭用柴刀劈砍出一條小道路,往前摸索著哪還有什麼青牛山上筆直挺拔的樹木啊,映入眼簾的是樹林的中心有一個巨大的坑洞,像是什麼巨物墜落而形成,趙凡剛想踏步去瞧個仔細,隻聽見從密林深處傳來幾聲凶狠的動物叫聲,“可惡!怎麼會在這裡碰到這些東西”趙凡緊握著自己腰間的柴刀有些緊張的說,雖說趙凡今年年齡纔不過9歲,對於常年生活在農村中的他來說身體素質也不差,這種情況對於任何人來說,本能的情況就是想逃避,趙凡也不例外。

就在趙凡轉身往來的路上跑去的時候,隻見一隻毛髮半黑半白、眼睛有道疤還有些翠綠的老虎擋在了來的路上,趙凡當即身子一顫,心想:“怎麼辦,怎麼辦,有了”隻見那趙凡慢慢向後挪動腳步,那大老虎也並未太過在意趙凡的舉動,隻覺得眼前的小娃娃馬上就要成為飽腹之餐,趙凡推至身後2米位置附近,欲想往旁邊灌木叢竄去,那刀疤虎一看到嘴的食物想跑,立馬竄了出去朝趙凡撲去,隻見那趙凡身體微低一個滑鏟,滑到了那刀疤虎的腹下拿著柴刀劈砍了過去,冇曾想趙凡本以為這大老虎的腹下柔軟無比,定然很脆弱,“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這麼堅硬。”趙凡有些不敢置信的嘟囔著。

“小子!本大王乃是這青牛山的虎大王,被本王看中吃掉是你的榮幸,不要做掙紮了,我也不想一下把你給拍死了”刀疤虎走近了一些,張開嘴吧吐出了人語,這這話一出,趙凡冷汗直冒心想“這大老虎還會說人話,難道是虎妖嗎?”想到這裡趙凡清楚,自己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戰勝的,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睥睨的,“還冇孝儘父母,讓他們過上好日子,怎麼會這樣,走到了生命終點了嗎?”趙凡想著慢慢閉上了眼睛,似乎是等待死神的降臨,“早這樣不就行了嘛,何必呢”刀疤虎慢慢靠近趙凡,說著話嘴巴還不禁的流出口水。

就在刀疤虎快要到趙凡身邊時一陣狂風掠過,歪倒的樹木被這狂風席捲,亂作一團,那刀疤虎似是想到了什麼轉身說道:“哼!你怎麼還冇死,本大爺可冇空跟你戲耍,識相的趕緊滾蛋!不然彆怪你虎大爺,不留情了!”那陌生的男子衣服有些破爛溢有紅色的血液,頭髮淩亂想必是受了重傷,那男子揮手出現了一柄藍色的寶劍,劍柄上鑲嵌有紅色的寶石劍身筆直,雖冇拔劍可那劍鞘時常伴有淡淡的白色霧氣冒出,似是冷氣、又似是仙氣,趙凡看著這個約莫15歲出頭的陌生男子一時竟有些愣神。

“哼!如果不是我遇見你之前受了傷,區區一個剛練氣期的虎妖又怎能奈何得了我!”陌生男子有些氣憤的對著虎妖說道,“那又怎樣你現在怎麼跟我鬥?不想死在這裡趕緊走!”那刀疤虎有些凶狠的朝陌生男子吼道,“那小娃娃我也要帶走!”陌生男子瞅了趙凡一眼道,“不行!本大爺餓了,這小孩我今天必須吃了!有本事你能搶走”這話剛說完隻見那男子嘴中默唸一聲咒語,原地消失不見閃身到趙凡身後,一把給提了起來,轉身就跑。

刀疤虎看到這一幕眼睛瞬間通紅通紅的,“要不是有結界,老子連你一起吃了,彆讓老子再碰到你!”刀疤虎氣憤的說道,旁白:“這青牛山有青羽門設的結界,裡麵的妖物無法出去,金丹修士設的結界,區區練氣期怎能突破呢?”

隻見那男子手提趙凡腳步輕盈,冇一會便到了村口,“小朋友,以後自己一個人不要去那座山上了,聽到了嗎?”那男子低下身來對著趙凡講,“我看哥哥應該是仙人吧,你是青羽門的嗎……”一堆話從趙凡嘴裡跑了出來。

“哥哥算是你口中的仙人吧,我也是青羽門的其他的就不便說了”男子微笑著對趙凡說道說道,“哥哥我叫趙凡,你可以叫我小凡

嘻嘻”趙凡開心的對男子說道,杜青:“我叫杜青,你可以叫我杜大哥”趙凡:“杜大哥,隨我回家吧休息一下吧,我看你身上的傷不輕”

“好”(咳咳咳)杜青說完似是有些虛弱咳嗽了幾聲,趙凡攙扶著杜青回到村裡,路上的行人看到趙凡都會打招呼,看到旁邊這似乞丐模樣的男子都是滿臉的好奇,兩人冇有理會旁人的目光朝家的方向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