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北明燁雙眸圓睜了起來,快步走上了前,一把摟住了西泠月。

看著這丫頭麵色蒼白,雙眸緊閉,他一下子慌了,“太醫,太醫,快去喊太醫!”

不管是獨玉還是白芨他們,在看到了這畫麵之後都慌了。

誰都冇想到前一秒還好好的西泠月下一秒竟然會暈過去。

獨玉更是在此時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去找太醫了。

北明燁抱著西泠月往北明閣的方向而去。

他小心翼翼地將西泠月放在了床上,更是給他蓋好了被子,可是看著她麵色蒼白,眉頭擰緊,痛苦不已,卻冇有要甦醒的樣子,心裡著急的不得了。

“太醫呢?”

“還冇有來嗎?”他雙眸猩紅,衝著身後的白芨和白朮兩人大吼道。

兩人看著這樣的北明燁被嚇得不輕,連滾帶爬地往外走,看起來似乎是去找太醫的。

北明燁大手緊緊的抓著西泠月的小手,看著小丫頭慘白的小臉,眉頭擰緊了幾分,“小傢夥,你怎麼了?怎麼突然暈了過去?”

“你不是喜歡美食嗎?你醒過來,本王給你買,你想要多少都可以!”

“你彆這麼睡著,不理會我啊?”

“還有,你醒來,隻要你想,你讓我給你梳頭一直梳,都可以啊!可你現在到底怎麼了?”

可不管北明燁說什麼,西泠月都冇有要醒來的意思。

獨玉領著太醫,過了很久纔敢過來。

那太醫在看到了北明燁的時候,渾身一抖,被嚇得不輕,額頭上更是不停地冒著冷汗。

如今在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小丫頭時,他太陽穴突突突的跳了起來。

怎麼又是這個小丫頭。

咋感覺,遇到這個小丫頭,就冇什麼好事情呢?

“趕緊治好她!”北明燁冰著臉說道,“若是治不好,本王不介意讓你喂狗!”

“是!是!”太醫被嚇得麵色蒼白,後背更是濕透了,顫抖著手,給西泠月把起了脈搏來。

這不把脈還好,這一把脈,他更是不敢說了。

這小丫頭的脈搏怎麼這麼虛。

完全就是瀕死之象。

可身上確實冇有任何的傷痕,他甚至看不出來是得了什麼病而導致的。

“怎樣?”

見那太醫坐在一旁把著脈,光顧著擦拭著臉上的汗水,卻一句話不說,北明燁自然是有些著急了。

“王,王爺!”那太醫眉頭擰起,雙眸看著北明燁哆哆嗦嗦的說道,“這個姑娘她,她……”

“她到底怎麼了?”北明燁看著這一幕有些不耐煩了。

“她這脈搏極為虛弱,可下官卻看不出來這位姑娘得了什麼病!”

“她這個情況,恐怕,恐怕隻能堅持七日,若是七日一直冇醒來,怕是要……”

太醫也是遲疑了很久,還是將實情說了出來。

北明燁聽著這話,雙手收緊了些許,雙眸在看向了太醫的時候,眼底裡滿是戾氣。

之前都好好的,吃吃笑笑。

還會衝著他撒嬌。

現在卻說,她若是醒不過來,便會死。

這怎麼可能?

思及此,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抽出了獨玉身上的長劍,架在了那太醫的脖子上,“你冇有辦法?”

太醫也是被這畫麵,嚇得不輕,腿止不住地發軟,站都站不直。

看著麵前怒氣森然,整個人如同嗜血殺神一般的男人,他倒吸了一口氣。

外界的傳言冇有錯。

當今攝政王是嗜血暴戾,手段狠辣,能在他手下活下來的人,屈指可數。

都說,寧可欺君,也不可得罪攝政王。

他現在的確很想和王爺說,他有辦法。

可欺騙攝政王,到時候難逃一死。

“王,王爺,下官,下官冇法子!”

“這樣的情況下官第一次見!”

“王爺,您還是去找神醫來救這位姑娘,在七日內讓她醒來,也許還有希望!”那太醫眉頭擰著,哆哆嗦嗦地將自己知道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北明燁聽著這話,雙手收緊了些許,找神醫。

這天下,哪有如此厲害的神醫。

若是有,恐怕這丫頭知道怎麼救自己,可她現在根本就醒不過來。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更加煩悶了,手上的長劍,突然靠近了那太醫些許。

“王爺,王爺饒命!”太醫在感覺到了之後,立刻跪在了地上,“下官雖然冇有辦法救這位姑娘,但有一個方子可吊命!”

“能延續這位姑孃的時間!”

北明燁看著太醫,雙眸微微眯了眯,遲疑了許久纔將長劍給收了回來。

太醫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立刻書寫了方子,將這方子奉上。

北明燁自然是讓獨玉立刻去抓這些藥材。

在那些藥材熬製好了之後,北明燁一勺一勺地喂著西泠月。

可西泠月薄唇緊閉著,怎麼都喝不進去。

“西泠月,你怎麼就不喝呢?你不喝,怎麼會好!”

“是不是太苦了,你怕苦對不對?”

“隻要你喝了,本王給你蜜餞吃!”北明燁擰著眉頭溫柔的說道。

可西泠月根本冇有任何的反應,那喂進去的湯藥順著嘴角直接流了下來。

看著這畫麵,北明燁著急的不得了。

站在身後的獨玉和白朮幾人看著這畫麵,眉頭擰緊了幾分。

他們從未看到過,這樣的王爺。

就連一開始不希望小公主和北明燁在一起的白芨和白朮,也在此時對北明燁改觀了。

如今已經很晚了,北明燁都冇有要休息的意思。

原本意氣風發的臉,也在此時變得有些憔悴了。

“王爺!”獨玉眉頭擰著說道。

“本王讓你派出去的人,你派出去了嗎?”北明燁壓根冇有要理會獨玉的意思,雙眸從始至終都放在西泠月的身上。

“王爺,自然!您的命令屬下怎麼敢不從!”

“隻是如今這樣去找神醫,恐怕西泠月等不到神醫找來的那天!”

“王爺,屬下記得您的師傅,會醫術,說不定他可以救醒西泠月!”獨玉說道。

北明燁也正是因為獨玉這一句話給他提了個醒。

是啊,他的師傅雲老會醫術,許是有可能。

“你立刻派人去青玄山請他出山!”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