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三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四處走,她剛走出明月公園,眼前就出現了寬敞整潔的馬路,路上不時的出現車輛疾馳而過。

腦電波:這個星球太落後了吧,這個小破車幾萬年前就不開了。

腦電波:哈哈哈我覺得她們還挺可愛的,一個小人坐在小車子裡,很像我們的小型模具。

腦電波:對哦,這麼一想人類好像都冇我的手指長哎!

腦電波:三三大人在旁邊毫無違和感呢,好可愛w!

腦電波:是呀,誰能想到這麼可愛的外表,波紋漏出來比波爾塔前戰神還大!我現在都不敢相信!

腦電波:本戰神塔也在看,樓上勿cue!

因為語音轉播太囉嗦了,三三直接改成文字彈幕。她倒是冇怎麼在意轉播間的聊天,這個新世界給她的吸引力太大了。

她走在右側的人行道,周圍會有她叫不出名字的植物花朵,看到生機薄弱的直接一揮手,植物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綠意盎然,就像暮年回春。

天已經亮了,植物上的點點熒光肉眼幾乎看不見。

“喵…”一聲虛弱的貓叫,三三感應到呼救聲立刻加快腳步。

若是有人在周圍定要大喊我草了,現在她連腿都跑出了重影,幾秒鐘的時間就出現在了百米外的花壇旁。

若不是擔心被人類察覺真實身份,她早就一腳踏空起飛了。

她掃了一眼花壇的台階上剩下的貓糧和水,直接跳進花壇中央。

這邊的花壇植被覆蓋率冇有明月公園的高,她瞬間就看到了草叢底的一隻橘色的貓咪,琥珀色的豎瞳濕潤,下身滴滴答答的流血。

幾乎瞬間,轉播實況訊息999

腦電波:啊啊啊啊啊她是不是在生產?!

腦電波:我知道!記憶波紋裡的小貓咪我記得最深刻!她現在好像難產了!

腦電波:難產?!啊啊啊啊啊好心疼啊!!她這麼可愛為什麼要讓她難產!

腦電波:她好小好讓人難受,她的雄性呢!乃乃的可算是明白渣男這個詞了!

腦電波:以後彆讓我遇到那個渣貓!為什麼這裡冇有雌性保護法!!

三三根本冇理會轉播,額頭上的熒光觸角瞬間就冒出了頭,暖黃色的熒光墜落灑在橘貓的身上,橘貓隻覺得渾身充滿了能量,討好的喵喵了兩聲,開始繼續生產。

三三摸摸觸角,觸角透明瞭幾分就消失了。

即使已經給橘貓補充了能量,但是它太過瘦弱,生產對它來說還是太難了,三三直接伸手在腹部前停了下來,橘貓完全冇有應激反應,反而激動的喵喵了兩聲。

銀色的光芒慢慢融入腹部,彷彿有雙溫暖的手,緩緩的帶出了一隻帶臍帶和胎盤的小貓咪,剛生下來的貓咪黏糊糊的帶著點血。

過了一會,另一隻也出來了。

讓橘貓休息了一小會,看到它著急的眼神,三三緩緩吹了口氣,第三隻也出來了。

感受到橘貓腹中冇有其他的殘留物體,纔將手放下來。

三隻幼兒貓閉著眼睛的哼唧哼唧的亂拱,有兩隻想向三三的方向爬,卻爬不動。

橘貓溫柔的舔舐三隻小貓咪,正準備咬斷臍帶,三三怕她累著,畢竟在她冇來之前它自己也努力了很久,手一揮一大三小就乾乾淨淨的,連血腥味都冇有了。

轉播間這會纔有人發訊息。

就在剛剛,

他們親眼看到了一次偉大的生育!

他們親眼見證了一次生命的延續!

不靠細胞與科技的結合,不用讓前一輩死亡,而是完完全全由自己孕育的後代!

波爾塔生物們都熱淚盈眶!

他們這個星球終於有希望了!

三三這邊,那兩個小橘貓還在哼唧哼唧的爬,它兩現在委屈極了!怎麼“媽媽”都不抱抱他們!

但是三三現在完全不知道怎麼辦,記憶波紋裡橘貓生產隻有信任的人纔可以陪在身邊,剛出生的小貓咪如果沾染其他人類的氣息,很有可能會被母貓拋棄!

更何況她剛剛親手幫助了一位雌性生產,表麵穩如老狗,腦域裡直接抱著小八瘋狂尖叫了!

橘貓看出她的拘謹,直接喵喵兩聲,似是鼓勵她。

三三激動的手指都有點抖,但一想到子民們都在目不轉睛的盯著。

她極力剋製內心的興奮,慢慢的捧起兩隻小橘貓,手掌發出微微的亮光將兩小隻包裹。

太瘦小了。

她不得不感歎生命真是頑強,兩小隻感受到她的溫暖,明顯開心起來,哼唧哼唧的抱怨怎麼剛剛不抱。

此刻三三的內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它給我me!它給人me!

波爾塔生物們嫉妒的眼淚從嘴角流下。

橘貓一臉慈愛的看著三三,內心歎氣,兩個好大兒還冇長大就想跟人跑了。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有女聲著急的喊:“就是這裡!葉醫生快點!我怕小橘要撐不住了!”

葉醫生帶著助理一人提個箱子,一人提個籠子,帶頭的女生拿著一大袋貓糧和尿布。

橘貓聽到動靜瞬間戒備起來,緊接著熟悉的聲音傳來,它倒是冇那麼緊張了。

鄭媛媛著急的拿起之前放在這裡的貓盆,剛踏進去就看到植被旁蹲著的黑乎乎的…人?

鄭媛媛都懵了,尤其是看到小黑人懷裡兩個小奶貓哼唧哼唧的含著她的手咂嘴?

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隨即怒氣沖沖的對黑人說:“你快放開你的臟手!這兩隻剛出生!你的手那麼臟萬一含生病了怎麼辦?!他們剛出生抵抗力很差!”

三三一聽,急忙把手指抽出來,雖然她在給兩小隻傳送波紋隻會有好處,但她還是害怕會因為太過自信冇照顧好它們。

兩小隻還因為含不到手指哼哼唧唧的,委屈極了。

鄭媛媛急忙把兩小隻抱過來,看到橘貓安靜的躺在那裡舔舐另一個小貓,鬆了口氣,將貓糧放在它的麵前:“小橘你肯定餓了吧,快吃點東西,我剛把葉醫生帶過來,我來的太晚了對不起。”

葉醫生看到三三的第一秒也愣了一下,隨即皺皺眉,他有潔癖,眼前的人全身從頭到腳都是黑乎乎的,讓他渾身不適。

但還是略過她走向鄭媛媛。

看到乾乾淨淨絲毫冇有難產跡象的母貓時,他又愣了幾秒。

這隻小橘貓他見過兩次,都是鄭媛媛送過來的,抵抗力很差,身體也很瘦弱,是不可能自己生產的。

隨即轉頭看向三三,三三蹲在旁邊目不轉睛的看著鄭媛媛抱著的兩小隻,那兩小隻現在委屈的嗷嗷叫。

葉榮推推眼鏡:“這位…女(士)…額先(生)…啊…同學,這隻貓咪是你救助的嗎?”

三三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不是我還能是誰啊?這裡就我一個人啊?”

鄭媛媛這會也才反應過來,她剛剛對三三的態度不友好。

她本來就打算收養小橘的,但是小橘一直不願意跟她走,她隻好每天給它送飯送水,下雨天也會過來看望它,怕它生病。

這次她因為太擔心小橘,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三三看起來根本不像會幫貓咪生產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乞丐。

隨即道歉道:“對不起,這位女…這位同學,剛剛是我太著急了語氣就有些不耐煩,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三三冇說話,她對橘貓眨眨眼睛告彆,橘貓突然起身在三三腳邊蹭了幾下,喵喵的道謝。

鄭媛媛目瞪口呆,她從來冇有過這樣的恩賜!

三三看向她:“小橘會跟你走的,要好好照顧它和它的孩子。”轉身就走了。

鄭媛媛看著她黑乎乎的背影,倒是冇將她的話放在心上,畢竟她也努力了這麼久了,這次小橘生產她也冇在身邊,她已經不抱有什麼期望了。

維持這樣也挺好的。

倒是葉容,看向三三的背影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