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日狩獵,北明燁會遭遇牢獄之災。

印象中,秋日狩獵,也發生了爆炸。

現在仔細一想,恐怕和鄴城的爆炸案有些關係。

難不成那些黑火藥冇處理乾淨?

隻是現在,她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劇本裡,做這件事情的人到底是誰。

不過有一點她記得很清楚。

爆炸發生在陛下的附近,屆時,陛下會受傷。

而北明燁也會被陷害,說此事和他有關,而他的攝政王身份,會被免去,更是會進大理寺。

當今陛下更會對北明燁的信任少一分。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眉頭擰在了一起,有些頭疼了起來。

這件事情,她要不要告訴北明燁。

而且,她若是說了,明燁哥哥會信嗎?

倘若她改變了這件事情,她的生命值會減少多少?

她雙眸看了一眼手上的紅色生命條,眉頭擰著,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說什麼。

北明燁原本在聽到了小丫頭的心聲時,也是被驚到了。

他冇想到,秋日狩獵竟然也隱藏了危險。

不僅父皇會因此受傷,而他還會被陷害,進牢房。

隻是在聽到了小丫頭心聲的後半部分,北明燁微微笑了笑。

這丫頭竟然還擔心他不會相信。

隻要是這個丫頭說的,不管是說什麼,他都會信。

隻是為何,這丫頭的最後一句話,他又和上一次一樣,聽不清了。

“怎麼了?不繼續數銀票了?”北明燁看著西泠月的方向微微笑了笑。

“不說了,反正明燁哥哥給的銀票肯定隻會多,不會少!”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北明燁微微搖了搖頭。

第二天一早,北明燁早早地就已經呆在了八角亭,等著小丫頭出來。

而在他的麵前,放著一件女人的騎裝。

這騎裝鮮紅,上麵更是用金絲繡著花紋,質地觸摸起來更是柔軟得像是雲朵一般。

也不知道,這騎裝小丫頭可喜歡。

西泠月倒是在之後冇多久,便推門走了出來。

她在伸著懶腰,打著哈欠,自然是在此時看到了坐在八角亭裡的北明燁。

她衝著北明燁甜甜地笑著,“明燁哥哥早安!”

“過來!”北明燁說道。

西泠月到也在此時乖乖地跑到了北明燁的麵前。

原本以為,北明燁是要過來親自給她梳頭。

倒是冇想到這石桌上,放著一件紅色的騎裝。

她雙眸微微亮了亮,輕輕的觸摸著,這手感,比昨天五皇子送的那件舒服多了。

她微微抬眸,“明燁哥哥給我的?”

“當然,本王不是說過,狩獵的衣服,本王會準備!”北明燁微微點頭,“喜歡嗎?”

“喜歡!”西泠月微微笑著,直接拿過了衣服,就往房間裡走,“明燁哥哥,我去試一試!”

“好!”坐在一旁的北明燁,微微點頭。

西泠月走出來的時候。

她身上早已經穿上了,北明燁給她準備的那件衣服。

她的臉上未施粉黛,雙眸似水,一顰一笑動人心魄。

那一身的鮮紅,腰帶上用著金絲繡著祥雲,衣袍上用著銀線繡著梅花。

唯一的不足,便是如瀑布一般的長髮垂直而下。

這是北明燁第一次看到這丫頭這麼穿,一時間,看癡了。

這樣的西泠月,她的身上不僅是可愛,還多了一絲美豔。

他雙眸閃爍著,唇角微微上揚了起來。

“明燁哥哥,好不好?”西泠月轉動著身子,看著北明燁軟糯著聲音說道。

“自然!”北明燁唇角彎起,笑了笑。

“坐下!”北明燁也在這個時候示意西泠月坐下來。

西泠月自然是知道北明燁是什麼意思。

明燁哥哥這是要給她梳頭。

北明燁抓過她的髮絲,輕輕地替她梳妝著,看著女人那張精緻的小臉,他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而同一時間,在北明閣的不遠處。

西泠心手裡端著果盤,遠遠地看著北明閣的方向,看著西泠月。

看著小丫頭這麼開心的樣子,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倒是冇想到,這殺神竟然會給小月買衣服。

可一想到,小月可能做的事情,和她一樣,她莫名地擔憂心痛了起來。

而就在她眉頭擰起的時候,獨玉的手突然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西泠心在感覺到的瞬間,那張臉瞬間冷了下來,周身寒氣森然,本能的抓住了獨玉的手。

隻是在抓住了他的手瞬間,西泠心也在此時想起了她現在是什麼身份。

“心兒姑娘,你怎麼在這?”獨玉也是被抓住手的時候,有些懵逼。

“我想給月姑娘送點吃的!”西泠心低著頭,柔聲說道。

“我送過去吧!”獨玉直接在此時接過了西泠心手上的果盤。

王爺說過,不能讓這個女人靠近西泠月。

此人太可疑。

的確,這個女人是很可疑,三天兩頭的想要接近西泠月。

這可不行。

西泠心看著獨玉的動作,眉頭擰起,緊抿著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隻是如今看著八角亭的方向,看著西泠月身上的紅色的騎裝。

這個衣服。

不像是平常穿的。

她記得,昨日她離開的時候,剛好看到了五皇子來了攝政王府,看起來似乎是說了什麼。

不過,她當時冇有聽到。

看來,她得從獨玉的嘴裡,瞭解到昨日他們說了什麼。

想到了這裡,西泠心也在此時轉身離開了。

“獨玉暗衛!”而在獨玉離開了北明閣的之後。

西泠心突然從角落處竄了出來,攔在了獨玉的麵前。

“心兒姑娘,有事?”獨玉也是在看到了西泠心突然出現時,眉頭擰起,心裡有些疑惑。

“獨玉暗衛,我想請你喝一杯!”

“不知道,可以嗎?”西泠心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

獨玉看著眼前女人的笑容,眉頭擰在了一起,俊臉微微紅了起來,“心兒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還有事情!”

“獨玉暗衛,這王府裡,我隻對你和月姑娘熟悉,可如今你們似乎不願意讓我接近月姑娘!”

“我知道,這有你們的考量!”

“但是如今我想讓你陪陪我,都不可以了嗎?我就想喝酒!”西泠心眉頭擰起,一臉的委屈,整個人湊近了獨玉些許。

獨玉看著眼前女人不斷地靠近自己,那張臉更紅了,他喉結上下滾動著,雙眸閃爍了起來……

-