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子坤!木屬性靈根三階中上品!”

“李大牛!土屬性靈根二階中下品!”

“丁毅辰!”考覈進行到後半部分終於是喊到了丁毅辰的名字,與趙凡相互對視一眼後快步走上台去,右手伸出放在那水晶球之上,嗡的一聲後,那水晶球中映出了肉眼可見的紅色光芒。

“丁毅辰,火屬性靈根四階上品!甚好、甚好火屬性上品這麼宗門近十年也不過寥寥十數人,不錯的苗子。”台上長老話一出口趙凡也是替丁毅辰高興,不愧是富家子弟當真天賦異稟,丁毅辰下台衝著趙凡一臉高興的踱步走去,嘿嘿傻笑了幾聲趙凡則是豎起了大拇指誇獎了幾聲。

“趙凡!”聽到台上長老喊自己的名字,趙凡調整一下狀態,踏步走上台去,“把你的右手放在水晶球上,閉上眼睛去感悟,放輕鬆就可不必緊張。”

趙凡微微點頭按照長老說的去做,趙凡右手剛放在水晶球之上手掌處傳來一陣冰涼感,又感覺到有一股奇妙的感覺有些不真實,似乎是進入了一種不真實的幻境,周圍一片荒蕪看不到儘頭,趙凡想努力去觀察可怎麼也看不清楚就在他想要仔細去看的時候,一個老者的聲音傳入了趙凡的耳中。

“能看清楚這周圍的一切嗎?”趙凡先是愣了一下搖了搖頭,老者笑了笑說道:“小娃娃你叫什麼名字?”趙凡回覆道:“前輩,在下名為趙凡,是青牛村人士今日去那青羽山考覈的弟子。”“原來如此,唉……此處乃是荒蕪之地,常年受濁氣汙染已是冇有曾經的模樣,本座乃是這荒蕪之地曾經的主人名為幻青羽,隻可惜八百年前魔族大軍試圖侵占人族,我與五位合體大能和人族修士拚死抵抗故而把那戰場選擇在了這荒蕪之地,人族終究是太過羸弱,魔族強者共計有數十萬之多,人族強者不過魔族十分之三,凡間本就靈氣稀薄隻得耗儘壽命去殊死搏鬥,好在最後擊退了魔族大軍,但我等合體大能壽命消耗殆儘終究是隕落於此,我留那一縷殘魂在這琉璃球中,隻等那有緣人能夠受此機緣,這麼多年了你是第一位能夠來到此處的孩子,這些事以後再講與你聽吧,我問你如若你立誓今後能夠守護好人族不讓曆史重演,我一身大道機緣皆可傳授與你,你可願?”

趙凡先是撓了撓頭問道:“前輩可是這青羽山的老祖嗎?”幻青羽點了點頭“不錯”“老祖所托弟子定不會辜負,必會儘心儘力腳踏實地,既然已經選擇走這修仙一路,我已然知曉這途中的危險與挫折,定不會讓老祖失望!我本是青牛村的一介草民,機緣巧合下能夠拜入仙門已經是人生中最大的心願了,老祖如此這般對待與我,弟子定不負所托!”

說完趙凡很是認真的對著這麵前若隱若現的幻青羽鞠躬道:“弟子趙凡在此立誓!今後必當守護人族為第一位,修煉有成後定不會讓那魔族再踏入人族半步,如若食言九天雷劫之下定會灰飛煙滅!”幻青羽點了點頭讓趙凡走近一些,手指一點額頭隻見那一股金光進入了趙凡的腦海,身旁大道環繞,一種奇妙的感覺湧入趙凡心頭,約莫過了半盞茶的功夫傳承結束,幻青羽衝趙凡點了點頭,望著眼前的孩子他回憶起曾經身邊的好友,回憶起曾經幼時的自己,不過…時間飛逝已是千年的時間現在隻得把希望寄托在這不到十歲的小娃娃身上。

“記住你說的,我期待著你的強大!好了,該送你出去了,等你入山之後好好修煉等你到練氣期,就可以開始著手修煉傳你的第一道法門,去吧~”幻青羽說完手掌一揮,趙凡的意識回道現實,隻看到那台上的長老有些古怪的看著自己。

“這小子怎麼回事?這麼久了冇動靜,應該冇出意外啊!”話一說完趙凡身上一股金光湧出,引得台下人一陣驚呼,連那長老也是一陣愣神,也是一眨眼的時間,台上長老咳嗽了幾聲說道:“趙凡,金屬性靈根六…六階?極品!”

眾人聽到後皆是瞠目結舌、麵麵相覷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小男孩,連台上長老和周圍的青羽山弟子一臉蒙圈,六階?是不是法器失靈了?

眾人皆看向台上長老,被這麼多人看著,長老也是一陣的不知道怎麼回答,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