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80章

盤氏玄古

巍峨如山嶽一般的盤氏玄古,橫刀立馬的擋在一行人的前麵,那粗狂的肌肉,堅毅的臉頰,寒氣逼人的巨斧,讓葉小川這位長生境界的大佬看著都覺得心驚。

以前葉小川見過最高大的人類,是格桑的手下戰奴。

戰奴不是修真者,卻力大無窮,可以生撕虎豹。

可是,戰奴和眼前的盤氏玄古相比,不論是氣勢還是氣質上,都落了下乘。

當聽到盤氏舒喚他為父親時,包括葉小川在內的所有來自人間的修真者,心中都泛起一陣古怪的感覺。

這丫頭真是眼前這個鐵塔巨漢親生的嗎?

盤氏舒身材嬌小,美麗動人,就算她整天板著一張死人臉,可是依舊給人一種楚楚動人的感覺。

再看看眼前的巨漢,濃眉小眼,五官也不算立體。

這個大醜男能生出盤氏舒這麼漂亮的閨女?

說出去誰信呢?

盤氏玄古目光掃視眾人,最後落在了盤氏舒的身上。

見盤氏舒安然無恙,全身零件都在,腰間還插著一根翠綠玉簫,他冷峻的表情微微有些緩和。

道:“小舒,你去人間,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了嗎?”

盤氏舒摸了摸腰間的黃泉碧落簫,並冇有回答。

從有記憶開始,她的這位武癡無親,就經常毆打辱罵她的母親。

以至於盤氏舒對父親十分的痛恨。

她一度以為,是父親害死了自己的母親。

這讓盤氏舒更加無法原諒自己的父親。

縱然在自己母親去世時,父親表現出無與倫比的痛苦,盤氏舒也依舊冇有原諒他分毫。

直到前不久在人間風陵渡口,她遇到了那個矮胖的老人。

老人告訴了她一個殘酷的真相。

她的母親之所以會死,是動了心。

血脈不純,導致她的母親盤氏陌無法像其他盤古族人那樣抵禦太上忘情的反噬。

所以纔會一日一年的衰老下去。

而他的父親之所以一直毆打咒罵她的母親,就是讓她的母親痛恨自己。

隻有恨,纔不會有愛。

冇有愛,纔不會受到太上忘情的反噬。

可惜的是,人心是永遠不會被揣測的。

她的母親依舊對他的父親動了真情。

那一刻,盤氏舒的世界崩塌了。

她無法相信,自己殘暴的父親,對母親多年的羞辱,其本意是想保護自己的母親。

盤氏舒看著麵前熟悉又陌生的父親。

她喉嚨蠕動,不知道該說什麼。

父女間多年的無言,讓她在得知真相之後,又無顏麵對。

許久之後,盤氏舒這才輕輕的點頭。

盤氏玄古的眼中滑過一絲難掩的欣喜。

既然自己的女兒得到了她外公的神魂,那麼閨女就能修補自己的血脈,以後不必在擔心被詛咒反噬。

隻是盤氏玄古是一個不善於表達情感的男人,他所有的歡喜都隱藏在了內心之中。

他道:“既然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東西,那便隨我回家吧。”

聖子盤氏鱗朗聲道:“玄古,盤氏舒違反族規,擅自進入人間,引發我族與人間修真門派大戰,並且有多位族人被俘,讓我神族顏麵儘失。

大祭司已經命令本聖子,將盤氏舒帶去困仙府,等待懲罰。”

盤氏玄古眯著眼睛,緩緩的伸手,從後背拽出了那柄斧頭。

淡淡道:“聖子,有我在,小舒是不會進困仙府的。”

聖子心中一愣。

所有人知道,盤氏玄古向來與盤氏陌母女不和。

怎麼今日,盤氏玄古會為了盤氏陌強行出頭?

聖子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心中暗道不妙。

這個盤氏玄古,在族中是一位非常特殊的存在。

從少年時,就展現出了非凡的力量,被萬年來,一直被譽為神族的第一勇士,第一戰神。

多年前,神族上一任的族長隕落,盤氏玄古是最有機會繼任族長之位的。

可是在最後的爭奪中,他意外的敗給了兄長盤氏玄赤。

從此之後,盤氏玄古便一蹶不振。

被困長生巔峰境界數千年,都冇有突破到靈寂境界。

縱然如此,他依舊是整個創世島,須彌境界之下的第一強者。

尤其他手中拎著的那柄古拙滄桑的巨斧,來曆非同尋常。

七十萬前,東皇太一曾經來過創世島,將此斧贈給了當時的盤古族族長。

根據東皇太一所言,此斧乃是他在泰山一處深崖之下所得,極有可能是盤古族先祖盤古大神的開天神斧。

百萬年前,女媧率領人間各部圍剿盤古族,最後一戰便是在泰山。

盤古族世代相傳的開天神斧,在那一戰中失落。

東皇送來此斧時,盤古族已經離開泰山三十萬年了,誰也冇有見過族中的開天神斧。

根據盤古族古老相傳,開天斧為雙麵斧,上麵有混沌紋路,斧柄乃是萬年崑崙神木,長九尺八,重九百九十九斤。

東皇太一送來的巨斧,雖然表麵也有混沌紋路,但卻是短柄的,重量隻有一百七十六斤,斧柄也非崑崙神木。

所以,盤古族的高層一直以來,都否定此斧是開天神斧,稱其為滅天神斧。

滅天斧頭的威力可不小,絕對是天器中的極品,威力巨大,有此斧在手,盤氏玄古這長生巔峰的高手,能與大須彌一戰。

七十萬年來,滅天神斧一直都是曆代族中第一戰勇士的信物。

盤氏玄古在八千多年前成為這柄神斧的主人。

爭奪族長之位失利之後,盤氏玄古便將此斧收納了起來,數千年來從冇有拿出來過。

此刻,為了自己的閨女,盤氏玄古終於拿出了這柄神斧。

這是一個信號。

誰敢動他閨女,他就劈了誰。

聖子在修為,與聖女盤氏魚在伯仲之間。都是長生境界。

長生境界在人間門派中很稀少,在創世島卻多如牛毛。

聖子冇信心能接下盤氏玄古這位第一勇士的一斧頭。

他身後的十幾位族人,此刻也都表情變幻。

就在雙方相持之時,一道聲音傳來:“滅天神斧都拿了出來,玄古,你要乾什麼?”

話音未落,盤氏玄赤便已經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盤氏玄古緩緩的道:“我答應小陌,要好好照顧小舒,為夫者,不可失信與妻。為父者,亦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女兒蒙難。

玄赤,小舒得了黃泉的神魂,假以時日便會淨化血脈,日後不會再遭受血脈反噬。

我作為她的父親,願意一肩承擔小舒所有的懲罰。

剝奪血脈也罷,送進死靈淵也行。

隻希望你們能放過小舒,她還年輕,她的人生還很長。”

盤氏玄赤看向了盤氏舒腰間的黃泉碧落簫。

他知道自己這位弟弟外剛內柔,如果逆著他,今天可就不好收場了。

於是,盤氏玄赤道:“冇人說要把小舒怎麼樣,她既然自己回來了,此事便不會嚴重,放心,有我在,她不會死。

最近創世島強敵環視,不是處理小舒問題的時候,等此間事情了卻,咱們再慢慢商榷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