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燁也是在聽到了這話,掃了一眼,自然注意到了,原本還氣呼呼的坐在院子裡的小東西,現在早已經不見了。

看著這一幕,他眉頭擰了起來。

這小丫頭該不會是跑了吧。

要是跑了,他從誰的嘴裡知道五年後的新帝是誰!

“獨玉,封鎖城門,要是她敢跑,本王不介意,將她喂狗!”北明燁說道。

“是!”獨玉微微點了點頭。

而另一邊好不容易鑽狗洞離開王府的西泠月如今也已經到了京城街道上。

看著這外麪人來人往,還有不少飯館,西泠月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不讓她吃飽,那她出去吃,還不成嗎?

王府裡的東西,應該能當不少銀子吧。

西泠月也是在將王府裡的東西當了銀子之後,去了飯館吃完了東西之後,準備回攝政王府的時候。

剛好看到了君家千金君凝,從馬車上下來,進了一家醫館。

看她那臉色蒼白,一臉虛弱,渾然就是一副失血過多的模樣。

西泠月眉頭緊擰了幾分,雙眸微微眯了眯,腦海中閃過了之前這君凝教訓她的畫麵,還有北明燁因為聽到了君凝吐血,懷疑她之後還將她的飯菜都給減半了。

西泠月拳頭微微握緊了些許,黑漆漆的雙眸緊緊地盯著君凝。

雖說這女人已經中了毒。

也算是為之前的事情,付出的代價。

但作為乾飯人,就因為這個女人導致了她的飯菜減半,這就不能忍了。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直接在這個時候,從醫館後門,走了進去。

而此時君凝正在婢女的攙扶下,讓那醫師給她瞧瞧。

醫師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病人,被驚到了。

他根本冇有信心能醫治好君凝的病症,本想直接拒絕,卻聽到君凝說要是他們醫館治不好,他們丞相府就不會讓他們繼續開下去。

那醫師也是犯了難,隻能讓人將此事告訴掌櫃的,讓掌櫃的想法子。

掌櫃的也是在聽聞了這件事情了之後,頭疼的不得了。

西泠月過來的時候,剛好就聽到了掌櫃的說的話。

她肉嘟嘟的小臉上,雙眸閃爍著,軟著聲音說道,“那個,我想我可以幫你們!”

“就是不知道掌櫃的願不願意讓我來!”

掌櫃的也是在聽到了一個姑孃的聲音之後,扭過了頭去,如今在看到了小臉胖嘟嘟,笑起來有酒窩,雙眸亮亮的西泠月的時候,他眉頭緊擰了幾分,臉色一下子黑了,“哪裡來的女人,這裡可是醫館,什麼幫不幫忙的,還不趕緊滾出去!”

話音落下,掌櫃直接讓人上手去趕了。

“掌櫃的,我真的能幫忙!”

“而且那個姐姐我認識的!”

“你就相信我吧,不然的話,你們醫館就要完蛋了!”西泠月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緊擰了幾分,一臉認真地說道。

那掌櫃的臉色難看,看著這外麵君凝身邊的婢女直接開始將他們的東西推倒在地的時候。

他也是冇辦法,隻能死馬當作活馬醫。

“行!”

“你來!”掌櫃的黑著臉說道。

隻是等西泠月到了那屏風後醫師的位置時,他突然覺得,他這個決定是在胡來。

他竟然讓一個陌生女人去醫治丞相千金的病症,關鍵還不知道到底會不會治病。

他正準備過去製止的時候,就聽到了西泠月突然開口道,“你身上的病症,我能治!”

掌櫃的看著這一幕,太陽穴突突突的跳了起來,擰著眉頭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君凝也是在聽到了動靜之後,雙眸看了過來,示意一旁的婢女走過去。

隻是看著屏風裡的人,她根本看不清這身後坐了誰。

“你說我家小姐的病你能治,你怎麼治?”站在君凝身邊的婢女不悅地說道。

西泠月微微笑了笑,“你家小姐,這不是病,是中毒了!”

“是不是從前天開始,你家小姐就吐血了,而且冇有要停止的意思!”

原本那婢女還不怎麼相信,如今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臉上的神色瞬間變了。

不僅如此,就連君凝那虛弱的臉上,雙眸都亮了亮。

眼前這人說的話,幾乎完全和她的情況對上了。

“那醫師,可有法子解決!”君凝蒼白著臉,一臉虛弱的說道。

“當然有,不過我現在有些渴了!”西泠月粗著聲音說道。

君凝聽著這話,自然是明白,這醫師想要她的人倒水給她喝。

行,畢竟此人也許真的能醫治。

思及此,君凝直接示意一旁的婢女來給那醫師倒一杯。

那婢女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倒了。

這一旁的掌櫃的看著這一幕,被驚得不輕,可想要阻止,根本來不及,隻想著要是真出事,到時候就和這女人撇清關係。

西泠月漆黑的雙眸不屑地看了一眼那茶水,抬起手直接倒了,“哎呀,我這喉嚨啊,就是太乾了!”

君凝看著這一幕,雙手收緊了些許,臉色很是難看,怎麼可能看不明白這醫師的意思。

“哎呀!你這個毒啊,時間再拖下去,恐怕我都冇辦法!”西泠月當然感覺到了君凝的不高興,她粗著聲音繼續道。

君凝黑著臉,咬著後槽牙,倒也在此時倒了一杯水,送到了西泠月的麵前。

西泠月看了那水一眼,隨後直接潑在了君凝的臉上,“君小姐,你會不會倒水,這麼燙!想要燙死我嗎?”

“你!這個醫師,知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竟然如此做!”那婢女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當即黑了臉。

“我又冇有做什麼?”

“不過是想要喝口水,為難你們了嗎?”

“若是覺得為難你們了,你們大可以離開啊!”

西泠月微微笑了笑說道。

君凝看著這一幕,雙手收緊了些許,咬著後槽牙繼續倒了一杯。

西泠月的確喝了一口,隻是直接在這個時候吐了出來,吐得君凝胸口都濕了一片。

君凝本就脾氣暴躁,剛剛忍了半天,現在自然是忍不下去了。

她直接在這個時候掀開了麵前的屏風,正準備大罵,卻在看到坐在身後的人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