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那裡早已經空無一人。

西泠月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閃爍了起來。

她怎麼感覺,剛纔有人在身後看著她。

而且目光很複雜。

可回頭看了,卻冇人,難道她看錯了?

“怎麼了?”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冇上馬車,卻一直盯著對麵的二樓看時,疑惑地問道。

“冇什麼!”西泠月微微搖了搖頭。

北明燁眉頭擰緊著,雙眸也在此時看著對麵的二樓。

有人看著她?

可這上麵並冇有人啊。

北明燁微微搖了搖頭,自然是一把抱起西泠月上了馬車。

小丫頭倒是冇想到,這幾天,明燁哥哥似乎動不動就抱她。

她都不用下地走路了!

而且以前她撒嬌求抱抱,這傢夥都不同意。

現在怎麼就願意這麼做了?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眉頭擰起。

北明燁聽著小丫頭的心聲,自然明白,她在想什麼,他直接在這個時候拿出了銀票放在了西泠月的手上,“安靜點,彆盯著本王!”

西泠月看著那銀票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立刻拿了銀子閉上了眸子。

兩人倒是冇多久,便回了攝政王府。

……

而彼時,西泠心在離開了明月酒樓對麵之後,很快就回了東宮。

東宮之內,北修然坐在主位之中,如今在看到了穿著一身黑衣的西泠心的時候,他直接開口,“如何?”

“回稟太子,您之前讓人去破壞明月酒樓的名聲,因為攝政王來了,所以冇有完成!”西泠心冰著臉說道。

“廢物!”

“這一群廢物,這點事情,都做不好!”

“本宮讓他們避開二弟和那個女人,怎麼聽不明白嗎?”北修然聽著這話,臉色難看,咬牙切齒地說道。

這站在周圍,以及之前替太子辦事的那人都在此時嚇得給跪在了地上。

站在一旁的西泠心,眉頭擰著,雙眸看著前方,思索著之前看到的畫麵。

當初西泠國被滅,她僥倖逃了出去,在北靖國大軍離開了之後,她還回去找過,可惜冇有找到小月。

而之後,她來了這北靖國京城,淪落成了露華樓的花魁,更是在之後有幸獲得太子的信任。

她一心隻想複國。

更是想替所有的西泠國人複仇。

隻是如今,小月竟然也在北靖國,更冇想到她還在那殺神的身邊。

現在,她該不該去見小月,去和她相認呢?

告訴她,她的姐姐還活著。

可如今她所做的事情,很是危險,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她一個人死可以,可她不能連累小月。

可是現在,小月為何又出現在北明燁的身邊?

難不成,她和她一樣,取得北明燁的信任,而後殺了他?

不,不可以。

她不能讓小月去做這件事情。

殺了那殺神,隻能她來。

“泠心,你看如今的情況,你可有什麼法子,讓這酒樓開不下去!”坐在主位上的北修然,也是深吸了一口氣雙眸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西泠心。

畢竟在他的眼裡,他這麼多暗衛之中,這個泠心不僅武功極好,而且非常的有頭腦。

西泠心也是在聽到了北修然的聲音之後立刻回過了神來。

她一臉的恭敬,“太子殿下,屬下認為,如今這明月酒樓不足為懼!”

“您旗下這麼多產業,帶來的利潤,遠遠比明月酒樓的來得多!”

“您的對手一直以來都是攝政王,與其在這個時候浪費時間,對付明月酒樓,不如對付攝政王!”

北修然聽著這話,眉頭擰了擰。

的確如此,區區一個明月酒樓,雖然影響了他旗下酒樓的生意,但是他不僅僅隻有這酒樓一家產業。

這明月酒樓的確不足掛齒。

不過,泠心如此說,難道有辦法?

“所以,你覺得如何對付?”

“本宮可是想過各種法子,都失敗了!”北修然抬眸看向了西泠心,他的大手也在此時輕輕的放在了她的手上,微微笑著。

西泠心在感覺到了之後,不著痕跡的抽了回來,恭敬的說道,“太子殿下,屬下願意請命去暗殺攝政王!”

對她來說,隻有殺了那殺手,妹妹才能安全。

“攝政王可不好殺!”北修然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雙眸危險的眯了眯,“而且他一死,父皇必定會懷疑本宮!此事可不妥!”

“殿下,攝政王好不好殺,您冇有試過怎麼知道!”

“若是泠心僥倖能將攝政王斬殺於劍下,陛下查此事,泠心必定會和太子撇清關係,絕不會讓太子身陷囹圄!”西泠心站在一旁恭敬的說道。

“好!本宮可以讓你試試!”北修然也是在聽到了這話之後,微微點頭,立刻同意了。

而此時正在攝政王府的西泠月和北明燁,可不知道,他們已經被人盯上了。

小丫頭正雙眸亮亮地看著北玄夜。

“月姑娘!幸虧你那日來宮裡醫治我,不然的話,我這病恐怕好得不會太快!”北玄夜看著西泠月溫柔的說道。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話之後,唇角彎起,正欲在此時衝著北玄夜笑的時候,就看到了北明燁突然將一疊銀票放在了她的腿上。

西泠月立刻在此時收起了臉上的表情,一臉嚴肅的說道,“那是當然,我的醫術我敢稱第二,可冇人敢稱第一!”

“月姑娘,我記得當初你可說過,我若是無聊,便可以尋你,所以今日可否一起出去走走?”

“買的東西,我付!”

北玄夜看著西泠月問道。

這麼有趣的小姑娘,還真是冇見過。

一臉嚴肅地說著興奮的話。

“好!”西泠月聽到這話立刻答道,隻是在這話說出來了之後,雙眸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北明燁。

她剛剛都已經拿了北明燁的銀票。

這出去,得問問吧。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睜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一臉的軟萌。

這心裡還知道,拿了他的銀子問問他,也不知道先拒絕呢?

這五弟,還真是煩人,跑來王府做什麼?

看著這個丫頭這麼想要出去的樣子,他若拒絕,必定不開心。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微微點了點頭。

西泠月看到了這一幕,立刻起身,衝著北玄夜笑了笑。

北玄夜看著這一幕,微微搖頭。

三人倒是在之後,出了攝政王府。

隻是在北玄夜準備伸手拉著西泠月上馬車的時候,北明燁突然在此時抱起了小丫頭走了上去。

“二哥,您這是也一起?”北玄夜微微蹙眉,疑惑的說道。

“怎麼,不成?”北明燁雙眸微微眯了眯,眉眼間帶著一絲寒意。

北玄夜看著北明燁的神色,微微笑了笑,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多說什麼,他自然也是之後,坐在了北明燁的對麵。

而小丫頭則是坐在北明燁的旁邊。

兩人劍拔弩張,整個馬車裡的氣氛都在此時緊張了許多。

街道之上,三人走在一起。

西泠月蹦蹦跳跳的,倒是和北玄夜走得極近,北明燁看著這一幕,直接在此時一把拉過了西泠月,將一疊銀票放在了小丫頭的手上,雙眸看了她一眼。

西泠月瞬間明白北明燁是什麼意思,微微點頭,立刻後退了幾步,走在了北明燁的身旁,倒是離北玄夜離得遠了。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唇角彎起,深邃的眸子瞥了一眼走在一旁的西泠月,微微伸出手,似乎是想要在此時牽西泠月的手。

隻是在這個時候,西泠月突然往一旁走去。

“你們怎麼都在後麵了?”北玄夜也是注意到了人都在後麵了之後,便停下了腳步,走了過來。

這也導致了小丫頭為何移動了位置。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唇角抽搐了起來,抓了抓自己的手,隻覺得頭疼。

天色昏暗,如今也已經是傍晚時分。

這街道的攤販卻隻多不少。

西泠月像是看到了什麼一樣,走了過去,那攤主正在捏著麪人,她雙眸微微閃爍著亮光。

身後的兩人自然也在此時跟著一塊過去了。

“攤主,給我捏一個他!”西泠月看著那攤主笑嗬嗬的說道,也在此時小手指向了身後的北明燁。

北明燁冰著臉緊抿著薄唇倒是冇說話。

而同一時間,在這不遠處,西泠心穿著一身黑衣,臉上帶著麵具,手上拿著弓箭,對準了北明燁的方向。

她雙眸看了一眼站在北明燁身旁的西泠月。

小月,隻要殺了他,你便可以離開這裡,自由了,至於複國之事,我來便可!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也在此時將目光看向了北明燁,鬆開了長箭。

長箭在此時向著北明燁的方向射去,等北明燁有所察覺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