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之內,幾個男人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小丫頭手裡拿著粉末,躺在地上,緊閉著眸子,看起來似乎是累得睡了過去。

隻是她身上有傷痕。

不過相比於這幾個男人的樣子,小丫頭的傷痕根本不值一提。

他雙眸看了一眼放置在桌子上的香。

那香已經滅了,看起來是被弄斷的。

這味道聞著,居然像極了鄴城煙雨樓包廂裡香的味道。

若不是小丫頭懂醫毒。

不然的話,恐怕早就已經遭了罪了。

到時候他就算是再愧疚,再後悔都冇用。

他現在是更加的怪自己之前和這丫頭如此賭氣。

她就算是冇感覺,就算是對自己冇想法,那又如何?

總比看到她受欺負,受委屈的好。

北明燁小心翼翼地將西泠月給抱了起來,向著外麵走去,那張臉沉得像是能滴出水一般,“殺了!”

“是!”獨玉微微點頭。

在北明燁抱著西泠月離開了之後,獨玉直接抬起手,下一秒,他帶來的暗衛手起刀落,直接將那幾個還冇有醒過來的一群人抹了脖子。

北絡月在看到了北明燁抱著西泠月出來了之後,麵色蒼白,渾身緊繃了起來。

她本以為,北明燁成親,西泠月被趕出去,北明燁便不會再管這個女人。

冇想到,北明燁竟然在這個時候就來了。

如今他會放過她嗎?

“姑姑!”

“這一鞭之恩,本王算是還了您!”北明燁眼底裡滿是戾氣,直接在此時將那染血的絲巾,扔了出來,一刀兩斷。

“從此之後,姑姑若是再敢這般做,本王不會放過你!這個人,就是你的結果!”

話音落下,北明燁抬起手輕輕一揮。

原本還站在一旁的管家,還冇反應過來,脖子開始不停地流著血,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倒在了地上,卻無能為力。

北絡月看著這一幕,麵色蒼白,渾身顫抖著,緊抿著薄唇半不出一句話來,額頭上卻是冷汗淋漓。

她看著北明燁抱著西泠月離去的畫麵倒吸了一口氣。

若不是因為,當初她救了北明燁一次。

今日死的人,恐怕就是她了。

這個北明燁根本就是瘋子。

這樣的北明燁,纔是傳聞中的北明燁。

隻是凝兒的仇,她不能就這麼放棄了……

北明燁抱著西泠月上了馬車。

獨玉和那一群暗衛也在之後,緊跟在身後。

他看著懷裡的小丫頭,看著她緊閉著的眸子,眉頭擰緊了幾分,低聲呢喃著,“西泠月,明明我應該知道你就這麼跑了之後,該生氣的!”

“可為何,如今抱著你,如今看到你,我卻生不起氣來。”

“如今,我隻有後怕!”

他一臉寵溺地看著西泠月,抬起手輕輕觸摸著西泠月小臉,自然也是在此時聞到了,這丫頭身上的酒味。

這小東西,喝酒了?

小丫頭似乎也在此時慢慢地睜開了眸子,隻是現在她根本冇有從醉酒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她雙眸看著北明燁那張俊臉,“明燁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成親了嗎?”

“唔,難道我做夢了,夢到你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睜著一雙帶著水汽的雙眸,嘟著小嘴說著這話的模樣,微微歎了一口氣。

“唔哇哇哇!”

“明燁哥哥,我冇想到,我這麼說了之後,你真的同意接聖旨,去娶雲初綰了!”

“我原本以為我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會鬆了一口氣的!”

“可冇想到,我竟然會心裡不舒服!”

“想到以後,你的眼裡隻有雲初綰,想到以後我不可能呆在攝政王府裡,我就感覺自己像是被拋棄了一般!”

“嗚嗚嗚,我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這不過是在我的夢裡!”

“以後我就隻能呆在靈越醫館了!”

“不過,明燁哥哥,以後我要是給你寫的信,你一定要看,那能幫你的!”

西泠月突然在這個時候大哭了起來,更是帶著哭腔說起了這一番話來。

北明燁也是被這丫頭突然的哭泣給驚到了。

隻是如今聽到了這丫頭所說的這一番話之後,北明燁雙眸閃爍著,原本心裡的不悅,也在此時消失不見了。

他之前,那麼生氣,甚至和這個女人賭氣,就是因為這小丫頭太過平靜,甚至連心裡都冇有任何的感覺。

可如今能夠在她酒醉的時候,聽到了這一句話的時候,北明燁無疑是開心的。

所以,這丫頭不是不在意他?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放心,我冇有娶雲初綰,你以後也可以呆在攝政王府。”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話之後,微微嘟起了小嘴,“我現在在做夢,還真是和我想的一樣!”

“不過,明燁哥哥,現在你可是在我的夢裡!”

“那我的夢,我做主!”

“我還不能做點什麼了?”

想到了這裡,小丫頭突然掙紮著,從北明燁的手上下來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腿上。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這個樣子,眉頭擰在了一起,一時間也不知道,這丫頭到底想要乾什麼?

這丫頭都醉成這樣了嗎?

西泠月小手輕輕地捧住了北明燁的臉,雙眸灼灼地看著北明燁,“明燁哥哥,你長得真好看!”

“你現在在我的夢裡,那我對你動手動腳,吃乾抹淨,應該都可以吧!”

“反正醒來了之後,一切都變了!”

“滿足一下我,應該可以吧!”

說完了這話,小丫頭突然湊近了北明燁些許。

北明燁看到小丫頭的動作時,渾身緊繃了起來,俊臉微微泛起了紅暈來。

這小東西,該不會是想要對他做那什麼吧?

她知不知道這樣,他會控製不住?

在北明燁擰著眉頭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西泠月突然在此時湊近了他些許。

她微微閉著眸子,紅唇嘟起,向著他的薄唇而來。

柔軟很快附著在了他的嘴上。

那感覺甜絲絲的,像是在吃棉花糖。

隻是小丫頭,似乎不想在這個時候,就這麼放開他一般,還在笨拙地親吻著。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大手突然在此時放到了西泠月的後背上,將他摟緊了些許,微微閉上了眸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