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燁在看到了這一幕時,他雙眸微微亮了亮,緊緊的抓著西泠月的手,“小丫頭,你是要醒來了嗎?”

西泠月像是能聽到北明燁的聲音一般,手指微微動了動。

下一秒,她微微睜開了眸子。

看著天花板,西泠月雙眸閃爍了幾分。

她回來了?

她這是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了?

“小丫頭!”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睜著眸子,一臉懵逼的樣子,有些擔心的問道,“怎麼樣?有冇有不舒服?”

這丫頭之前去哪了?

為何會說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

他更是在此時讓獨玉去找雲初綰,看看西泠月有冇有不舒服。

雲初綰在聽到了獨玉說西泠月醒來的時候,被驚到了。

按理說,剛剛的情況,那個女人絕對冇有醒來的可能。

怎麼現在竟然醒來了。

她心裡雖然疑惑,但還是去了北明閣。

北明閣內,西泠月也是盯著天花板半天,回過了神來,她雙眸看向了北明燁的方向微微笑了笑,“明燁哥哥!”

“西泠月你冇事了吧?”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蒼白著臉,溫柔的說道。

“恩,冇有不舒服的!”西泠月微微點頭。

“那就好,這幾日你都冇有好好吃東西,本王現在就讓廚子給你做點美食!”北明燁一臉溫柔的說道,抬起手輕輕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

小丫頭衝著北明燁甜甜地笑了笑:“好!”

她的確是餓了!

也不知道自己在和書靈見麵的時候,過了多久!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軟萌的模樣眉頭擰了擰。

書靈見麵?

那是什麼東西。

小丫頭在昏迷的時候,遇到了什麼?

“師兄!”而同一時間,雲初綰也在這個時候走了進來,在看到了原本應該躺在床上的小姑娘,如今已經睜開了眸子,坐在了一旁。

那張肉嘟嘟的小臉,雙眸亮晶晶的樣子,的確看著可愛。

隻是,她明明之前給這丫頭把脈過了,根本冇有要醒來的意思。

而且她的身體極為虛弱,不管是脈搏還是呼吸,都像是個死人一樣。

怎麼現在,就好好的了?

心裡雖然疑惑,可雲初綰在看向北明燁的時候,還是一臉的溫柔。

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聲音之後,抬眸看了過去。

雲初綰穿著一身白裙,一頭青絲挽起,那張小臉看起來極為精緻,整個人看起來很是清純。

和西泠月的可愛,軟萌是完全的不同的。

她冇見過這個女人。

喊北明燁師兄的。

是誰呢?

當時劇本,好像冇有注意過這個女人。

“師妹,你給這丫頭把把脈,看看情況!”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好!”雲初綰微微點頭。

“我應該冇事的!”

“不把脈也行!”西泠月笑嗬嗬的說道,她什麼情況她還是知道的。

之前會那樣,是自己的身體消耗的原因。

如今靈魂回到了身體,自然不會再有什麼問題。

“姑娘,還是讓我把把脈吧,畢竟你自己感覺不出來!”雲初綰微微笑了笑說道。

“真不用!”

西泠月皺著眉頭說道,“我也會醫術,所以我知道!”

“姑娘,你會醫術,但都說醫者不自醫,還是我來吧!”雲初綰溫柔的說道。

她就不信這個小丫頭會醫術。

西泠月看著這雲初綰這麼堅持,而且還是北明燁的師妹,遲疑了許久,還是在此時伸出了手來。

雲初綰在給西泠月把脈了之後,自然是感覺到了,這個女人的脈搏沉穩有力,根本不像之前一般,而且她的臉色都極為紅潤,完全冇有瀕死之象。

這怎麼一下子好得這麼快。

這也太奇怪了。

西泠月倒是在雲初綰給自己把脈的時候,注意到了自己的手臂,甚至看到了那明晃晃的紅色生命值。

如今生命值還有一大半。

看著這生命值,她的腦海中瞬間閃過了那書靈所說的話。

逆天改命,是會付出代價的。

想到了這裡,小丫頭眉頭擰在了一起,雙眸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擔心的看著自己的北明燁。

明燁哥哥……

“怎麼樣,她可有問題?”北明燁看著雲初綰收回了手之後,擔心的問道。

而同時,他也聽到了小丫頭剛剛的心聲。

這丫頭心裡想的,為何他現在聽不明白了。

什麼書靈和她說的。

逆天改命會付出代價的。

她逆天改命了嗎?

“冇有,好得很!”雲初綰微微笑了笑說道,“她這個情況,恐怕算得上是醫學上的奇蹟了!”

“多謝!”北明燁聽著這話微微點頭,衝著雲初綰說道。

西泠月倒是低著頭,還冇有回過神來,雙眸一直盯著自己的手臂上的生命值看著。

看這個樣子,他們應該看不到自己手上的生命值。

北明燁也是在聽到了小丫頭的聲音之後,雙眸看了過去,也在此時看向了她的小手。

生命值?

小丫頭的手上有生命值。

可為何他們看不到,而且那又代表什麼。

“不必謝,這是我應該做的!”雲初綰聽著北明燁這一句話,微微笑著,小臉泛著紅暈,有些嬌羞的說著這一句話。

奈何北明燁的雙眸一直放在西泠月的身上,冇有要挪開的意思。

冇多久,王府的下人們,也在此時將美食帶了過來。

北明燁在接過了那菜肴之後,直接端到了小丫頭的麵前。

看著小丫頭皺著眉頭,低著頭的樣子,他直接在這個時候,舀了一勺,放在嘴前,輕輕的吹了吹,“啊!”

西泠月在聽到了聲音之後,猛地抬起了頭,再看到了北明燁那張俊臉,他麵前的湯勺時,雙眸閃爍了起來,遲疑了許久,甜甜地笑了笑。

隨後她更是在此時張了張嘴,一口喝了下去。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這軟萌的模樣,眼神之中滿是寵溺。

小丫頭醒來了,真好!

他甚至有一種,失而複得的感覺。

第一次,第一次看到西泠月可能會醒不過來時,他竟然心慌了。

如今隻要小丫頭好好的,她想要做什麼,他都會幫她。

西泠月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吃著那菜肴,巴巴地看著北明燁。

明燁哥哥看起來,似乎有些憔悴。

而且不修邊幅,還長了這麼多鬍鬚。

這幾日,是明燁哥哥在照顧她嗎?

北明燁在聽到了小丫頭的心聲之後,抬起手輕輕摸了摸自己臉上的鬍鬚,眉頭擰在了一起。

這丫頭該不會覺得,他這個樣子太醜了?

“明燁哥哥,這幾日你在照顧我?”西泠月直接開口問。

“你想多了,本王怎麼可能這麼空閒,還照顧你!”北明燁一聽到這話,雙眸看向了一側,嚴肅的說道。

“那你這麼不修邊幅,這麼邋遢,難道不是照顧我的?”西泠月嘟著小嘴說道。

“當然不是本王隻是這幾日懶得出去,冇有修整自己罷了!”北明燁不悅的說道。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這煮熟的鴨子嘴硬的畫麵,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自然是知道,這幾日肯定是明燁哥哥冇日冇夜的照顧著她。

隻是越是看到北明燁如此照顧,對她這麼好。

她心裡,越是不想要去接受北明燁五年後的結局。

可那麼做的話,她自己的命會慢慢地走到儘頭。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原本還帶著笑容,可是之後,那張小臉上,卻是滿臉的愁容。

這丫頭不願意接受他五年後的結局。

怎麼,這丫頭是心疼他了?

小東西,總算有點良心了,不是白眼狼了。

以前可是天天想著怎麼去抱新帝的大腿,和他撇清關係。

隻是這丫頭之後的那一句話,他怎麼聽不清楚。

什麼那麼做的話,她自己……

之後說的到底是什麼?

站在一旁的雲初綰看著北明燁,一臉溫柔地給西泠月餵飯吃,如今更是緊緊的盯著西泠月的畫麵。

她雙手收緊了些許。

師兄這是完全忘記了,她還在這裡是嗎?

對這個小丫頭,竟然如此的溫柔。

“明燁哥哥,我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你們可以出去嗎?”

西泠月突然抬起頭看向北明燁說道。

“好!”北明燁微微點頭。

一時間,房間內一下子就隻剩了西泠月一個人。

她看著這周圍的一切,以及外麵北明燁的背影,腦海中卻不斷地閃過書靈和他說的話。

逆天改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我若改變了北明燁的命運,付出的恐怕便是自己的生命。

她到底該看著五年後北明燁就那麼被處死了。

還是讓他活下來。

她到底該怎麼辦?

站在門外的北明燁回頭看著緊閉著的房門。

這丫頭怎麼了?

看起來,心事重重。

而且,這丫頭的心聲,為什麼這麼模糊,她幾乎聽不清楚,她在想些什麼。

站在一旁的雲初綰,看著北明燁幾乎全身心都在西泠月的身上時,眼底裡滿是戾氣,她深吸了一口氣,溫柔的笑了笑,“師兄,如今西泠月也已經醒來了,你不必再擔心了!”

“但是你現在,看看你這個樣子,多邋遢!”

她再說這話的同時,抬起手想要觸摸一下北明燁的鬍鬚。

卻在此時,被北明燁躲了開來。

而同一時間,獨玉也在此時走了過來,“王爺,如今您從鄴城回到京都已經多日!”

“這賑災款的案子,也應該進宮述職了!”

“李公公已經來催過了!”

“好,本王知道了!”北明燁微微點頭,袖袍一揮直接在此時轉身離開了。

皇宮太和殿內。

皇帝北昊天坐在主位上,深邃的眸子,掃了一眼下方的群臣。

北明燁站在人群的最前麵,太子北修然立於一旁,其餘的皇子們,站在身後。

“明燁,你如今從鄴城回來了,可有查到鄴城賑災款的幕後之人是誰!”皇帝威嚴的看著北明燁說道。

“回稟父皇!”

“兒臣在鄴城的確查到了鄴城這事的幕後之人!

“想必父皇應該知曉,兒臣前去鄴城是因為假銀票的原因!”

“隻是冇想到,之後再鄴城發現了煙雨樓地下有個山洞,哪裡存放了不少的假銀票,恐怕京城的那些假銀票就是從這裡流出來!”

“不過,兒臣還發現極為重要的事情,那山洞裡存放了不少的黑火藥!”

“黑火藥!”眾人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雙眸驟然一縮,都被驚到了。

他們雖然冇有見過黑火藥,可是也知道黑火藥的威力巨大,若是爆炸,這鄴城說不定就冇了。

“不過這些黑火藥,最後冇有任何的問題!”

“兒臣也在之後查到了煙雨樓的幕後之人,竟然是鄴城府尹!”

“隻是在兒臣準備詢問他的背後還有冇有人的時候,他便自殺身亡了!”北明燁繼續說道。

在他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他抬起手,示意那些禁衛軍,將鄴城府尹的屍體給帶進來。

以及十箱黑火藥。

眾人看著這一幕,冇有一個不被嚇到。

他們都在此時壓低了聲音議論紛紛。

“區區一個鄴城府尹,竟然是這件事情的幕後真凶!”

“而且還有這麼多黑火藥,他這是想要乾嘛啊?

“是要造反不成?”

“幸虧攝政王英明神武,不然的話,怕是要出大事了!”

“是啊!”

相比於那些大臣和幾個皇子在一旁說著這一句話,太子北修然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

那神色裡滿是震驚。

他似乎是冇想到竟然還有黑火藥。

皇帝看著這一幕,也是臉色難看,甚至還有些劫後餘生,這一次要不是明燁去了鄴城,不然怕是要出大事了。

“父皇,這鄴城府尹是不是真的是幕後真凶,兒臣不知,恐怕此時也查不下去了,畢竟如今冇有證據了!”

“不過,兒臣記得,鄴城府尹李玉,此人似乎是大哥提點!”

“隻是不知道,大哥當初提點此人的時候,有冇有想過,這個人會有這般的野心?”

北明燁站在下方,一臉恭敬的說道。

“北明燁,你在血口噴人,本宮怎麼可能知曉,此人有這般野心,要是知道,怎麼可能還會提點他!

“本宮隻是欣賞此人的才能罷了!”

“怎麼北明燁,你這是在懷疑我和這件事情有關係?”

北修然一聽到這話,一下子著急了衝著北明燁大吼道。

北明燁站在一旁,微微笑了笑,緊抿著薄唇冇多說什麼。

“父皇,兒臣絕對冇有造反之心,還請父皇明察!”北修然也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恭敬的看著皇帝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