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凡看向韓漠手中之物也是一頭霧水靜靜聽後者說道:“此物乃是老祖走之前留下的法寶,老祖走之前叮囑過,如若是有達到靈根六層的弟子,務必引至此處驗證一件事情。”

說完韓漠手中掐訣一抹靈光彙聚手中,默唸幾聲咒語直射趙凡額頭之中,趙凡隻覺得腦袋一陣沉悶,悶哼了一聲有些站不穩,韓漠立即說道:“心中不要有雜念!坐下穩定心神。”趙凡微微點頭坐了下來閉眼去慢慢接受,周圍的人緊張的看向坐在地上的趙凡似是期待著會不會是心裡想的那樣。

約莫過了一炷香的時間趙凡身旁淡淡的有兩種氣息浮現開來,一抹金色光芒夾雜著隱約的黑氣,幾人有些不明白怎麼會出現黑氣,大長老丹青似是想起什麼,也冇多話轉頭對韓漠說道:“可以了。”後者點頭終止做法,過了一會趙凡睜開眼睛,額頭有些汗珠落下,有些緊張的問向丹青長老:“不知弟子是不是長老所想的那樣?”丹青長老點點頭朝向周圍的長老說道:“各位,此事莫要向外人提起,尤其是趙凡有黑氣的事情!”眾人皆是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趙凡有些疑惑的問丹青長老“不知弟子這黑氣是何物?聽大長老的意思不會是壞事情吧!”丹青長老有些凝重的看向趙凡說道:“此黑氣暫時老夫也不清楚,等掌門回宗門自會去稟報,你不必擔心,無大礙!”轉頭又想到其他的事情對趙凡說道:“把你帶來這裡一是為了安全考慮,二是還有其他的事情。”

“符合趙凡修煉條件的收他為徒。”眾人聞聲皆是想到了什麼重要的事情眼睛頓時亮起了金光,但是又想起什麼,又是不甘的坐在座椅上閉眼睛,那二長老萱寧頓時有些壞笑的瞥了一眼趙凡說道:“據我所知,各位冇有一個符合小凡靈根修煉的吧,這孩子應該歸我吧!”那四長老韓釤頓時有些不樂意了。

“萱寧!這孩子到你手裡誰能放心,雖說你修為比我們高,但是這收弟子的事情,我看不妥,也不是說靈根不符合就不能教,我等找符合他修煉的也不是不可以吧!”幾乎是一瞬間萱寧出現在韓釤麵前瞪了他一眼。

“怎麼?你還要打我嗎?這可是長老殿不是你二重峰!”韓釤有些謹慎的往後退步說道。

萱寧哼了一聲看向丹青長老說道:“我說丹青老頭,也不必搞的多麻煩,除了我以外可冇有第二個可以教這孩子了”丹青長老歎了口氣轉身離去,見丹青長老離開萱寧壞笑了一下走向趙凡,趙凡見這眼前麵容清秀、一身素衣還比自己高了有一頭的女子有一些緊張,大眼睛緊緊盯著。

“你可拜我為師?”萱寧突然說道,趙凡心想(我哪敢不從啊,這幾個長老都害怕你,我要是給惹生氣了,我豈不是吃不了兜著走嗎。)

趙凡狠狠的點了點頭,眾人都是冇眼看也不敢說,萱寧微微一笑對趙凡說道:“跟我走吧!”趙凡點頭,跟在萱寧身後離開了長老殿,兩人走後剩下的幾人也是悠悠離開。

來到殿外萱寧手一揮一股力道就把趙凡托了起來,萱寧則是微微飄起對趙凡說道:“現在我帶你去二重峰,不用擔心,你掉不下去我會儘量慢一些的。”趙凡點了點頭,隨後就在後麵感受著在天空翱翔的感覺,心想這種感覺真奇妙啊。

又是想到前不久的自己還是在青牛村裡每天農作的凡人,為什麼修行之人可以遨遊天際有著凡人不能企及的壽命和力量,那時的自己很是不甘,一眨眼自己也是修行之人了,如同做夢一般,想到這裡,父母的樣貌浮現在趙凡心頭,想起父母的叮囑和不捨得心情,趙凡的眼角流出了些許的淚水,似是覺得趙凡有些不對勁,便回頭看了一眼,看著眼前的小娃娃哭了有些懵,心裡想著(哭什麼?我有這麼壞嗎!搞的我會把你吃了一樣,回去我就好好跟這小傢夥談談。)萱寧有些無語的歎了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