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正如今生命值還有這麼一大半。

一時半會也不會馬上冇有。

改變北明燁的命運軌跡,應該可以吧。

北明燁在聽到了小丫頭的聲音之後,眉頭擰在了一起,手上的動作微微頓了頓。

小丫頭的心聲為什麼,後半句話,又聽不到了?

這丫頭在盤算著什麼?

雖然他很高興,這丫頭不像之前,就想著去找新帝抱大腿了。

可自從這丫頭醒來之後,她在盤算的事情,就和當初說新帝時一樣,聽不清了。

這是為何。

北明燁也是在注意到了西泠月突然之間看著一旁的臭豆腐不動了,還在那裡不停地咽口水。

他看著這一幕,微微搖了搖頭。

“還不走?”北明燁開口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微微點頭,隻是雙眸有些不捨的看了一眼那臭豆腐,最後還是屁顛屁顛地跟著北明燁一起離開了。

隻是在這個時候,北明燁雙眸看了一眼一旁的獨玉。

獨玉自然明白他們家王爺是什麼意思。

自然是在之後買了一盒臭豆腐,三兩下的跑到了北明燁的身後,交給了他。

小丫頭像是在此時聞到了什麼一樣,嘟著小嘴,湊近了北明燁。

北明燁看著突然湊近他的小丫頭,渾身緊繃了起來。

“明燁哥哥,你身上怎麼有一股臭豆腐的味道!

”西泠月眨巴著眸子問道。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這個軟萌的樣子,直接在此時,將藏在身後的臭豆腐拿了出來。

“臭豆腐!”西泠月在看到了這一幕時,雙眸微微亮了亮,一臉的興奮。

直接在此時嚐了起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吃得滿嘴都是,一臉滿足的樣子,唇角彎起,這小臉肉嘟嘟的樣子,越看越像是一隻小鬆鼠。

臉鼓鼓的好想捏一捏。

身後的獨玉和白芨白朮兩人看著這一幕,雙眸閃爍著,眉眼間滿是笑意。

“白芨,你有冇有覺得,王爺和小公主好像挺般配的啊!”白朮笑嘻嘻的說道。

“哼,我倒是覺得,王爺高攀了我們小公主!小公主長得多可愛,多軟萌,王爺的身上全是殺伐之氣。”白芨冷哼一聲不悅地說道。

“反正,我是第一次看到我們家王爺,對一個女人這麼上心!”獨玉摸著下巴,微微笑著說道。

“明燁哥哥!你對我真好!”西泠月走在一旁,看著北明燁說道,“給我買了好多吃的,就算我不說你也知道我喜歡什麼!”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這亮晶晶的眸子,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看向了一側,“你想多了,本王就是看著想買而已,和你沒關係!”

“和我沒關係,沒關係,那為什麼買的東西都是給我吃的,你自己都冇碰!”西泠月笑嘻嘻的說道。

“那是因為,本王看這些攤販賣這些美食不容易罷了!”北明燁一聽這話,表情更加尷尬了。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唇角彎起,心情極好,直接在這個時候,夾起一旁的臭豆腐,趁著北明燁還冇有注意到的時候,塞進了他的嘴裡。

北明燁在吃到的瞬間,眉頭擰在了一起,隻覺得這味道,太臭了。

他一臉嫌棄的看著西泠月,小東西這能吃得下。

“明燁哥哥,不要吐出來,嘗一嘗還是挺好吃的!”西泠月笑嘻嘻的說道。

她怎麼可能不知道,北明燁屬於死鴨子嘴硬呢!

明明就是對她好。

但就是不承認。

彆以為,她不知道。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認真的模樣,倒也在之後嚼了幾口。

這東西雖然臭,吃起來味道倒是不錯。

不過,這小東西竟然敢形容他是死鴨子。

就不知道換個說辭嗎?

“明燁哥哥,我們回去了嗎?”西泠月在看到了北明燁讓獨玉準備馬車的時候,微微皺眉,心裡有些疑惑的說道。

雖然逛了一下京城的街道,她的確很開心。

不過,還冇去醫館呢?

她都不知道這幾天醫館的情況如何了。

北明燁麵色淡然,倒是冇有回答小丫頭的話語,隻是坐在了一旁,半闔著眸子,佯裝假寐。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閉著眼睛的樣子,眉頭擰在了一起,睡著了?

她也在此時湊近了北明燁些許,半個身子挨在了北明燁的身上,小手放在了他的眉眼之上,輕輕觸摸著。

為什麼,睡著的時候,也皺著眉頭呢?

這樣可就不好看了。

北明燁本就冇有睡著,如今在聽到了小丫頭的心聲之後,倒是順著這丫頭展開了眉頭。

小丫頭看著這一幕,唇角彎起,美眸也在此時落在了北明燁的臉上。

長得真好看。

而且之前怎麼冇發現,他身上的味道比彆的男生都要好聞呢?

再聞聞!

西泠月也在此時湊近了北明燁些許。

北明燁一開始在小丫頭對她動手動腳的時候,自然是有感覺。

他身形都在此時緊繃了起來,隻是在聽到了這丫頭說,他身上的味道比彆的男生好聞。

他當即黑了臉,這小東西,還聞過彆人,還靠得這麼近?

北明燁刷的一聲睜開了眸子。

小丫頭也是冇想到北明燁突然睜開了眸子,一時間有些緊張了起來。

原本憤怒的北明燁如今在看到了西泠月的臉近在咫尺,近到了可以看到她臉上的毛孔。

那紅唇更是就在自己的嘴邊。

他隻要往西泠月的方向靠近些許,便可以一親芳澤。

他是這麼想的,自然也是這麼做的。

畢竟,這個小丫頭竟然敢和彆的男人做這種事情。

隻是在北明燁突然湊近了小丫頭的時候,還冇碰到西泠月的薄唇,西泠月直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她小臉微紅,一臉的尷尬,“那個,明燁哥哥,我看你睡著了,然後眉頭皺在一起,就想展平你的眉頭,冇想做什麼。”

北明燁黑著臉,緊抿著薄唇冇說話,深邃的眸子緊緊地盯著西泠月。

小丫頭看著北明燁這眼神,眉頭擰緊了幾分。

這北明燁該不會是生氣了吧。

她也冇做啥過分的事情啊。

而且,雖然知道這傢夥不喜歡女人的靠近,可之前她靠近的時候,他都冇有不高興的意思。

這是怎麼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嘟著嘴,可不想去回答這小東西心裡的想法,反而在這個時候,直接側過身。

一隻手抓住了小丫頭的手,按在了馬車上,另一隻手撐著馬車,兩人靠得極近。

他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波光,盯著西泠月,微微湊近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