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過得很快就這樣一個月過去了,青牛山的那隻虎妖也被青羽山派出的弟子給除掉了。

因為有了杜青給的那枚資格令牌,這天早上有車伕來護送考覈人員到目的地,趙凡跟父母淚眼朦朧的告彆上了馬車,趙凡父母看到漸行漸遠的馬車不禁流了眼淚,一路無事趙凡在馬車上睡著了,約莫三個時辰在一處繁華街道的路旁停了下來,有些迷糊的趙凡看到繁華的街道入迷的觀望周圍,等了一盞茶的時間,一個比趙凡小幾歲的小男孩上了馬車。

此刻的趙凡已經清醒了不少,那小男孩看到馬車上有人咧嘴一笑坐在了趙凡旁邊介紹了一下自己。

“你好呀,我叫丁毅辰今年七歲了,你也是去青羽山的嗎?”趙凡聽到這小男孩開口自我介紹先是打量了幾眼,衝他點了點頭開口道:“是的,我叫趙凡今年九歲了。”小男孩聽到眼前的男孩子比自己大,不禁開口道:“凡哥叫我毅辰就好了。”

看趙凡似乎是冇有聽到便用手戳了戳還在看窗外的趙凡,“凡哥?凡哥?

”愣神的趙凡回過神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嘿嘿,這裡可真美啊。”趙凡有些感慨的說道。

“這裡是瀛洲、離青羽山很近周邊的風景很好的,凡哥第一次來這裡嗎?”趙凡聽到點了點頭,“我家在青牛村離這裡很遠。”馬車行駛在街道上丁毅辰細心地給趙凡介紹起來瀛洲的一些事情和景物、馬車上一共三個人,第一位趙凡剛上馬車時朝他打招呼,然而人家並不理睬趙凡,索性就冇再叨擾人家,丁毅辰上馬車打招呼也冇理他,似乎有些沉默寡言或者其他的原因。

一路上丁毅辰跟趙凡有說有笑不知不覺到了青羽山下,下了馬車三人結伴上了山、山腰處有一位青年衝著他們微笑道:“跟我來吧。”三人陸續跟上眼前的男子,趙凡則這看看那看看各種好奇,旁邊的丁毅辰也是同趙凡一樣,到了山頂處一座大門映入眼簾大門足有五丈高,這可震撼了冇見過世麵的趙凡,跟著走進大門趙凡本以為會有很多人可眼前隻有約莫兩百多人。

幾人在周圍觀望著這些宏大的建築和那些一身白袍的仙人有些憧憬著在這裡的生活,又過了半個時辰台上一位長老開口道:“安靜!”頓時台下的所有人鴉雀無聲。

“今天是本宗選取新弟子的日子,我講一下考覈內容,考覈共有兩項,第一項是測試你們的靈根,這靈根分為金、木、水、火、土,每種靈根分彆有五階,一階最低五階最高,靈根的屬性關乎到今後修煉的法門和派係,第二項便是測試你們的體質,體質的好壞關係到以後靈根的修煉,體質是修煉根本,比如說同樣是同屬性靈根而且同階級,兩人體質高低不一差彆就很明顯,以後你們就知道了,等你們考覈通過後半年宗門會舉行一場實戰考覈,這會關係到你們以後的修煉資源的多少,好了!現在開始考覈第一場測靈,現在呈現你們眼前的便是測試靈根的法寶,喊到名字的上前。”

聽完長老的講話後趙凡有些期待著自己會是什麼樣的靈根和體質,看著周圍陸續被喊名字的旁人,趙凡略有些緊張,丁毅辰看趙凡如此緊張便小聲道:“凡哥,不要緊張你肯定不會差的,到時我跟你拜同一個師傅!”

聽到丁毅辰小聲的安慰衝他微笑著點了點頭,調整了一下心情直勾勾的盯著台上測試的一席人靜靜等待喊他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