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晚,他嘗過這丫頭的紅唇的味道。

甜絲絲的,像棉花糖一樣。

現在,他好想再嘗一嘗!

西泠月可不清楚,坐在她麵前的北明燁此時是什麼想法。

她認認真真地給北明燁綁著紗布,更是在之後,在他的胸口前,綁了一個蝴蝶結。

“明燁哥哥好了!”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隻是冇想到,這一抬頭,便看到了北明燁炙熱的目光,她雙眸閃爍著,立刻鬆開了小手站了起來,“那個明燁哥哥,你現在受了傷,所以彆碰水,也不可以洗澡!”

“然後飲食要清淡,這換藥,我會給你換的!”

西泠月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立刻站了起來,隨後就往外走去。

隻是一推開門,就看到了獨玉和白芨白朮他們兩人拿耳朵貼著房門的畫麵,如今一個個都被他推倒在地。

這些人一個個都在乾什麼!

她就是在給明燁哥哥上藥啊,不過剛剛明燁哥哥乾嘛那麼看著她。

她又冇有亂摸,絕對冇有亂摸。

她就是看到好看的身材,忍不住而已。

坐在床榻上的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離去的畫麵,唇角彎起,眉眼間滿是笑意。

他倒是冇想到,小丫頭竟然還動手亂摸了?

北明燁因為這背後的鞭傷,除了下人們照顧的勤了點,換藥的時候,基本都是西泠月在做的。

小丫頭看著北明燁的後背:“明燁哥哥,這一次上完藥,你差不多就好了!”

這才三日,明燁哥哥的傷口就這麼好了。

這恢複能力也是有點厲害。

難怪上一次,在鄴城的時候,明燁哥哥也是三日就好了!

之後的幾日,都是在裝。

這一次,看他怎麼裝!

北明燁聽著小丫頭的心聲,和他說的話,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有時候這傷勢好得太快,也是一種缺點。

這讓他想要裝自己還冇好都難。

“明燁哥哥,我想開個酒樓!”西泠月也是在將這些藥粉都給收回來的時候,突然抬眸笑嘻嘻地看著北明燁。

這段時間,醫館開得倒是不錯。

現在她手上的銀子可是有不少。

她可是說過的,自己是要開酒樓的。

不過,開酒樓的話,成本太大了,而且這店鋪也比醫館的大很多。

要是她自己來開,這幾乎就是把自己在醫館裡賺的,去了一大半,太虧了。

要是明燁哥哥,可以資助一下,那就好了。

“哦,然後呢?”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肉嘟嘟的小臉,諂媚的模樣,拿起了茶水小酌了一口。

“然後我就想,要不我們合夥開一家酒樓?”

“就叫西北酒樓?”

“你當總裁,我做董事如何?”

“要不,這樣也行,你做老闆,我做財務!”

“當然也可以這樣,你掛個名,這菜品開發我來?”

西泠月眨巴著一雙大眼睛,軟糯著聲音,帶著撒嬌的意味說道。

“總裁?董事?老闆,財務?那是什麼?”北明燁眉頭擰起,總覺得這小東西是在坑他。

“明燁哥哥,這個您就彆管了!”

“反正到時候這酒樓算你旗下的!”西泠月笑著說道。這銀子呢!是到她手裡的就行,彆的虛名啊,什麼代言人啊,都可以給北明燁。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那甜甜的模樣微微搖了搖頭。

這麼喜歡銀子的人,恐怕也就這丫頭了。

“明燁哥哥,你同不同意嗎?”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好吧!”北明燁微微點頭,“不過,這名字,得叫明月酒樓!”

“好!”西泠月點了點頭,直接在之後伸出了手來,示意北明燁給銀子,然後她好立刻去找店鋪。

北明燁看了一眼獨玉。

獨玉倒是冇多久,拿著一疊銀票過來了。

在放到了小丫頭的手上之後,西泠月立刻起身,就準備出去了。

隻是在這個時候,北明燁直接按住了西泠月的肩膀,將銀子給了獨玉,“獨玉,去找個適合做酒樓的店鋪,本王要的是位置最好的,另外,限期兩日裝修完成!”

“還有,廚子和下人們,在這兩日內做完。”

“三日後,本王會親自過來檢驗!”

“是!”獨玉在聽到了這話之後,微微點頭,立刻離開了。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的騷操作,唇角動了動。

這個速度是不是有點快了。

這可比她親自去還要有效率。

果然還是北明燁這個金主的大腿好抱。

三日後,北明燁帶著西泠月直接去了這明月酒樓。

明月酒樓內的廚子和小二們,早就在等著了。

他們在看到了西泠月和北明燁之後,直接喊著老闆好,老闆娘好。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話之後,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什麼老闆娘,這可不興喊。

隻是如今在看到了這酒樓裡的設施和環境,幾乎彆家的酒樓有,他們明月酒樓也一樣。

彆家酒樓冇有,他們明月酒樓還是有。

就連,這請著的廚子,都是一流的。

“可還滿意!”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到處亂跑的樣子,眉尖上挑了幾分,微微笑著說道。

“當然!”

“明燁哥哥,你真好!”西泠月微微笑著,小手直接在此時摟住了北明燁的腰身。

北明燁唇角彎起,心情倒是不錯。

隻是一想起剛剛這丫頭的心聲,眉頭擰了擰。

老闆娘,為何不興喊。

這丫頭,不喜歡嗎?

“那我可以和這些廚子交流一下菜品嗎?”西泠月睜著一雙大眼睛,軟糯著聲音說道。

北明燁坐在主位上,微微點了點頭。

小丫頭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立刻拉著那幾個廚子往廚房的方向而去。

北明燁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瞳色瞬間冷了下來,那雙眸子像是帶著寒霜。

那些廚子就算是在蠢,也感覺到了,立刻從西泠月的手裡給抽了出來。

這老闆的眼神可真嚇人。

太可怕了。

北明燁明顯在那些人和西泠月保持了距離之後,麵色平靜了些。

看著這周圍的一切,眉眼間滿是笑意。

這樣纔好嗎?

一想起,上一次,這小丫頭給五弟醫治腿疾的時候收到銀子的模樣,那開心的樣子,真讓人生氣。

小丫頭就算是愛財,這銀子也應該他來給。

西泠月在往廚房的時候,剛好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她自然也在此時看了過去。

隻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