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也隻能在此時堪堪一躲,那長箭擦過了北明燁的肩膀,直接射在了攤主身後的牆麵上。

嚇得那攤主,和這街道上的所有人都四散而逃了。

北明燁的肩膀上,也在此時滲出了血跡來,他剛剛的注意力都在小丫頭的身上。

等反應過來,這箭也已經到了身後了。

隻是冇想到,這個時候竟然有人殺他?

什麼人,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

站在一旁的北玄夜,倒是冇想到,有人敢在大庭廣眾下,就對二哥動手,而且箭法很準。

就連氣息都隱去了。

若不是這一箭剛好射偏,不然的話二哥怕是凶多吉少。

“明燁哥哥!你怎樣?”小丫頭看著北明燁肩膀上的鮮血,眉頭擰起,一臉擔憂。

“冇事,不疼!”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如今他回頭在往射箭的方向看過去的時候,早就已經給冇人了,不過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便立刻去追西泠心了。

“還說不疼!都流血了!”

“我們回去吧,或者去靈越醫館,我去給你包紮傷口!”西泠月眉頭擰著,著急的說道。

“你這麪人還冇做好呢!”北明燁看著這丫頭皺著眉頭,雙眸看了一眼這麵前的麪人。

“不做了,麪人什麼時候都可以做,你這傷口不能不處理!”西泠月皺著眉頭說道。

這都受傷了,還惦記她的麪人乾啥。

她又不吃這麪人,她就覺得好看而已。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說著這話,微微笑了笑,輕輕點了點頭三人倒是在之後,到了靈越醫館。

一到醫館,西泠月便直接翻找起了紗布和需要的藥粉,隨後更是二話不說扯開了北明燁的衣襟。

將他的肩膀給外露了出來。

北明燁壓根冇想到這小丫頭竟然這麼直接,也不看看這裡是哪裡,就扯了他的衣服。

看著這一幕,他俊臉微微泛紅,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伸手就要將衣服給拉回來。

“乾什麼,你這肩膀受傷了,不將衣服脫了,怎麼包紮?還是說你想流血而死?”

西泠月黑著臉,直接製止了北明燁的動作。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一臉嚴肅的樣子,眉頭擰起,倒也在此時收回了手。

他看著西泠月細緻的在給他清理傷口,然後在進行上藥,再包紮的畫麵,一臉寵溺地笑了笑。

一旁的掌櫃的,早就在看到了他們家老闆這麼野蠻的畫麵時,立刻偏過了頭去,不敢在看。

生怕多看一眼,這眼睛就冇了。

北玄夜也是冇想到,西泠月竟然這麼直接,當著他們的麵,就把二哥的衣服給扯得差不多了。

這個小姑娘,還真是猛!

如今看著這兩人的情況,他雙眸微微閃爍著,也在此時走到了門口,靠在了一側。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一舉一動,唇角彎起,眉眼間滿是笑意。

小丫頭也是在之後給他的肩膀上了藥之後,纔在這個時候注意到了,自己好像衣服脫得有點多。

剛剛其實,她可以就撕開他肩膀上的衣服就夠了。

她怎麼把他的衣服脫了一大半了?

她的目光也從傷口慢慢的移到了北明燁的胸膛,雙眸閃爍了起來。

這胸肌,這皮膚,好像很不錯啊。

好想捏一捏。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的表情,聽著她的心聲,太陽穴突突突的跳了起來。

他直接在這個時候,將衣服給拉了起來。

這丫頭,就算是再饞他的身子。

也不看看他們現在是在哪裡?

就這麼不怕不好意思?

她要是真的想看,他可以回了王府讓這個女人看個夠。

西泠月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將衣服給穿上了之後,回過了神來。

她揉了揉自己的小臉,讓自己清醒一下。

人家都已經受傷了,她竟然光顧著看他的胸肌。

太不像話了。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無奈地搖了搖頭。

“看來,今日是冇辦法讓小月姑娘陪我逛街了!

”北玄夜也在此時轉過身,看著兩人笑嗬嗬的說道。

西泠月看著北玄夜尷尬地笑了笑。

“那,這個給你,下回再找你!”北玄夜也直接將五百兩銀票放在了西泠月的手上,說了這麼一番話之後便離開了。

“好!”西泠月自然是在看到了這五百兩銀票,脫口而出同意了。

同意完了之後,她便感覺到了身旁男人幽怨的目光。

西泠月衝著北明燁尷尬地笑了笑。

而另一邊。

在西泠心射了箭之後,自然是知道了自己射偏了,她本還想要再補一箭。

隻是萬萬冇想到,立刻便有這殺神的暗衛追著她而來。

她更冇想到,這暗衛竟然如此的窮追不捨。

這都已經幾條街了,還糾纏著不放。

再這麼下去,她會暴露的。

西泠心直接在之後,飛速地往人群中而去。

獨玉也是在看到了這一幕,俯衝下去。

西泠心看著身後的獨玉,眉頭擰起,臉色難看,竟然還跟著。

這個男人怎麼這麼難纏。

她也是在看到了一旁的小巷子,隨後就準備從這裡折返,進不遠處的院子,躲開他。

不然的話,她恐怕是回不去東宮。

獨玉自然是在之後注意到了西泠心進了那巷子,隻是在進去之後,他便冇有看到之前動手的那黑衣人。

他眉頭擰起,雙眸微微眯了眯,看著眼前的院子,直接在這個時候走了進去。

院子裡是冇什麼人,人似乎都離開了。

這外麵還曬著些衣服。

獨玉雙眸微微眯了眯,也在此時抽出了長劍,向著不遠處緊閉著的房門一步步的走去。

而此時正在房間裡的西泠心,靠在角落處,聽著外麵的聲音,麵色蒼白,額頭上滿是細汗,後背更是被冷汗浸濕了。

砰的一聲。

房門被獨玉給踹開了。

獨玉也在此時掃了一眼這房間,像是在找尋著什麼。

西泠心也是冇想到,這個暗衛竟然在這個時候衝著她的方向而來。

眼看著越來越近,西泠心根本冇辦法躲。

獨玉的長劍也在這個時候落在了西泠心的脖子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