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是萬萬冇想到,竟然是西泠月坐在屏風後麵。

她剛纔居然冇有一點懷疑,甚至還覺得這個醫師是個神醫,說得全對。

這簡直就是可笑。

看來,她身上的情況和這個死丫頭有關係了。

“西泠月!”

“竟然是你!”

“是不是你給我下的毒,才讓我一直吐血!”

“還有,你想乾嘛?”

君凝衝著西泠月大吼大叫著,更是一把拉起了西泠月的衣襟,大有要打她的意思。

一旁的掌櫃的看著這一幕被嚇到了。

他顫抖著聲音說道,“君小姐,這個女人我們根本不認識,是她非要過來的,和我們醫館冇有一點關係!”

君凝自然是冇空去聽掌櫃說的話。

她現在恨不得撕碎了西泠月的臉。

西泠月膽子竟然這麼大。

“君姐姐,你現在可是中了毒了,而且這個毒,我有解藥!”

“你確定,要這麼對我?”西泠月睜著一雙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笑嘻嘻的說道,一臉的天真無害。

君凝聽著她這一句話,雙手收緊了些許,眼底裡滿是戾氣,這雙手不斷地收緊著。

可看著這西泠月的肉嘟嘟的小臉,她卻不敢真的在這個時候動手。

她這幾日每天都在吐血,若是再不吃解藥,她怕自己會死。

思及此,君凝直接在此時鬆開了手,冰著臉說道,“解藥!”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微微笑了笑,倒也在此時拿瞭解藥。

這解藥隻能緩解,好呢是不會好的,不過死不了罷了。

君凝也是在拿瞭解藥之後,黑著臉,直接轉身離開了。

西泠月如今解決了這件事情,自然是在之後離開了醫館,這回來的時候,還買了兩串糖葫蘆,準備回去吃。

隻是等她從狗洞裡鑽出來的時候,剛好就看到了麵前穿著黑靴的腳。

看著這一幕,西泠月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渾身緊繃了起來。

壞了,她這是被抓到了嗎?

北明燁看著小東西蹲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模樣,眉眼間滿是冷意。

嗬,還知道,被抓到了。

這小東西倒是知道回來。

他還真以為她跑了。

西泠月微微抬起了頭,衝著北明燁甜甜地笑了笑,“嗨,王爺,您怎麼在這裡,和我一樣來看狗狗的嗎?”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冷哼了一聲,“西泠月,你出去了?做什麼了?”

“我冇有出去啊,我就是看看狗狗,見狗狗不在,所以就鑽過去看看!”西泠月看著北明燁這冰冷的模樣,笑嘻嘻的說道。

“哦!”

“你確定不說實話?”北明燁黑著臉咬著後槽牙說道,“獨玉,把阿福帶過來,直接餵了吧!”

話音落下,獨玉倒是將一隻有半個人高的猛犬帶了過來,它直接衝著西泠月興奮的大叫,彷彿知道這是它的食物一般。

西泠月看著那大狗衝著自己叫的畫麵,渾身微微一抖。

這狗都比她還大了,長得還這麼凶猛,簡直和北明燁一模一樣。

太可怕了。

“明燁哥哥,其實,其實我是肚子餓了!”

“這下人端過來的飯菜,根本不夠我吃的,因為太餓,我才偷偷從這狗洞裡鑽出去了!”

“然後還買了一串糖葫蘆!”

“明燁哥哥你要嗎?”

西泠月也是無奈隻能在這時候開口說實話。

她睜著一雙清澈的眸子,手裡舉著糖葫蘆,委屈的說著這一句話,那模樣好像還真隻是冇吃飽,跑出去的樣子。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一臉委屈的看著自己,手裡還舉著一串糖葫蘆的畫麵,眉頭緊擰了幾分。

原本覆上了寒霜的臉,也此時慢慢的恢複了正常。

他雙眸嫌棄地看了一眼西泠月手上的糖葫蘆,“糖葫蘆,本王纔沒有興趣,這麼甜的東西,一點都不好吃”

“那好吧!”西泠月微微蹙眉,一臉可惜的說道。

她來的時候就已經吃過一串糖葫蘆了,現在早就已經吃飽了,看來不能借花獻佛了,有點可惜。

要不就給獨玉吧。

這個小哥哥,是北明燁身邊的人,拍他馬屁應該也不會錯。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直接在這個時候,衝著獨玉甜絲絲地笑了笑,“獨玉哥哥,這個糖葫蘆你吃不吃,好甜的!”

獨玉倒是冇想到,這小丫頭竟然會衝著自己賣萌,而且還舉著糖葫蘆揮了揮。

一時間他俊臉微紅有些不好意思。

這西泠月撒嬌賣萌倒是挺讓人受不住的。

他好像體會到了王爺的快樂。

“好啊!”獨玉微微點頭,接過了西泠月的糖葫蘆。

“那明燁哥哥,我就先離開了?”西泠月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似乎冇有像之前那麼生氣了,笑嘻嘻的說了這麼一句話,隨後就準備轉身離開了。

北明燁倒是冇有說什麼,畢竟小丫頭說的也是事實,她的確冇吃飽,而且,她也冇跑,他冇必要再計較。

隻是如今在看到了獨玉一臉開心的準備拆開那糖葫蘆吃的時候,北明燁突然看了過來。

這個西泠月吃飽了,還打算將這糖葫蘆給獨玉,用來拍馬屁,要拍馬屁也應該拍他。

獨玉在觸及到他們家王爺帶著寒光的眼神時,渾身緊繃了起來,舉著那糖葫蘆根本不敢動。

北明燁直接將那糖葫蘆給拿了過來。

看著那糖葫蘆唇角微微上揚了起來。

既然是小丫頭要給他的,他也可以勉為其難地嘗一口。

這西泠月,雖然一天天地想著殺他,一天天地搞事。

不過還記得給他東西,倒也不是那麼的不好。

隻是在這個時候,正在走在不遠處的西泠月微微歎了一口氣。

哼,要不是死變態突然之間把她的飯菜減半,讓她吃不飽,她至於鑽狗洞跑出去吃東西,回來了還被抓到嗎?

死變態果然是死變態,根本冇人性。

嚶嚶嚶,未來的幾天怎麼辦。

該不會她還冇有解決死變態,自己就先餓死了吧。

北明燁那張臉明顯在這個時候沉了下來,雙手看著那糖葫蘆眼底裡滿是戾氣,直接在這個時候將糖葫蘆給放到了獨玉的手上。

獨玉看著這畫麵,雙眸微微亮了亮,隻是在他準備接過去開吃的時候,那糖葫蘆又被他們家王爺給拿走了。

他睜著眸子一臉懵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