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做什麼了?”

那些在觸及到了北明燁目光的下人們一個個都被嚇得不輕,他們猛地跪在了地上,“王爺,和我們沒關係啊,我們冇給月小姐吃什麼!”

“是雲姑娘,雲姑娘給月小姐做了藥膳,這吃完了之後,就開始流鼻血了!”

北明燁聽著這話,雙眸陰鷙地看向了站在一旁的雲初綰,眼底裡滿是了冷意。

雲初綰在觸及到了北明燁這眼神時,雙眸閃爍了起來。

她從未想過,師兄竟然會用這種眼神看自己。

“師兄,我是想著給月姑娘吃點好的!”

“所以,一大早就給月姑娘燉了雞湯,放了些藥膳,想著給她補一補,可冇想到會這樣啊!”

“師兄,我也是好心啊!”雲初綰雙眸灼灼的看著北明燁說道。

北明燁冰著臉,緊抿著薄唇,似乎是不想理會她。

靠在北明燁身邊的西泠月,雙眸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委屈的雲初綰,眼底裡劃過了一絲冷意。

還好心。

明明就知道,虛不受補,卻裝作不知道。

還如此綠茶的說自己無辜。

和她拚演技,這不是在鬨嗎?

不就是綠茶,誰不會!

“明燁哥哥,這件事情也不能怪雲姑娘!”

“畢竟她也是為了我好!”

“這藥膳裡加了不少的當歸人蔘和鹿茸,也是為了讓我能好快一些!”

“隻是,我之前勸了雲姑娘,我這身體吃這麼好的東西,恐怕是不配的!”

“但雲姑娘似乎不願意聽!”

“甚至覺得,我這是在拒絕她的好意!”

“我想,雲姑娘雖然精通醫術,但恐怕對於虛不受補這事,並不瞭解吧!”

“不過沒關係,我吃得不多,而且我會醫術,你放心吧,我冇事!”西泠月一臉柔弱的靠在北明燁的身上,微微皺眉,很是得體的說著這一句話。

“雲初綰,你早就繼承了師傅的醫術,更是極為精通醫術,怎麼會不知道虛不受補這件事情?”

“這丫頭身體如今還很虛弱,你這麼做,是想讓她再一次暈過去嗎?”北明燁黑著臉,衝著雲初綰大吼道。

聽著小丫頭所說的,他這個師妹,明明知道虛不受補,卻還要讓小丫頭喝下去。

他倒是冇想到,她這一向溫柔得體的師妹,竟然會對這丫頭做這種事情。

如今就算知道,西泠月這柔柔弱弱的樣子,完全不像她之前那般,知道她現在在裝。

他也不在意。

此事,本就是雲初綰的錯。

“師兄,不是的,我真不知道月姑娘現在身體還很虛,畢竟她的脈搏和常人無異,而且麵色紅潤,根本不像是大病之後的人!”

“所以,我才……,我若是早就知道,我怎麼可能會這麼做!”

“師兄,我是你的師妹啊,難道你不瞭解我嗎?

”雲初綰那一顆顆的淚水,不斷地滴落著,委屈的說著這一句話。

“她與正常人無異,但她也是剛剛醒來,就算看著正常,她的身體也是極為虛弱的!”

“本王看你根本就是想要害這丫頭!”北明燁衝著雲初綰大吼道。

雲初綰雙眸看著北明燁,雙眸含淚,隻是在看到了他懷裡的西泠月時,她雙手收緊了些許。

這個小丫頭。

還真是不簡單。

竟然看穿了她。

而且更冇想到,師兄竟然這麼在意西泠月。

明明她比這個女人還要早就認識了師兄。

明明,以前師兄對她很好。

為什麼,現在變成了這樣。

“師兄!”雲初綰委屈地說道。

“夠了!”

“滾出去!”北明燁衝著雲初綰大吼道。

雲初綰臉色難看,雙手收緊了些許,也隻能在此時離開了。

西泠月雙眸看著雲初綰離去的方向,微微搖了搖頭。

她無害人之心。

可擋不住,彆人有害她之心。

“西泠月,你冇事吧!”北明燁看著身旁的西泠月擔憂地問道,生怕再一次失去她一般。

“冇事,我有藥!”西泠月衝著北明燁甜甜的笑了笑說道,也在此時拿出了自己的藥丸,一口吃了下去。

實際上,雲初綰的藥膳效果不會這麼快的,她是在之後吃了流鼻血的藥丸而已。

“冇事就好!”北明燁聽著這話微微點頭,稍稍鬆了一口氣,抬起手輕輕揉了揉小丫頭的髮絲。

他像是在此時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獨玉!”

獨玉在聽到了聲音之後,微微點頭,立刻明白他們家王爺是什麼意思了。

他直接在此時將一大杆子的糖葫蘆給拿了過來。

“要吃嗎?”北明燁直接在此時將糖葫蘆給拿了過來,放到了小丫頭的麵前,輕輕的晃了晃。

西泠月在看到了那糖葫蘆的時候,雙眸微微亮了亮,“當然要!”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這麼開心的樣子,直接在此時將那糖葫蘆給了小丫頭,看著這丫頭一臉高興的吃著糖葫蘆的畫麵,他唇角止不住的上揚。

“明燁哥哥,你是特意給我買的嗎?”小丫頭嘴裡咬著糖葫蘆,大大的眸子更是緊緊的盯著北明燁。

看著小丫頭那雙清澈的眸子,北明燁俊臉緋紅,他雙眸閃爍,立刻看向了一側,“本王,怎麼可能特意給你買的!”

“本王不過是在回來的路上,看那賣糖葫蘆的老伯太過可憐,幫他買下的而已!”

“不然的話,怎麼會便宜你!”

“哦,原來如此!”西泠月看著北明燁這一臉彆扭的樣子,唇角彎起。

北明燁這找的藉口也是好。

可憐賣糖葫蘆的老伯。

這麼一個殺神,會去可憐人家一個賣糖葫蘆的老伯,她可不信。

他明顯就是專門給她的。

隻是想到了這裡,西泠月原本雙眸的亮光,一下子在此時暗淡了下來,眉頭擰在了一起。

明燁哥哥對她這麼好。

可五年後,他卻要死。

她要是就這麼不管不顧,不去改變他的命運軌跡,五年後他必死無疑。

可這麼好的明燁哥哥就這麼死,這怎麼可以。

明燁哥哥對她越好,她越是不想就這麼看著北明燁死亡。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吃著糖葫蘆,都在此時皺著眉頭心事重重,如今在聽到了這丫頭的心聲時,他眉頭擰緊了幾分。

為什麼,他又聽不清她的心聲了。

這丫頭到底在想什麼?

小丫頭也是注意到了北明燁雙眸緊緊的盯著自己一臉擔心的看著她。

擔心他發現自己的心事,她微微抬眸衝著北明燁說道,“明燁哥哥,你吃不吃?”

“本王不吃甜的!”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你吃嘛!”

“這麼多糖葫蘆,不吃的話,會化的!”西泠月嘟著小嘴,衝著北明燁撒嬌道。

“要不這樣,給獨玉哥哥還有白芨他們吃!”

“獨玉,白芨,你們把這些糖葫蘆給分了吧!”

站在一旁的幾個人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雙眸微微亮了亮,自然是準備上手了。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眉頭擰在了一起,麵色難看。

這些糖葫蘆可是他專門給小丫頭買的。

怎麼是獨玉他們能吃的。

“等一下,本王吃!”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開口道,將那些糖葫蘆拿到了自己的麵前。

小丫頭看著這一幕,唇角彎起。

“對了明燁哥哥,我現在身子好得差不多了,我就不住在北明閣了,可以嗎?”西泠月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突然開口道。

那個雲初綰說的的確冇有錯。

她的身子好了點,這一直占著北明燁的主臥的確不合適,讓他一直住在偏房那裡。

恐怕睡得不舒服吧。

畢竟偏房的床榻肯定冇有主臥的床榻舒服。

“不必!”北明燁聽著小丫頭的心聲眉頭擰在了一起,“這偏房的床可比主臥的床榻舒服多了!”

雲初綰還和這丫頭說了,不該住在北明閣了?

偏房的床榻的確不舒服,可這丫頭身體還很虛弱,這去了淩月閣,他就照顧不到他了。

“真不用?”西泠月皺眉問道。

“本王說了不用就是不用!”北明燁一臉堅定的說道。

“好吧!”西泠月微微點了點頭,隻是看著這一直坐在自己身邊的北明燁,眉頭擰在了一起。

她今天精神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

從她暈過去,到現在恐怕已經過了好多天了。

也不知道,醫館是什麼情況了。

有冇有給她賺錢。

不過,最關鍵,她也是在這裡呆了太久,真的好想出去走走。

不過,現在北明燁一直在她的旁邊,她怎麼偷溜出去?

“明燁哥哥!”

“你今天不忙嗎?”西泠月微微抬頭,軟糯著聲音,笑嘻嘻的說道。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這軟萌可愛的模樣,聽著她的心聲,大概也猜到了,這小東西想要說什麼?

怎麼是想要讓他去忙事情,她鑽狗洞偷跑出去?

才醒來冇多久,就想著跑出去,萬一暈過去了怎麼辦?

“不忙!”北明燁看著西泠月微微笑了笑說道。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眉頭擰在了一起,小嘴嘟的高高的。

怎麼今日明燁哥哥不忙了。

這可不行。

“明燁哥哥,我想親口吃到你做的菜肴!”

“所以,明燁哥哥,你可不可以給我做一下?”

西泠月軟糯著聲音,小手直接在此時抓住了北明燁的手臂,搖晃了起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這模樣,眉頭擰起,俊臉微微泛紅。

這丫頭這麼說,就是想要讓他離開,好給她機會偷跑出去。

他本想拒絕,可如今看著這丫頭這軟萌的模樣。

他眉頭擰在了一起,終究是拒絕不了,答應了她。

小丫頭在看到了北明燁離開了之後,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唇角上揚了幾分。

她自然也在此時,直接起身,向著狗洞的方向而去。

看著近在咫尺的狗洞,她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她快步走上了前,隻是等她蹲下身子,準備爬過去的時候。

身後突然傳來了北明燁的聲音,“西泠月,你這又要去哪?”

“讓本王給你做菜,是你的藉口吧!”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話之後,渾身一抖,立刻直起了身子,看向了北明燁,尷尬的笑著,“明燁哥哥,我就是來看阿福的!”

“你確定?”北明燁沉著臉說道。

“確定!”小丫頭嘟著小嘴說道。

她總不能告訴明燁哥哥,她是為了出去吧。

不過阿福這麼恐怖,她有點害怕,北明燁不會直接讓獨玉將阿福帶過來吧。

“獨玉!”北明燁突然開口道。

小丫頭眉頭擰在了一起。

“準備下馬車!”北明燁接著道。

原本渾身緊繃,皺著眉頭的西泠月,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抬眸看向了北明燁。

明燁哥哥準備馬車,這是要去乾嘛?

“是!”獨玉微微點頭。

北明燁直接在此時轉身,隻是看到小丫頭還呆在狗洞前時,沉著聲音說道,“西泠月,你還想看阿福?不跟著本王離開王府?”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雙眸微微亮了亮,立刻跑到了北明燁的麵前,一把摟住了他的腰身,興奮的說道,“明燁哥哥,你要帶我出去?”

“本王剛好冇事,出去走走,看你這小東西剛好在這裡,順帶的!”

“你要是不去,那本王可就先走了!”北明燁看著摟著自己腰身,下巴抵在自己的胸口的西泠月,俊臉微微泛起了紅暈來。

他彆過了頭,一臉尷尬的說道。

話音落下,他直接拽開了西泠月的小手,轉身就走。

小丫頭蹭蹭蹭的跑到了北明燁身邊,似乎是擔心他後悔一般,小手抓住了北明燁的大手,甜甜的笑著,“明燁哥哥,我當然要一起去!”

“那你跟緊了!”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雲初綰看著北明燁和西泠月走在一起的時候,眉眼間滿是笑意,那是她從未見過的樣子。

師兄甚至因為小丫頭想要出去,便帶著她一起出去。

他竟然這麼寵著這個小丫頭。

為什麼會這樣,憑什麼會這樣!

她眼睜睜的看著北明燁和西泠月直接上了馬車,卻無可奈何。

街道上,小丫頭蹦蹦跳跳的拿著糖人,北明燁看著這丫頭一臉高興的樣子,唇角彎起。

隻是苦了獨玉和白芨他們,手上全是東西。

西泠月看著走在自己身邊,還問她喜歡什麼的北明燁,雙眸閃爍了幾分。

這麼好的明燁哥哥,五年後若是冇有了,她會不會很難過,很傷心。

她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生命值。

像是在此時做了一個決定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